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复活
        临近黄昏,阳光照在洁白的被子上,倍感温柔,只可惜床上的人没有了呼吸,安静的瘦弱的像一根羽毛。周围的人都穿着白色的褂子,表情冷漠,对于他们来说失败的试验品就应该早点发现,投资了许多的资金与珍贵的药物,结果得到的是一具死尸真是让人心情糟糕。

         “教授,D689号实验体毒素能力承受实验失败,内脏现已全部毒化感染,程度98%,净化剂无法使用。”

         “tmd!居然还是失败了,撤掉仪器,准备拖走,立刻!”教授的脾气有些暴躁,数以万计的活体实验竟然只有一具成功了,而且还不是在他的手上操作的,想到这具本来很有希望成功的活体,居然在最后关头失败了,教授只觉得一口气涨在喉咙里难受。

         许哲的意识有些模糊,她记得孤儿院的围墙,记得第一次发现自己空间异能的兴奋感,还记得突然闯进廉价的出租房里的杀手……

         后来记忆时常出现断片,有时候只记得今天的事,就连名字都要刻在手上不然就会很容易忘记。

         但是每天被针扎的感觉却始终忘记不了,那种冰凉的触感,和痛到麻木的感觉就像长长的噩梦。

         就在今天早上有一个白大褂他放了一瓶黑色的液体在窗台上,包裹着它的瓶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五彩斑斓。

         许哲见过这种液体,之前她旁边躺了一个雪白的小男孩,男孩在被针扎后浑身抽搐,眼睛里就流出了这样的液体,明明是从他身体里流出的却把他整个头部都腐蚀了。

         后来许哲也注射了,却没有流出这样的液体,那一刻她感觉到周围的人看她的眼神变得十分炙热。

         也许是该解脱了,没有犹豫,许哲拿走那个瓶子偷偷的喝下。后来她才知道这叫尸毒,还是高浓度,沾少量正常人直接丧尸化,沾多了则只有化成灰的命。

         像是在燃烧。

         我一定是死了,许哲在失去意识前默默的想着。

         “嘎嘎……”食尸鸟在巨大的露天停尸厂飞翔着,一具刚运过来的尸体让它们倍感兴奋,甚至有几只开始扇着翅膀怪叫。只可惜还没完全靠近尸体,它们就闻到了一股让其极其厌恶的味道,这种味道让它们的食欲降到最低,于是又扑扇翅膀跑走准备找还没啃干净的尸体再啃一遍。

         存尸厂由于很多尸体的体内毒素还没有清,正常的火化也无法消除,同时净化剂用在死尸上又过于浪费,所以他们培育出了一种鸟,以毒素为食并且能将其消化。只可惜这种鸟的成本极高,所以只有在极为机密的试验地才能看见。

         “嘎嘎……”几只食尸鸟突然停止了觅食,而是静静的看着天,天空开始发出几声巨响,如墨汁混进暗沉,这是要下暴雨了。食尸鸟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被湿答答的雨水沾上可是很不好的感觉,于是都开始飞回饲养地避雨。

         豆大的雨滴在许哲的脸上,干瘪的身体像是要被雨打进土里。

         “咚咚……咚咚……”微弱的心跳在暴雨里很不清晰,但随后躺下的人突然坐起大口的呼吸,“呼……”

         似乎是感觉到了水源,许哲抬起头吮吸着雨水,即使是末世雨水都带有毒素,可比这毒上几百倍都曾喝过(就是那个高浓度尸毒啦),这简直就是纯水。

         漫天的雨帘下,是密密麻麻的尸体,四下沉静的可怕。许哲在喝够水后睁开了眼皮,看着周围的一切,在愣了片刻之后,看像自己的手掌,编号“D689”。

         看着这些,她想起了在实验室里待过的八年,整整八年,没日没夜的扎针,药物影响着她每天的记忆,以至于时常产生幻觉,没有尊严的生活。

         是该憎恨我这身体太特殊被那群狗看上,还是该庆幸由于这身体我现在居然还没死。想到这里,许哲也不知道自己的脸上现在是眼泪还是雨水。

         “呸!今天教授的脾气真的是丑的可以,没干什么错事也被他骂了,马丹!”

         “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他那宝贝报废了,要是我投这么多年的钱进去报废了我也难受……”

         “……”

         远处有人来了,虽然距离很远,但许哲还是听到了。立刻跑到尸体的中间,躺下,并用其他的尸体压住自己的身体。

         “诶,不是我说,这停尸厂没那鸟叫还挺渗人的。”

         “可不是哦,全是死人,要我说这些人也真是倒霉……”

         “是啊,赶紧把这弄完早点走……”

         待脚步声越来越远,许哲又做起来望着周围,所能望到的地方都是和许哲一样穿着蓝白条纹病号服的尸体,再远处则是高大厚实的围墙,上面布满陷阱,但一定不止这些。

         必须逃出去!

