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打不死的利刃
        大屏幕上的号码很快在人群的沸腾声中一一对应,339号排在第一位,首发守擂。

         “真是让人激动的时刻呢,我们的首发战士正是我们第一次参加比武的339号利刃!究竟他能一举成名?还是?嗯?至于他的对手则是我们的小女神,有着蛇神美女之称的水榴弹……好的,话不多说,就让我们尽情的期待,挥洒热血吧!”主持人的一席话让场子立刻热了起来。

         “这还新人啊,快给我们的小家伙加油啊……”

         “对啊……可别死得太早了,哈哈……”

         许哲站在高高的的比武台上,对手正是号码最前的54号水榴弹,对方虽然也带着张孔雀面具,但身材极好,一出场就用柔软的腰肢摆了个极其高难度的动作,引得下方一阵尖叫。

         “利刃是吗?还是个新来的……不会是个雏吧?”水榴弹看着眼前瘦弱的人,高瘦的形体加上一头短发,于是将许哲当成了男生。

         底下又是一阵哄笑……

         许哲仍然毫无反应的站着,既不答话也不打出招式,带着面具也看不清表情。

         “嘁!”水榴弹看着对方像个僵尸一样站着,只有面具上巨大的小丑红唇夸张的向上,就像在嘲笑!

         水榴弹直接从怀里拿出五把飞刀,呈扇形摆在五指,另一只手却是放在身后,以一种奇怪但十分赏心悦目的步伐袭来。

         许哲面具下的脸僵僵的,但眼睛却闪着光,眼前的人似乎是个高手,看来今天很可能被打的很惨啊,不过真是兴奋啊……

         许哲站着任由对方的拳头打进自己的腹部,吐出一丝血迹,本能的将巨大的弯月摆在前方,挡住了对方的飞刀刺进,但同时水榴弹也以一种精巧的招式给了许哲一个重踢!

         很想出手,奈何根本就不知道对方的出招套路,还有那种奇怪的步伐简直让许哲的分不清虚实。

         “就这点水平也敢来比武台?哼……”水榴弹看着被打在比武台角落的许哲,刚刚那几拳绝对让对方受了重伤,要知道自己当初可是杀手出来的……

         许哲喘着气,在努力的爬起之后,在众人惊讶的眼光里飞快的将弯月向对方甩去。

         “轰!”比武台的中间冒起了尘土,底下的观众都站起来伸着脖子向里望去。

         之间弯月所砸的地方土石居然破裂了,砸出了大坑!

         好大的力气!

         众人想着,只是尘土过后,看见的是许哲半跪在地上被水榴弹用飞刀刺穿的场景,不禁有些可惜。

         “噗……”许哲重重的吐出一口鲜血,眼前的画面似乎都有些红色的印子,大概是眼部流了很多血吧。

         水榴弹看着还想站起的许哲,又抽出飞刀向许哲的后背刺去。

         “咔!”是弯月与飞刀的摩擦声。

         怎么会……还有力气……

         白色的面具上都染满了星星点点的血液,小丑的嘴角却还是上扬着。许哲低着头想着水榴弹刚刚的动作,异能者对于身体记忆可是比普通人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在飞刀再次袭来的时候,许哲照着水榴弹刚刚躲避弯刀的样子快速跳开了。

         似乎是在证明刚刚的人受的伤是有多重,许哲跳起的弧线上留下了一排红色的血迹。

         “喔喔喔!!……”底下是一阵鼓掌和尖叫的声音,对于观众来说没有什么比这种意想不到的局面更精彩了。

         “还真是够顽强呢……”水榴弹看向许哲眼神多了一丝火热,但随即却将五把飞刀前方抛起,以俯冲姿态向前跑起,在飞刀快要降落的时候在空中极快的摆出几个重踢,就像在空中跳舞的蝴蝶。

         落地之时,飞刀刚好被注足了脚劲,朝着许哲的每个可能逃走的方向刺去。

         看着根本无处可逃的攻击,许哲只是站着用手脚护住自己的心脏和头部,像个刺猬一样。

         果不其然,飞刀每把都插进了许哲的肌肤,尤其是手臂上的皮肉被重重的翻开,筋骨清晰可见。

         这次可真是重伤啊……

         只是,被扎的血迹斑斑的人并没有倒去,而是一根根的将身体里的飞刀拔出,裸露在外的伤口却在飞快的长出新的组织,除了苍白的有些透明与周围的皮肤无异。

         “这是恢复能力……这么快的速度……”

