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4、石聪的真话
        “老板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这是去通宵了吧”天色快亮,石聪听到侧家大院的异响,立刻走出。

         “这不是……”他惊讶的望着许哲身后的人,张了张嘴,巨大的恐慌从胸口漫到全身,在这大雪的天里他的脸色变得惨白至极。

         “你认识他对吗。”许哲说话的语气是肯定。

         “你……你们去了哪里?”石聪的牙床止不住的颤抖,他想到戒指空间里的那些药。

         几乎是瞬间在他有动作的时候,就被突然出现的容策按住。

         头朝地面,大声呼喊,“老板!老板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但是我有发过誓的,这些都不能说……”

         许哲看着痛苦的石聪,长叹口气,示意容策把那个胖子叫醒。

         “这哪里啊?你们谁啊!知不知道我是……”那人话没说完,看到被按住的石聪,突然大叫一声,“二叔?!你不是死了吗?!”

         “看来你们还是亲戚。”许哲说道。

         石聪的身子在一颤,他似乎是不想看着那个胖子,只朝着许哲的方向望去,“老板,对不起……别杀我……”

         “我没打算杀你。”许哲蹲下来,看着石聪的双眸一字一句的说道,“石聪,你能瞒着我,这是你的本事,但现在你暴露了,说出真相和我想要的才是正确的选择。”

         “什么石聪?二叔你不是青铜吗?什么时候换名字了……”那胖子滔滔不绝的讲,明明内心十分恐惧,但是心里的想法和嘴上都停不下来,他艰难的往后边望去,是那个年轻的侧家家主,只是他怎么会是精神系。

         石聪捂住双耳,鼻涕和眼泪一直流个不听,缩在地上不想听到胖子的声音。

         容策的精神异能出神入化,很快胖子就把关于石聪的全部都说出来了。

         “二叔名字叫做青铜,一开始和我一样是被实验的人员,但是二叔的治愈能力和制药能力极强,被魔人俱乐部的会长看中,不仅没了被实验的烦恼,还在魔人俱乐部有了一官半职,带着我们几个亲戚都翻身了。”

         “只是二嫂却不是,二嫂的身体特殊,是实验的好材料,不过二叔一直抵制那些人和保护二嫂。”

         “二叔可真是傻,为了个女人抛弃那么多东西,幸好会长找到了我们。”

         “我记得那天,我和另外几个人拿了好多尸毒和晶核,把典狱的人带到家里。二嫂肚子鼓鼓的,院子里围得水泄不通,二叔那时正在为会长炼制新的药剂,不在家,二嫂被带走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后来二叔回家后像疯了一样,我们都假装安慰他,半夜联合着烧了一把大火,我们都以为二叔死了。”

         “别说了……”石聪微弱的声音响起,他的泪水似乎流干,呆滞的看着一处,嘴里喊着名字,“阿悦……”

         “抱歉。”许哲说道,递给石聪一张纸巾。

         然而对方却没有接。

         “赫赫……也学阿悦还没死,也许我还有个可爱的孩子。”

         许哲站起,望着容策和他手掌下的胖子。

         “石聪,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阿悦……人都没了杀了又能怎样?像你一样吗?带着所有担心你的人,不顾他们的感受和安全,自顾自的报仇,这是什么?这是自私!可笑!”

         “你很我吗?”许哲问道。

         “我当然恨!如果不是你我就没有机会回来,我回待在拿出老树林活到老,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想起阿悦……我明明花了好久的时间才忘记的。”

         “你错了,许哲是是在面对仇恨,而你只是躲避而已。”容策说道,手掌心的力度加大,手下人只是弹了弹,很快就没了呼吸。

         “也许,你的妻子和孩子都没死,这不是你说的吗?你难道就不想见见她们?那怕是冰冷的尸体,起码那样你也能给她们一个温暖的坟墓。”许哲看着石聪,轻飘飘的说道。

         “赫……”石聪讽刺的笑出声,“你不就是想要我帮你报仇吗?行了,收起你虚伪的嘴脸,现在直接提取我的记忆不是更好?!”

