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6、深海大门
        这几天石聪饱受梦魇的折磨,而且时常在走路的时候就能看到阿悦的脸庞,她就站在那里,挥着手,眼角流出血泪,质问自己为什么不去救她。

         还有肚子子就快出世的孩子,小小的个子背对着自己,走近的时候却发现孩子的脸是空的。

         “不……”石聪脸色惨白,他只要闭上眼就能看到那些场景,内心的恐慌和愧疚几乎快把他逼疯了。

         “许哲……就当是我还欠你的一条命。”石聪喃喃道,看着走进房间的两个影子,嘴角流露无奈。

         “那么你是准备帮我了?”许哲说道。

         从怀里拿出一张白纸和笔,石聪也不说话,只是在纸上写写画画。

         “这是总部的位置,和几个常开宴会的地点。”

         许哲接过,看着纸上精准的位置,流出喜意。

         “你别高兴的太早,这只是位置而已,想达到那里没有内部人员的引导根本不可能。”石聪说道。

         “所以呢?”

         “我会带你们去一条密道,但是之后我就会离开,而且你们要答应我一件事。”石聪说道。

         “什么事?”

         “我要一张叫做“药人制作”的方子,是一张黄色的纸,但是上边没有写字,只有一个红色的点。”石聪像是陷入了回忆,眉眼悲哀。

         “你得告诉我们具体在哪里找,而且我必须告诉你我不一定能找到。”许哲说道。

         “很好找的,因为我走的时候把藏起来了,就在你们入口的第三个房间,那里是堆积陈年的杂物,里边有个老旧的音乐盒,方子我塞在音乐盒上的第三个小矮人里。”

         “你这算是想到自己会有一天回去吗?”

         许哲的问题让石聪陷入沉思,拿起地图,许哲也不再打扰他。

         “你觉得那家伙靠谱吗?容策问道。

         “你不是全程都在监督他的脑电波吗?又没有说谎你最清楚。”许哲翻着白眼。

         “不应该啊,我比你厉害,你怎么知道?哦,难道是我们心有灵犀?”

         许哲自然懒得理他,不过血液的力量相同,确实让两人有着很独特的联系。

         ……

         夜晚,石聪带着许哲和容策在一处普通的巷子里晃荡。

         走到一处较为隐蔽的住宅时,直接推开黑色的大门,上边的铃铛在黑夜的发出清脆的响声。

         “走……”石聪说完,带头走了进去。

         许哲和容策对视一眼,也紧紧跟上,三人都是带着人皮面具,而且外边还戴着一层面罩,算是双层的掩护。

         “哎呀,有客人来了。”一个头发半百的老人提着酒壶,走过来。

         “三杯杏肉汁。”石聪坐在桌上,似乎极熟悉的样子。

         老人听到这话,愣了一小会,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把酒壶放回吧台,走到里屋。

         许哲则四处看着,这小店很明显是个酒吧,但是很奇怪只有这老人一个服务员,与此同时,酒吧的周围墙壁脏兮兮的,上边沾满了不知名的褐色颜料,桌子上也有股难闻的味道。

         “走吧!”石聪站起,说道。

         “就这样走?”许哲问道,意思是不用等着老者吗?

         “嗯。”石聪点点头。

         跟着石聪,许哲来到酒吧的一个包间,而那包间里昏暗无比,架子上的酒瓶空荡荡的,石聪找到其中一个普通的酒瓶,重重的按下去,很快地面上就出现一条密道。

         “我就送你们到这,后边我就不去了。”石聪看着黑漆漆的密道口,情绪万千。

         点点头,许哲和容策很快便跳了下去,而就在密道的门刚关上的时候,那老者端着三杯鲜红的液体走了进来。

         “青铜,你当年欠我的恩情我可是还清了。”老者的声音带着愤怒。

         而石聪只是轻轻一笑,“被装了,青鬼,你别告诉我你这些年不想毁了这里,然后离开。”

         “可是我才不会傻到只靠着两个异能者!”青鬼的声音极为沙哑,大喊过后,是重重的咳嗽。

         “你还是老毛病。”石聪从袖子里割掉一块皮肉,拿出来却是白色的药膏,递给老者。

         “你还真是能干!”青鬼的话里充满讽刺。

         “你知道吗?我逃走以后,没有一刻不想回来,我总是会想到阿悦……”

