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1、你吸我的血
        “是啊。”

         容策理所当然的回答让许哲简直想砍了他。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救得的人不是你只有你吗?

         又是这种话,许哲都觉得这家伙是不是换了个人,怎么以前一副各种嫌弃的嘴脸,变得这么……

         “对了,你是不是明天就动身?”容策指着许哲手里的任务单说道。

         “自然,三于蛇家族那边还不熟悉。”

         “那刚好你可以找个机会和三于蛇搭上话,利用那个叫做于善的小子把你的药剂师接过来。”

         许哲只觉得眉心一热,这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也只是怕那药剂师有鬼,所以用精神力探了探,没想到那人来头还不小呢,靠着自己制的药剂愣是躲过了我的查看。”

         “你是说,连你也没看到他真正的记忆?”

         “其他的可以,但是涉及到魔人俱乐部只有很模糊的画面。”

         容策看着许哲陷入深思,突然拉住那只柔软的手。

         “你干嘛?!”

         又是这种发毛的酥麻感,许哲猛地后退,打开空气罩,警惕的看着容策。

         双手举起,容策表示自己不会再动,“我就是看你冷不冷,毕竟最近的雪下个不停。”

         许哲眉眼跳了跳,她怎么觉得这家伙比之前更难对付了。

         “你刚刚说利用于善,怎么办?”

         “想知道吗?你靠近点我告诉你。”容策调皮的眨着眼。

         一股清香的味道袭来,许哲的耳边传来轻声的说话声,灼热的气息洒在耳朵的小绒毛上,一颤一颤的。

         “你听清楚了了吗?”低沉的声音传来。

         许哲压住内心的躁动,带着笑意推开容策,“自然,现在你可以滚了。”

         “还真的无情呢,不过好可爱。”

         门被关上的瞬间,许哲只觉得这家伙疯了。

         ……

         三于蛇家族其实并不是类似侧家是一栋大宅,而是一片区域,在这片区域里所有的人都是姓与,有的作为旁系有点作为下属,总而言之三于蛇真正的大本营在根系家族。

         许哲手里拿着中央区颁下的通行证,顺利的进入了这个区域,但是见到那个三于蛇家嫡系孙子于善,还是需要费些功夫。

         从口袋里掏出容策给的东西,许哲按照他的指示找到了一个于家根系的侍卫,那个侍卫其实也是他的傀儡之一。

         “大人,您终于来了,于家的小少爷今天上午回去商场。”那个侍卫说话呆呆的,手里一直端着茶水。

         “你去散布消息,说三于蛇的根系处有个典狱的叛徒在游荡。”

         “是。”

         “还有那个于善一般在家里都做些什么?”

         “修炼异能,不过都是偷偷地去训练场,因为三于蛇的家主似乎并不看重修炼异能,他觉得于善现在是培养身体包容性的好时机,今后依靠尸毒才是正确的。”

         “行,我知道了,你先去散播消息,很快我就会去于家。”

         离开侍卫的小院,许哲找了处隐秘的地方,打开量眼,查看着周围。

         来来往往的人大多裹紧身上的棉袄,行色匆匆,十个人中就有一人身体了有着黑色的尸毒,不过都被控制的极为稳定。

         直到看到一个买花的女郎,许哲才嘴角勾起。

         那个叫做蜘蛛的胆子还真大,把自己幸幸苦苦救出来的情人放在一个大家族,是为了应正那句“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为安全的地方”?

         许哲戴上容策准备的人皮面具,很快就没了之前的模样,再把气息异能隐藏,这一变几乎是另外一个人。

         别说容策那家伙的好东西还真多。

         这面具带脸上居然一点都不闷气,反而冰凉舒服,也不知道什么做的。

         “这花是不是用来炼药的鸢尾花?”许哲化作一中年妇女说道。

         买花的女人愣了愣,似乎没想到真的有人来买,立刻点着头,热情的说道,“是的是的,这是上好的鸢尾花,如果您需要大量的制药,我们还有很多存货。”

         “不必,给我摊子上这些就好,货好不好我得用了才知道,如果好的话明天我还会来。”许哲拿起花闻了闻,一副挑剔的样子。

         卖花女倒是高兴极了。

         “多少钱?”