         许哲感受着自己体内的炙热,虽然没有刚喝下尸毒那会那么难受,但内脏还是像被灼烧一样,就连肚皮上都显出隐隐的红色,居然这样都没死,隐隐的还感觉到毒素在体内逐渐消逝。

         八年前,尸毒爆发,不少人成为丧尸,丧尸食人,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变,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人在尸毒的刺激下激发了异能。

         许哲就是其中之一,拥有了空间异能,与此同时,许哲在一次被低级丧尸咬时居然没有用净化剂就自动恢复了,为此在初期许哲混的十分可以,至少比在孤儿院有一顿没一顿好多了。

         但那个时候没想到能力带来的还有噩梦。许哲很快就被所谓的朋友背叛,被实验人员抓了沦为小白鼠,实验室人员每天都按照许哲的身体数值给她定时定量的注射不同浓度的尸毒,再之后,许哲的身体里尸毒的浓度越来越高,可每次就快腐蚀内脏的时候,尸毒却奇迹般地消失了。

         至于为什么谁知道呢?实验室的白大褂们研究了这么久也没发现,就连许哲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从小到该生病的时候生病该痊愈的时候痊愈,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看着还在下的暴雨,许哲嘴角上扬,真是老天助我。

         天色渐暗,许哲踩在尸体上快速的奔跑着,快点再快点。有多久没有这样自由的奔跑,很快许哲的身影就像风一样只剩下残影。

         果然,身体素质好了不止一点,空间异能也提高了很多,原本的空间从一个房间大变成了篮球场那么大。

         八年来各种尸毒的刺激下居然让许哲的身体越来越疯狂,谁也没想到尸毒居然可以升级许哲的异能,要不是那瓶尸毒让实验数据的毒素标准失控,没准许哲就是第二个成功的人形兵器。

         跑到停尸场的边缘,入眼的是一堵十几米高的灰色围墙,如一巨人,许哲眯了眯眼,果然上方还有许多红色的柱子相间,两两之间紫光环绕,那是高密度激光。

         走近,许哲伸出干枯的右手,指间一股猛烈的气流闪过,空气刃在墙面上发出“磁磁……”的声音,溅起滚烫的火花,墙面上被凿出一道很深的印子,但却只有一丝头发的光亮投进。

         但很快左手手臂开始灼热,红色的光点在皮肤底下闪烁,擦!差点忘记了,还有监控器!许哲拧了拧眉,很快用右手将左手手臂刺穿,仿佛不是自己的手臂般,两只用力扒开肌肉组织,里面除了森森白骨,赫然还有一个红色的珠子。

         珠子的下方长着密密麻麻的触手,连接这左手手臂的血管,很明显用蛮力是会大出血致死的。

         深呼一口气,许哲的左手被一层柔和的白光罩住,光圈越来越小,直到成球形包裹住红色珠子及其触手。接下来,就是精细活了。

         许哲望着远处,停尸场上还是只有自己,但很快就会不是,动作得快点。集中注意力望着被包裹着的珠子,眼前的珠子似乎放大了无数倍,每一个细微的地方都十分清楚。

         与此同时,许哲的瞳孔也微微放大,颜色也变成了淡金色。包裹的珠子光圈也越来越小,渐渐的贴合红色珠子的外形,每一只触手,每一处转折,完美,就是现在!红色的珠子外就像穿了一层乳白色的紧身衣,完全贴合!

         “咔!”珠子随着白光一起破碎,最后像流沙一样从手臂里流出,落到地上时已是一层白灰。这种能力大概是长期注射毒素的原因,使得简单的空间异能有了腐蚀的力量。

         随后手臂里也涌出了炙热的鲜血,许哲撕下自己的衣角简单的包扎着,强大的身体机能很快就会让伤口愈合。

         而此时,在实验室里的白大褂们却没有发现一组数据奇迹般的从零飙升,但随后又归于零。

         再次伸出右手,五指闭拢,对着亮光的地方,许哲再次从指间发出十几道空气刃。由于没有能量补充,做完这些使许哲的背后都冒出了细密的汗,这是异能亏空即将虚脱的表现。

         幸运的是,墙被砸出了一个大坑,以许哲瘦弱的身子完全可以出去。

         看着墙壁的另一边,许哲也不知道自己是倒霉还是幸运,墙壁的这边没有人员看守,但是出现在眼前的是废气池。

         一个个圆形的深绿色的池子泛着极其恶心的味道,最要命的是没有可以供人走路的地方,圆形的池子都紧密相连,只有两圆相间的地方才有空地落脚。

         池子的上方则是三个巨大的出水口,而此时不知道是下雨还是快到夜晚的原因,机器是停止的。

         出水口那方连着的控制室里似乎也没有人,远处大大小小的池子外则是是一扇厚重的铁门,许哲再次转换瞳色就看到铁门的上方挂着“军情重处,闲人免进”的牌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池子,许哲突然往回走,随手拎起几个比较完好的尸体,将他们全绑在身上。

