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5、上帝给的蜘蛛丝
        “啊哈,石大哥的老板回来了!”于善高兴的喊道,“那个你能不能让石大哥去我那里住些时日,我希望石大哥能教我一些厉害的招式。”

         石聪低着头,皱起眉不说话。

         许哲则看向身后的容策,对着于善说道:“抱歉,现在我是入住侧家,这或许得听侧家家主的。”

         于善看向容策,他听过大人们谈论这些家族之间的事情,侧家是个极为特殊的家族,表面上最为弱小,但在无主之地却没人能动他们。

         “那个……”于善有些为难的挠挠头,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容策的眼睛,觉得说不出口。

         “真是抱歉了,于家的小少爷,你也知道我们侧家的人口一直很少,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两个人,我的工作也轻松了一些,要是又被你要去了那我还真是有点麻烦。”容策客气的说道。

         “啊……这样啊……”于善看起来失望极了,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身边的Nai娘也一直催他回家。

         “那我以后可以经常来找石大哥吗?”于善问道许哲。

         “自然。”

         于善这才依了Nai娘的话,乖乖回家。

         “等等!”石聪喊住准备离开的许哲和容策。

         “许哲,你在被丧尸袭击的那次为什么要救我?”

         “不知道,大概觉得我不会死,而你留着还有用。”

         “那如果我的妻子和女儿没死,你会救她们吗?”石聪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紧张。

         “有用就会救。”许哲答道。

         “……”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石聪也没有再问,只是脑海里阿悦的脸一直在闪烁,似乎在责怪他为什么还不去就她。

         许哲,你还真不是个好人,可是,也不是坏人。

         另一边,偷偷出去的于善刚回到家,就被人逮住了。

         “站住!”于家家主看着自己唯一的嫡孙,很是头疼。

         “爷爷……”于善满脸堆笑,撒娇道。

         “去哪里了?”

         “额……没去哪里,就是找上次救我的石大哥,他刚好在侧家,我就去拜访拜访。”

         啪的一声,于霸天两边的胡子气的飘起来,他指着于善的鼻子大喊,“你还真是有本事,这么小就知道去拜访其他的家族!谁让你去的!你知道侧家是什么地方吗?!”

         于善被Nai娘护在身后,只见Nai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爷,是我的不对!我不该带小少爷出去的,您可千万别怪小少爷,他也只是被那个叫做许哲和石聪的家伙骗了!”

         “许哲?”于霸天很会抓重点。

         “对对……那个许哲就是现在典狱十八层的执事利刃,她在外边可不叫这个名字,只是不知道怎么混的居然跑进典狱去了。”

         于霸天看着Nai娘转动的眼珠子,突然就笑了,吩咐她立刻带着于善回房间。

         他立刻前往于家的秘密通道处,到了一个极为隐秘的院子。

         “主人,您没猜错,那家伙确实是许哲,就是R基地的那个军官,雷焰修半年前的远征之后还宣布她死了。”

         院子里,款款走出一个身影,但却和于霸天的中间隔着一道帘子,上边有着一个极为娇小的影子。

         “呵,你派人紧盯着她,我要她每时每刻的情况汇报。”一句童声从里边传出,说话的语气却是极为老练。

         “是!不过恕属下多嘴,就算这个许哲曾是三大基地之一,但是似乎也不用过于关注,毕竟她的身体快到潜力极限了,而且也不能容纳尸毒。”

         “哼,你懂什么,叫你做就去做!”

         女童的声音一结束,于霸天就捂住刚出现的伤口,满头大汗,后怕的点点头。

         “还有那个侧家也给我盯紧了。”

         “是!”