         “这该是B级以上的……”

         ……

         水榴弹看着还能站起的许哲,直接上前,对着许哲全身一轮拳打脚踢。

         底下的观众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安静了下来。

         因为台上的许哲已经被打了近半个时辰,瘦弱的身体微微有些弯曲,被水榴弹从台子的左侧打到右侧。

         头似乎有些晕啊……许哲看着眼前飞来飞去的拳腿,越来越慢,睁大着眼被打着,但也用身体记着,一招一式。

         直到水榴弹不难烦的朝着许哲的耳后一个重拳,人飞向台子的栏杆。

         “嗡……”耳朵鸣响的声音,许哲看着比武台的天花板,一盏接着一盏的白炽灯照着,时间在此刻过的很是漫长,不知道是过去还是未来,也不知道是哪里……

         许哲啊许哲你以为自己是谁?是天下第一吗?只不过是个被人抛弃的可怜人……你瞧,没有了异能你就和以前一样,被揍的像只狗……

         是多久以前呢?也被揍的这么厉害……也是这样全世界抛弃的样子,冰天雪地,只有看着别人的欢声笑语,手中却只有冰冷的馒头……

         “加油加油!”

         “站起来啊!利刃!站起来!……”底下的观众激动的叫喊着。

         是谁?这么吵。

         对了,我在比赛……

         我是利刃啊!刃怎么能朝着自己?不该是朝着别人吗……

         面具的下方,脸上湿湿热热的,不知道是血液还是泪水。

         抓住栏杆,许哲一个漂亮的回旋,站了起来。

         “记住,我是利刃!”许哲低低的喊着,随后将水榴弹插在自己的身上的飞刀,一把把的排在手上,照着水榴弹的招式将飞刀发出,一把接一把,向着对方水榴弹刺去。

         “喔……一模一样啊!”

         “这模仿能力也太强了!”

         “利刃加油……”

         水榴弹看到自己的招式从许哲的手里发出,又瞬间的惊愕,但很快就用自己手中的刀将招式一一消解。

         难道我自己的招式自己还不了解吗……只是还没等水榴弹的下一轮攻击,就发现自己被对方那把巨大的弯刀砍到了腹部。

         刀身几乎没入了半个腰身,虽然在末世这种伤对异能者来说不算什么,但此刻水榴弹只觉得卡在伤口的武器就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二级勾刺的刺出,让水榴弹的腰身全部被染红,重重的倒在地上,被医疗小组抬走。

         寂静!

         随后是雷鸣般的掌声!

         许哲的速度快到看不见影,在加上用上了水榴弹那种诡异的步伐,简直神出鬼没。

         “精彩!是在是太精彩了!让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鼓励我们的利刃,第一次就给我们带来了如此扣人心弦的表演……”

         许哲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走到医疗室,被很多医生骂自己不爱惜身体,又是如何浑浑噩噩的走到别墅,躺在床上。