         “一共10颗B级晶核。”

         “小丫头,你是不是不想做了?”许哲的口气不善起来。

         卖花女眨着大大的眼睛,仿佛眼泪都快溢出,弱弱的说道,“要不9颗?不能再少了在,这些花废了我好些时日。”

         啪!许哲把摊子猛地一踹,简易的木质桌面塌了一半。

         这家卖花女是又惊又吓,一张漂亮的脸蛋上流下一串的眼泪。

         “我说,你不是于家的吧?我以前可从来没见过你。”

         “没有没有……我只是很少出门,我胆子很小……”卖花女肩膀一颤一颤,像个可怜的小兔子。

         许哲感觉到藏在后边的人似乎快忍不住了,便突然笑了笑。

         “你放心,我是不会无聊到告发你的,要不这样,这些你2颗B级买给我。”

         “啊?不……”卖花女刚准备反对,看到许哲的眼神,又想到蜘蛛说道话,便咬了牙,点了点头。

         “早说嘛,来我帮你把这弄好。”

         许哲一边说着,一边喜笑颜开的把摊子撑好。

         “你放心只要你鸢尾花够好,下次我出双倍的价钱买。”许哲甩出两颗晶核,大摇大摆的走了。

         而此时卖花女的身边突然无声的出现一个中年男子。

         “人渣!”蜘蛛愤愤的说道。

         “阿蛛你别说了,起码我们现在有了晶核,可以活的好些。”

         “都怪我,静静,我爱你,很快的我保证,很快我们就能出去了!离开这到处是禽兽的地方!”

         “嗯,我信你。”

         二人饱含感情的抱着,自然也没发现早就在许哲的领域之中。

         还真是感情好,许哲耸耸肩,这个任务完成的太快也不好,不能太起眼,先去三于蛇家好了。

         许哲的到来,三于蛇的家主自然不会接见,只是安排了一个旁系的长老过来。

         把任务单递过去,许哲自然看到那个长老脸色一边。

         再加上之前侍卫散布的流言,很快还出门的于善就会被要求戴在家里。

         “那个,多谢执事,我这还有些事,恕我离去一会。”

         “请便。”

         看着那长老匆匆离开,许哲的量眼便打开,“看”到于善的位置之后,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小口。

         还真是幸运,居然自己过来了。

         “三长老呢!我要见三长老,怎么说好出门的又不去了,我都快在家憋死了!”

         男孩的声音传进,很快便风风火火的跑进来,看到许哲的样子,愣住了。

         “你不是……”于善手指着许哲,半天喊不出名字。

         “小主子,我不是说了嘛,这有客人,三长老不在这里。”还是之前的奶妈,但随后看到位置上的许哲也是一愣。

         “你是石大哥的老板!”于善喊道,言语间十分惊喜。

         “你怎么?”

         “我本来是十二区的王,不过现在是典狱的十八层执事。”许哲的话一处,奶妈和于善的表情完全相反。

         “那太好了!那石大哥呢?他也来了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们很厉害!”

         “那个……小主子我们得回去了,不然珠子们会着急的。”奶妈抹着额头上的汗水,内心却想着,就算是个执事也不过是十八层的,而且我可是于家的奶妈,就算当初是自己故意丢下这人,那也是于真铭小姐吩咐的。

         想到这奶妈倒是很快调正过来,以对待一个客人的身份对待。

         “他还留在过渡区。”

         “为什么啊!”于善瘪瘪嘴。

         他立刻拉着奶妈,“我要石大哥过来陪我!”

         哎呀妈呀,这小祖宗,奶妈感觉今天过来就是个错误,过渡区什么地方,不就是没有资格进中央区的吗。

         “石大哥的老板,你放心我一定会让石大哥进来的!”