         ……

         房间里,许哲关上房门,设上好几层屏障。

         “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这么紧张。”容策看着许哲说道。

         点点头,许哲从怀里拿出一本档案。

         “这什么?博学?这个人的名字还真可笑。”容策说道。

         “我觉得我可能见到了你说的那个白雪。”

         “什么?!”容策不敢置信的看着许哲。

         “这个男人是新送来的囚犯之一,不过他很特别,刚开始一句不说,但昨天我去典狱的时候,却发现这家伙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于是我查看了他的记忆,发现从被抓的那一刻到前天下午,全部都是空白,而且是带着恐惧和臣服的情绪。”

         “你的意思是他被白雪用精神力控制了?”容策低声问道。

         “没错。”

         “不过你问什么觉得是白雪?而不是典狱的其他人。”

         “就像你说的,在这无主之地能毫无痕迹在你面前施展幻术的只有白雪,而我也一样,既然她盯上了我一次,为什么不能有第二次呢?”

         容策看着分析的许哲,很快便确定许哲的设想,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难道是白静科发现你就是当初实验室的实验品?不,不可能,按照他的性格他应该早就来抓你走了,怎么可能任由你待在这,可是如果不是他,谁有又能指挥动白雪呢?”容策说完,眼前的灵光一闪。

         抬起头看着许哲,发现对方也和自己一样。

         “没错,我觉得白雪是有自己的思想。”

         虽然这只是许哲和容策的推测,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已经有人顶上两人了,这段时间必须加快打入到魔人俱乐部,获取到更多的信息。

         “要不然,我把石聪作成傀儡?虽然需要点时间,不过也是目前最快能知道他记忆的办法了。”

         许哲摇了摇头,她内心总是会想到石聪和蓝灯相处的时候,如果变成傀儡,蓝灯会怎样呢?

         “那怎么办?我听你的。”容策拉住许哲,握住对方比自己小了一号的手。

         许哲的目光看着两人的双手,也没反抗,只是问道:“你说你为什么会不顾一切来帮我报仇?”

         “嘻嘻……我自然是喜欢你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说那个女人不准备救后,我也没什么事,陪着你一起我觉得特爽。”容策的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

         而许哲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那你用精神异能让石聪对我有和你一样的感觉不就好了。

         容策捏紧手里的小手,压低着声音对许哲说道:“这样我就杀了他!”

         “开玩笑的,不过我倒是有个好主意。”

         “什么好主意?”捏了捏许哲腰间的软肉,容策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不满。

         “其实我觉得他也是后悔的,只要让他明白他的妻子和女儿还在等他去救就好。”

         “哼,就知道把我当苦力。”许哲的话一出,容策就知道什么意思,无非就是让石聪陷入几个环境,或者让他在睡梦中看到想让他看到的画面。

         “不过,那家伙的药剂很厉害,这样做可是要费我好些功夫的,你怎么补偿我?”容策火热的眼神看着许哲,补偿两字咬的很重,如玉的脸上魅惑丛生。

         许哲一看就知道这家伙在想写什么,虽然没有实践过,不过也不是什么难事,她飞快的抬起头在那张俊脸上一亲,蜻蜓点水般,很快离开。

         柔软的触感带着特有的香气一闪而逝,容策怔怔的站在那里,似乎刚被碰过的地方,灌入了十万伏特的电力,他身上酥麻的很。

         沙哑的声音说道,“太快了,再一次好不好?”

         反正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许哲点点头,点起脚尖,看着那下颌的弧度凑了上去。

         只是这次还没碰到,就发现那人一个低头,唇部被冰凉凉的柔软袭击了。

         容策开始也只想碰碰,但是血液里和脑子的感情让他不想止步于此。

         按住许哲的一处Xue位,逼着她亲启朱唇,狠狠的吻上,舌尖像是平常绝世美味一样,不放过任何一处敏感的地方。

         至于许哲,脑门上的鳞片烫的厉害,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几乎没有力气推开,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难受的事情,她安慰自己,任由身上的人肆意动作。