         “哼!你当初拿一把火倒是烧的好,自己走的一身干净,留下我姐姐和她未出生的孩子……还有我变成现在的样子都是你造成的!”青鬼大喊,他的脸上狰狞的爆出青筋。

         “抱歉……”石聪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只能说出这些。

         “知道我为什么帮你吗?因为姐姐,她被抓的时候就说了,只要你不忘记他家里就永远帮你……”

         石聪捂住头部,呜咽的声音从牙缝发出。

         而那个叫做青鬼的老者,则是看着手中一张年轻男孩的照片露出悲哀的表情。

         ……

         另一边,许哲和容策很快的走到密道的三分之二,而此时密道的周围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

         “谁会知道魔人俱乐部的总部,会是在一片汪洋里。”许哲看着地图上蓝色的部分说道。

         “怪不得我找了这么久,居然藏的这么深,现在周围的温度这么低,而我们一直再走下坡路,可能已经到了见不到阳光的水域。”

         容策拉住许哲的手,怕她冷到了,两人点点头,接着往下边走。

         密道周围的墙壁上,逐渐出现了冰霜,而许哲也从空间里拿出了保暖设备,

         “冷吧。”容策有些心疼的抱住许哲。

         “这样我怎么走路啊……”许哲看着被抱的紧紧的,有些哭笑不得。

         “我就是怕了,我们走这么久了,都差不多十几个小时了,也该休息休息。”容策看着许哲的侧脸,笑着说道。

         “你怕什么?”许哲回头,直视着那双璀璨的双眸。

         “我怕你死了,或者我死了。”

         许哲捏着容策的袖子,转过身来,抱住容策,轻轻的在他胸口处说:

         “不怕……不会的。”

         “赫赫,都会安慰我了,那你答应我,要是我死了你就和我一起死,好吗?”容策的眼神真挚。

         “好。”许哲回应道,看着对面的男子高兴的笑靥,想到报仇的时候,身上也不那么冰凉。

         吃了些东西,许哲和容策快速的站起,因为密道外传来了一声呼啸,随后是一群,尖锐有刺耳,听着有些恶心。

         “是石聪画出来的守卫,那些水怪!”许哲说道。

         金紫双瞳展开,看到密道的外围上百只像鲨鱼一样的人形物在扭动,他们似乎感觉到外物的进入,但是还没找到来源,显得极为暴躁。

         容策的精神力密密麻麻的织出一张网,把许哲和周围的密道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是水怪的数量太大,一次干扰那么多生物的脑电波,有些疲惫。

         “你没事吧?”许哲扶住脸色苍白的容策,觉得自己有些没用,这个时候又不能冲出去大砍大杀,被发现可就糟糕了。

         “没事……再给我一点时间就行,这些不过是些不入流的东西。”容策的嘴角露出微笑,额头上开始长出细密的鳞片,较之许哲的更加坚硬。

         火红色炽热的能量围绕在他周围,许哲都觉得密道里温暖极了,那些能量就像是被压缩好几倍的异能,很快容策的脸色就变的红润,而外边的水怪,就像刚刚只是场幻觉,迷茫的望了望,很快就四处游开了。

         “我说了没事吧……”容策得意的笑笑,拉着许哲的手接着往前走。

         “等等!”

         “怎么啦?容策看着被许哲拉住的袖子,有些疑惑。

         “这个是我事先准备的,你拿着。”许哲递给容策一个袋子。

         什么?容策打开,瞳孔缩了缩,居然是几百毫升的血液,毫无疑问是许哲的,那个迷人的味道仿佛勾住了自己的馋虫。

         立刻收进戒指,容策愤怒又心疼。

         “我的能量补充主要是晶核,但你主要是血液。”许哲的话让容策不敢置信,但随后却轻松一笑。

         真是个温柔的女孩。

         ……

         历经整整两天的时间,两人终于来到了那道门。

         蓝色的门框上镶着金色的纹路,仅容纳一人通过。

         而此时许哲的量眼几乎开到极致,因为到了对付真正的守卫了,只要进去这道门,就突破了魔人俱乐部最外层的防御。

         “你有几层把握能让他们都成为傀儡?”许哲准备打开门,但还是问道容策。

         “只要你和我,就有十成的把握。”

         赫赫……

         门发出吱呀的声音,但在魔人俱乐部的内部,却发出最高级的警报响声。

         “什么鬼!我们这还有人**?!”一个长相阴柔的男子说道。

         随后他按下各个出口的监视器,可是全部都是正常啊,难道**者已经进来了?!