         “说的也是。”许哲点点头,对面的容策很快就走了过来。

         “不过可惜我的记忆除了我,也没谁能知道。”

         石聪的话确实不假,他的药剂几乎超越了蜘蛛的大脑封闭术,关键的记忆都是一片模糊。

         “那我问你,你的妻子全名叫什么?”

         “你问这个干嘛?”

         “不干嘛,只是见到之后或许能想到撬开你记忆的方法。”

         许哲拉着容策离开,大院子留下石聪一人。

         房间里。

         “看来,这样也不能得到石聪的记忆。”许哲说道。

         容策点点头。

         “对了,你之前跟我说宴会上有人害我,是谁?”

         容策立刻精神力屏蔽周围,一把把许哲拉近,按住她的肩膀,一副严肃的样子。

         “是白雪,白静科的女儿。”

         “新科基地首领的女儿?”许哲被容策的样子弄得有些紧张。

         “对,你还记不记得实验室研制出的人形兵器?”

         许哲会想到在实验室最后时刻,自己听到那个教授的话,的确,是有一个,而且自己曾是被赋予期待成为第二个。

         “那个兵器就是白雪,是白静科亲自把女儿送进实验台上。”

         居然有这样的父亲……

         “这就是你紧张的原因?你怀疑我被白静科或者白雪盯上了?”

         “真是聪明的女孩。”容策抱住许哲,像是怕她消失一样,”本来我是不准备告诉你的,因为你和我现在都不能对付那种级别,在这无主之地能躲过我无声无息的让他人致幻的只有白雪,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处境或许很危险。”

         “那你为什么现在告诉我?”许哲问道。

         “我也不知道,就觉得还是告诉你比较好,因为白雪的幻觉会让人疑心大增,而你的幻觉里有我,我怕你会觉得我在害你。”

         容策一说完,许哲就笑了。

         “笑什么?”

         摇了摇头,许哲说道,“就是觉得你很聪明。”

         “你不会真的怀疑我?”容策皱着眉头,紧张的问道。

         “嗯。”

         许哲回答后二人沉默了一会,都是相视一笑,这样才好,什么都会直说,说明你心里不愿意瞒着我。

         “不过我们这次行动确实太莽撞了,没有让石聪帮忙不说,还有可能已经暴露了。”

         “没错,所以接下来要小心,这个给你。”容策从袖口里拿出一条链子,撩开许哲的头发,帮她挂在脖子上。

         “防御装置?”

         “不全是,也是定位仪器,我怕你有危险。”容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其实还有一个作用没说。

         两人告别之后,许哲便换掉洋裙,走进洗漱间,脖子上的项链准备取下来,不过容策说放水,还是作罢。

         另一边,容策紧张的屏住呼吸,哗啦啦的水声从一处小小的仪器里发出,吞了吞口水,容策忍不住的想象那副画面,居然流出一丝鼻血。

         ……

         “执事,这是新来的一批囚犯,其中有三个是分到我们十八层。”

         一来典狱,就被通知有新人来了。

         许哲站在高出,三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被推搡进来,他们的脸上大多是惊慌,而老的犯人都在说着黄段子和血腥的字眼吓唬新人,当作是特别的欢迎方式。

         “新来的,介绍下自己的名字。”

         “我叫毛小妹、这是我姐姐毛小拉。”一个圆脸的女孩紧张的说道。

         “那你呢?”许哲问道另外一个一直低着头的男人。

         “我叫博学。”男人低着头,声音如蚊,警惕的看着周围。

         “噗……还博学!傻缺一个!”周围的犯人大笑,还有的人隔着牢狱的门向三人扔去一些赃物。

         许哲对于面前的情况不理不顾,依旧喝着自己的咖啡。

         “异能呢?”