         连续的失血和没有异能加持情况下的身体恢复,让许哲的意识都有些模糊。

         久违的异能回归的感觉,让许哲觉得飘在云端,更加心领神会的收发异能,身体里的筋脉堵塞的感觉都有些许松动,难怪这么多人喜欢去比武台……

         沉沉的睡了过去。

         似乎是做了梦,梦里下着大雪。

         ……

         一个小孩坐在高高的围墙下破旧的毛线和露脚趾的鞋子,小脸冻得通红,两眼却放着光,望着铁门的方向。

         明天就会有一个妈妈来接我回家,小孩是这样想的,就这样着等着等着……等来了一个又一个妈妈,接走的却从来不是自己。

         又是一个冷馒头,小孩哈着气,来来回回的在院子里走着,今天被接走的仍然不是小孩,是小孩的朋友,她扎着羊角辫,会吹小笛子,笑起来还有酒窝,把那位夫人逗得很是开心。

         可是小孩不想,她记得妈妈的眼神,她固执的认为不是看小狗那样。

         秋天盛开的花是独特的,春天落下的叶子确是被遗忘的。

         小孩没有等到妈妈,只是变成了大小孩,大小孩在孤儿院里继续待着,自己干活,自己上学,自己养着自己。

         大小孩上了大学那天,孤儿院被拆了,以后连冷馒头也不会有了。

         交到第一个朋友的时候,大小孩差点哭了,帮朋友干活,帮朋友逃课,帮朋友挨打……

         薄薄的细细的又脆弱的友情啊……

         直到发现朋友是假的……

         全部都是伤口,盐水涨在翻白的血肉上,受够了挨打,受够了受伤,受够了疼痛。

         直到受不了的时候,这下雪的世界,雪停了。

         末日是对谁的折磨吗?

         还是对谁的救赎……

         许哲是冷醒的,眉毛上似乎都结了白霜,才发现自己睡着的时候不小心将冷气遥控压住了,直接开了冷冻的状态。

         将冷气关掉,洗了个热水澡,许哲看着时钟,睡了一整天啊,到了第二天的下午了。

         去食堂大吃一顿后,许哲看着玻璃里照着的自己,这么多天的大吃大喝,似乎长出了点肉,不再瘦的和骷髅一样,只是相较于正常人有些瘦弱。

         去了一趟训练场,耍了一下午的弯月。晚上还是走进了比武场,许哲发现基地里似乎自己最喜欢的就是比武场了,不是喜欢挨揍,而是在台上时全世界都在乎你的感觉。

         “利刃……这里!”带着孔雀面具的女子喊着许哲。

         “水榴弹?你今晚还有比赛?”许哲看着逐渐满座的比武场,做到了水榴弹的旁边。

         “当然没有啦,十人擂台是五天一场,每天两两对战,我们昨天打过啦,后面四天就不是我们了。”水榴弹搭着许哲的肩膀说道,感觉着手下的僵硬,唇角的笑意渐深。

         “哦。”

         “你是木头啊?就一个哦字……不过你昨天还真是厉害,特别是学我的那几招,真是牛逼,还有最后一下你那个速度,啧啧,真是青出于蓝!”水榴弹靠着许哲很近,只是在看到对方毫无凸出的脖子,愣了愣,又靠的更近。

         “什么嘛……我还以为是个冷面小帅哥,原来是小美女啊……”

         “嗯。”许哲大方的承认倒是让水榴弹无了语言。

         “利刃,我们交个朋友吧,我是水榴弹,也是水蒂。”水榴弹突然将面具拿下,对着许哲伸出涂着豆蔻的手指,一张漂亮的脸,乌黑的长发披肩,加上自信的样子很像气场强大的大姐大。

         朋友?

         许哲有些愣,面具却被对方在发呆的时候快速取下。

         “你那小丑面具带着总感觉是在嘲笑别人……这脸不是挺好看的吗。”对面的人五官比一般的女生更为深刻,尤其是略微凹陷的眼眶和锋利的眉脚,苍白的肤色却弱化了尖锐,特别是僵僵的脸让水蒂觉得是像是萌萌的小吸血鬼,但是这张脸杀人的时候后肯定会和身体一样兴奋。

         抢过对方手里的小丑面具快速带上,许哲低低的说着:“利刃,许哲。”

         “真是同样僵硬的名字……”

         两人互换了通讯号码,但是谈话也很快以许哲的句点结束。

         这时,台上的战斗也到了今天最精彩的一组,强者对决。

         128号和179号都是R市以前的军部武术教练,两人的对打显然可以让前来观看的人学到不少。

         许哲当然也是,由于位置较为靠后,许哲只能认真的注视着,尤其是一些细微的战斗技巧,极难观察,将台上的对打招式一一印在脑海,也许真是的技巧性十足,许哲在观看的同时都隐隐燃出些许战意。

         水榴弹本身就是杀手出身,所以对于台上的关注虽然有却不像许哲那边认真,偏过头,就看到旁边的人伸长脖子的样子,差点想笑出声,但是看到对方淡金色的眸子只是轻轻的勾了唇。

         真是个极其认真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