         “会长!会长!是个失误啊,刚刚防御装置出现了问题,我们发现是一只水怪不小心撞上了。”

         “呼……那还不赶紧下去处理!”

         “是是……”那人连滚打带爬的爬出,但是出了门口却没有回到该去的位置,就像是被什么掐住了咽喉一样,眼珠子猛地往外凸出,最后没了呼吸,身子被一团黑色的火焰烧成灰烬。

         配合很好!许哲和容策对视一眼,没想到进来的这么成功。

         而现在只要一个个的解决就好了。

         二人先找了两个巡逻的侍卫杀死,换上他们的衣服,低着头去往一处房间,房间的门牌号上写着三号。

         真是石聪说的那个,很快的拿走药人制作。

         出来的时候,正好被巡逻队的队长碰上了。

         许哲指了指上边的监视器,无声无息的毁掉。

         “我说你们怎么这么能偷懒呢?!还躲着这杂物间!想死啊……”话还没说完,那人就像是傻了一样,呆呆的看着容策,随后居然喊出主人二字。

         而容策只是从怀里拿出一颗绿色的珠子,用力的打紧那人的后脖子处,很快那一片肌肤都是绿油油的。

         “就这样?”许哲表示容策制作傀儡的过程,也太简单了吧。

         “这只是初级的,不过也够用了,再往上对于这废物来说也有点浪费。”

         容策拿出帕子擦着手,似乎刚刚碰到了外人,显得有些不满。

         许哲则立刻**这人的脑部记忆,找到这地方的中心控制处。

         “在哪?”容策看许哲睁开眼,离开问到。

         “在看秀台。”

         这些人还真是别具一格。

         所谓的看秀台也就是变态观看表演的场所,那里是专门为有业绩的守卫提供的。

         许哲和容策躲过几道好奇的目光,穿过幽长的长廊。

         这处长廊上边是透明的,也不知道什么材质能承受这么大的水压,蓝色的光晕从头顶微微溢出,而周围挂着十几盏灯笼,站在长廊上,还能看到水怪在拿着武器到处游动。

         “票!”看秀台的门口,一个侍卫不耐烦的说道。

         “哦,等等,在这呢!”许哲猛地从口袋拿出,一样东西。

         侍卫懒洋洋的去接,也没注意到不一样,手刚碰到那张根本就不是票的东西,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呆呆的说,“没错,快进去。”

         而他茂密的头发上,头皮出多了一个小绿点。

         看台上,似乎也才刚刚开始,只有一个主持人不耐烦的站着,而看台下借着幽暗的灯光,也每人发现容策和许哲的不一样。

         找了个最靠近外围的角落坐下,两人抱的很紧,以一种很亲密又暧昧的方式坐着,而周围的人看到两人的动作,都选择坐的远点。

         “这方法还真管用。”容策含住许哲的右耳,轻声说道。

         许哲不自在的咳了咳,只是盯着手里的地图一直看。

         “真是没情调,这样还能认真看下去。”不满的咬住那小巧的耳垂,两人都是浑身一颤。

         “别闹了容策,你看,按照石聪的地图,那个装置就在这周围,但是画的却不对。”许哲说道。

         “哦?怎么不对了,我看看。”说完容策就环住许哲的肩膀,靠在她的身上,

         感觉到身上的重量,许哲准备说道,但是看到容策一脸认真的样子,还是作罢。

         “怎么了?不舒服吗?”热气从耳边传到脖子,许哲老觉得这家伙是故意的。

         “却是是有问题,这里根本就没有石聪画的一处空地,而那个装置就是在空地正中间。”容策不舍的放开许哲,他知道再这样可会被揍的。

         “没错,所以我觉得我们有些地方忽视了。”许哲说道。

         “你怎么不觉的是石聪画错了了呢?”容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