         “我B级水系,我姐姐A级水系。”那个毛小妹说道,看着一边的毛小拉眼里露出羡慕。

         而毛小拉似乎也挺了厅胸膛。

         “我是也是A级水系。”男人的长长的头发及肩,看不清面容,依旧是声音很小。

         几下三人的数据,许哲挥挥手,示意身后的侍卫把三人带下去。

         “大人,我们以后是做什么啊?”眼看着许哲就要走,毛小妹大胆的上前问道。

         “我也不清楚,你问他们。”许哲指着被关在牢房里眼神火热的犯人,说道。

         毛小妹和毛小拉的眼里都露出恐惧,而那个不说话的男子似乎过于安静了。

         许哲瞥了他一眼,也没多关注,很快就离开了。

         典狱的规矩,很多,但大部分都是靠肉搏。

         就像现在,新人来了,各种奇葩的决斗是少不了的。

         如果你能用拳头说话,那么很好你成功了大半,但如果你失败了太多次,你就会成为人人欺负的对象。

         毛小拉紧护着身后的妹妹,警惕的看着周围,虽然她不是很敢说话,但是涉及到毛小妹她就会做出姐姐的责任。

         “你们走开!我姐姐可厉害了!”毛小妹大喊,却抓着毛小拉身后的衣服,不至于在打斗时被甩到前边。

         然而对手似乎也是个A级,而且是身经百战,根本就不是毛小拉能对付的。

         一拳一拳重重的打在毛小拉的肚子上,大口的鲜血从她嘴里吐出,而毛小妹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等等!”一直不说话的男子突然开口,众人都看着他,毛小妹则是充满希望和感激的眼神。

         “你们似乎忘记了她妹妹也参与了决斗。”男子的声音比之前大很多,这次所有人都听见了。

         正在揍毛小拉的那个大汉,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凶狠狠的看着毛小妹。

         “臭娘们!躲在后边当孙子!”他一步步的朝着毛小妹走去。

         “姐!救我!”情况立刻转变,让毛小妹连滚带爬,而被她叫喊的毛小拉,心里难过极了。

         身上的重伤让她很难站起,可是妹妹的哭喊声让她极为揪心,猛地站起,伤口渗出大量的血,居然行走中流下一串鲜红的印子。

         背后被攻击,让大汉发怒,就在他准备一把干掉两姐妹的时候,许哲的声音从后边传来。

         “我不是说了,这里没我的命令不能死人。”平静的话语让大汉的心一凉,他对着许哲张了张嘴,居然跪了下去,而周围的犯人也安静极了,没人敢说一句话。

         “带她们去医务室。”许哲盯着大喊看了一眼,知道他身后冷汗大冒才离开。

         “呼……吓死我了。”犯人们都舒了口气。

         “她很厉害吗?”男子的声音传来,让大汉大怒,刚刚就是这家伙怂恿自己!

         只是就在他伸出手的时候,看到了男子露出的一张脸,那是一张极为平凡的脸,但双眼却是空的!

         大汗猛地大叫一声,强大的恐惧袭击他的心脏,周围的人都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回答我。”博学继续靠近汉,重复刚才的问题。

         “超级厉害。”大汉机械式的回答。

         哼……一丝不屑从博学的嘴里传出。

         “什么级别?”

         “据说是S级空间系,不过我们都觉得是SS级。”

         眨眨眼,大汉恢复了正常,而那个叫做博学的男子居然在众人面前若无其事的离开,所有人就像看不到他一样。

         “你得更强才行。”女性化的声音从男人的嘴里传出,博学看着牢房里小小的窗子,闭上了眼。

         再次睁开时,居然就像换了一个人,摇了摇脑袋,弄清自己的处境之后,博学不自觉的喃喃道,“我不是才刚被抓住,怎么睡一觉就被送到典狱。”

         “大人,这是您要的资料。”侍卫把一叠档案放在许哲桌上,很快便离开。

         “博学?”总觉得怪怪的。

         许哲翻开这人的档案,很普通,异能确实是S级,而且也是水系。

         但这档案上的照片却是很不一样,没错就是不一样,虽然和现实的人长相一致,但是照片上的人龇牙咧嘴,气质和自己见到的差很远。

         不过一张照片也说明不了什么,许哲收起档案,整理片刻便回到侧家。

         刚回到侧家大院,许哲就听见大吵大闹的声音,立刻走了进去。

         居然是于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