         “呼呼……”压抑着体内的躁动,容策几乎不敢抬头看着许哲,他告诉自己现在不行,这个人还没爱上自己,得再等等。

         擦掉晶亮的痕迹,按说许哲这辈子感情史为零,在这种情况里应该会惊慌失措,只是在实验室里麻木惯了,一时间那钝坏的感情机制还是没怎么启动。

         所以现在只是好奇的看着容策一脸憋得难受的样子。

         “你没什么感觉吗?”容策有些气愤。

         “麻麻的,也不是很难受。”许哲会想到,直直的说道。

         “就这些?”容策的脸色由红转黑,他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歧视。

         “还有,脑门热乎乎的,觉得你身上很好闻,好像抱着你。”其实许哲这说辞是修饰过的,根本不是想抱,在相同血液力量的充斥下,几乎是想一直占有面前的人。

         “我靠!你是不是女人啊?”容策像气炸了一样,就差上窜下跳了。

         “是……”许哲的话还没说完,就有被抱住了。

         然后又是相同的事情。

         “有感觉没?”容策再次脸红的问道。

         摇了摇头。

         于是又开始了……

         一个小时后,两人都是气喘吁吁的,而且身上的衣服也都褪去了外套,里衣被揉的皱巴巴的。

         “其实,你不用这么证明,我本来以为我是麻木的,不过现在倒是很像笑,而且再次之前,远征那次听到莱特对我说的话,当时我好像哭了。”

         容策低着头,似乎是被打击倒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许哲讲。

         她轻轻的抱住容策。

         其实那种急切的想知道自己在乎的人,是不是在乎自己,许哲的记忆力有很多。

         小时候,在孤儿院里,总以为那个和蔼的修女对自己是不一样的,总是幻想那就是自己的母亲,只不过迫于什么压力不敢认自己,但直到看到她抱住自己亲生女儿,那一刻许哲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那样的快乐唯一的感情,绝对不是给我的。

         “抱歉……”容策低低的声音从许哲的肩膀上传来。

         两人就这样一直抱着,偶尔说说小时候的趣事,偶尔说说从前的愿望,心从来没有这么宁静和靠近。

         “阿哲,别离开我,无论你报仇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背后的衣服被揪的很紧,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之后,容策才从耳边听到许哲的轻轻回应。

         “好。”

         这是你说的,许哲,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容策璀璨的双眸闪烁着光亮,他终于在此刻抓住了那个蜘蛛丝。

         ……

         在一个黑漆漆的房间,白雪像个乖巧的女孩,躺在一个头发斑白的男子身上,动作极为机械,但声音却饱含感情:“爸爸……”

         白静科看着手里的王牌,想到雷焰修和容谷寒的对话,嘴角轻蔑的说道,“R基地和曙光基地准备联合又怎样?异能者大多到了潜力值顶端,再也没有成长的可能,而我白静科的手下却刚刚开始成长!你们怎么和我斗?”

         “乖女儿,你可得在这里好好的待着,外边不知道多少人想拿到你的蓝本,进行模仿研究呢!”

         “是。”白雪乖巧的回答。

         白静科这时却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我可是做了个你的半成品呢,就当是你的妹妹吧,你看看喜不喜欢?”

         房间的一处灯光点亮,从后边走出一位女子,她恭敬的问声好,声音机械又单调,身上半边裸露的肌肤都被替换Cheng人工的材料。

         “你可别小看这次的作品,这个人也和你一样是用活体研究出来的,而且她很特殊,一出生就是异能B级,但却从来没有成长,倒是被无主之地的那几个当作三大基地的监视器。”

         “可惜,那群废物,只是在浪费这好材料,你看现在变得多强。”

         被一直谈论的女子,也不说话,只是乖巧的看着白静科,手里的茶水像个机械人一样,一直端着纹丝不动。

         如果许哲在这,就会发现这女子是个熟人,还是差点杀掉的熟人-------魏芸。

         白静科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作品里,似乎满意的不得了。

         而他却没看到乖巧的白雪看着魏芸的眼神,充满讽刺和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