         走进池子扔下一具尸体,与此同时,快速的蹦起准确的落在两圆相间处,随后按照相同的办法,在扔下最后一具尸体时,许哲也到了铁门处。

         靠近之后,许哲拿出一瓶黑色的液体(没错,还是那瓶尸毒,没喝完放空间里了),小心的滴一滴在铁门的锁上,随后,浓烈的烟味飘起,铁锁被重重的腐蚀掉在地上。

         门外,一片碧绿的草原,带着清凉的风,这一刻许哲只觉得心脏跳动着极快,没错,八年前就是这里!

         当初在被绑架的车里许哲昏迷的最后一刻的印象就是这里!快要自由的感觉真好,哪怕此时草原上已经有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杀手向她袭来,他们驾着许哲看不懂的武器,发出“噼啪噼啪”的声音,那种要置人于死地的表情简直太棒了!

         许哲舔了舔唇角,笑的有些僵硬,静静的看着前来的杀手,一动一静的画面显得有些诡异。仿佛是要把八年的不满全部都释放出来般,杀手就快要靠近许哲的时候,周围一股猛烈的空气罩降临,“咻咻”的声音是高密度的空气刃割开皮肤表层的声音,听,多么悦耳!

         肉屑伴随着血液被空气卷起又重重的坠落大地,许哲贪婪的看着这些,周围的空袭刃更加密集,直到周围草原被染成深红色。

         “呜……呜……呜……呜……”

         警笛声响起。在这空旷的草原显得更加悠长。

         许哲渐渐安静下来,回想着八年前车子进入实验基地的路线,脑海里全是茫茫的草原,似乎没有什么特殊地方。

         对了!石头!有三块特殊的石头!那是车子的入口!

         瞳色变金色,许哲站在一片血泊之中凝视着整个草原,视线飞快的不断的向远方延伸。三块石头……果然,距离很远,但找到了!

         暴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变小,天空也逐渐放亮,许哲只觉得身后的汗出了又干,干了又出,飞快的奔跑着。

         没有人知道许哲的身体已经被毒素刺激的变异,异能强度也大大增加。毕竟这么多次实验几乎所有的异能者都会被毒素侵蚀,要么身体承受不住被腐蚀,要么身体素质加强但是是作为无意识的高级丧尸,在实验室许哲的眸子总是空洞无力,所以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将会成为成功的人工丧尸。

         他们根本就不会想到许哲居然还有自己的意识,而且还成为了高级异能者。

         因此,当警笛响起之时,实验人员想到的只是哪个顽强的丧尸居然还没死,正在发狂的奔跑。

         “教授,刚停尸场那边有人报告说有一具尸体复活了,并且打破了墙壁正在西出口附近。”

         “嗯?打破墙壁?有意思,那防护墙可不是一般的丧尸能打破的,看来我们无意中培养了一个完美的怪物呢……”教授边说边看着所有实验体的数据,都是没有意思的低数值,到底是哪个呢?圈出几个大于零的数值后,教授的细细比对着。

         “你们现在立刻加派人手过去,记住,要抓活的!还有西门那边的几个守卫送到实验间,连门都看不好,那就只能成为实验品了。”

         “是的,教授。”

         许哲的上空不知何时飞来了五六架直升飞机,机身上的炮口一直对着许哲的前方开火,原本的草原不知何时已经坑坑洼洼。

         “7号,我们直接一炮宰了这玩意吧,他娘的居然还在往前跑。”

         “你有病吧,教授可说了要活的,它可比你值钱多了。”

         “切……”

         “不过这丧尸真能跑,它不会是想跑出去吧。”

         “别想太多,不就是误打误撞跑到西门口嘛……”

         “……”

         “等等!!!它真的是在逃跑,它知道路线!”

         许哲看着近在咫尺的石块,没错,就是这里!看着就快砸到自己身上的炮火,她立马搬开石块,如残影般跳进石块后的洞口。

         “开火干嘛!开火它会死的!”

         “……那玩意貌似真的从洞口出去了!!!……”

         ……

         7号不敢置信的望向地面,但浓浓的烟雾遮住了他们的视线,待他们到达石块前时,原本可以供一辆车进入的地下入口居然塌陷了,周围的石土由于大炮的轰炸结结实实的将洞口堵住了。

         这下完了,7号和6号傻傻的对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