         于善说完,便一蹦一跳的离开。

         许哲看到目的达成便也准备离开。

         “大人,利用一个小孩似乎不太好吧。”之前消失的三长老突然出现了。

         “有吗?长老这话可严重了”许哲笑着说道。

         “其实大人年纪轻轻,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就能称王到执事,定是极有本事的,只是可惜不适合尸毒……”

         “长老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真是的,我都没告诉大人我的名字呢,我叫做杨定,于家的三长老,和大人一样都是没有被注入尸毒的机会。”

         许哲笑了笑,空气罩瞬间屏蔽周围。

         “杨老先生,看来我们有很多合作的机会。”

         “没错。”

         二人相视一笑,几分钟后便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事情进展的比许哲想象的还顺利,中午许哲就回到了侧家大宅。

         吃了点简单的饭菜,许哲便开始在训练场地里一招一式的释放着异能。

         三角形不愧是最稳定的结构,三种力量在许哲的身体里居然能够互相转换和支持。

         不过许哲还是准备专注空间异能的提升,尸毒太过诡异,提升速度最快但是风险也最高,至于身后长出的尾巴,这力量大部分来自容策。

         容策是依靠血液来提升,但自己却做不到。

         银色的纹路漫出,身后银色的尾巴也顺势甩出,还有掌心的溶针,三种力量相同的输出下,大地上出现三个深坑。

         从左至右一个比一个大,很显然自己最熟悉的还是空间异能,不过为什么这条尾巴的力量也这么强,比溶针射出的深坑还大。

         “那是因为那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就像你的左右手,能不熟悉吗?”容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试试你的尾巴。”许哲看到容策身后扭来扭去的三条赤尾,好奇的说道。

         轰隆一声,其中一条赤尾猛地弹起落地,深坑至少有许哲的5倍大。

         “怎么做到的?”许哲紧接着问道,其实就算不用尾巴,但如果尾巴能提升,力量传到空间异能上,自己不是一样的变强吗?

         三种力量,其实是有三种训练的渠道。

         “喝你的血,几乎让我的尾巴变强了一倍。”

         “啊?那我也得这样?”许哲不敢置信。

         “自然不是,尾巴是我吸血变异得来的力量,这世上我也就碰到你这个奇葩,还能吸收我的力量,长出自己的尾巴。”

         “说重点!”

         “好吧。”,容策割开自己的手腕,指着手上的鲜红说道,“你自然是喝我的血。”

         好香的味道!这是许哲的第一感觉,就像是梦里曾出现的美味,她止不住的舔了舔唇角,一副深仇大恨的看着容策。

         “来吧,这可比尸毒有用多了,而且就当是我还你的血。”

         容策张开双手,怀抱大开,好笑的看着憋得难受的许哲。

         “你不想变强吗?这可是捷径,早点报仇不是你的心愿吗?”

         许哲看着眼前的男子,鲜艳的红唇一张一合,如玉的俊脸上满是笑意,靠!这家伙怎么这么有吸引力,而且这味道也太好闻了!

         不知道舔一下是什么感觉……

         许哲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又被迷惑了,抱住那人深深的吮吸那抹甘甜,而且几口下去,她觉的自己被这家伙骗了。

         这根本就是让人上瘾!

         热流涌到五脏六腑,许哲舒服的发出一声闷哼,但似乎容不下这么高浓度的力量,只是几口便咽不下去了,鲜红顺着唇角流出。

         容策的脸色微微苍白,他看到许哲的嘴角,直呼浪费,看着近在咫尺的脸,他举得自己似乎摆脱了血液的控制,但却被别的深深吸引。

         柔软的唇部和想象中一样甜美,他温柔又霸道的舔过口中每个敏感的地方,细长晶亮的银色拉出又扯断,不止这些,真的好想好想吃了你……

         许哲浑身已经不能用酥麻来形容,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团泥巴,面前的人是朵妖艳的罂粟花,她的眉眼和鼻梁再到下颚一直被轻轻的吻着,身上的那双大手还在四处点火。

         “容策……”沙哑的声音低低的发出,许哲睁开眼睛看着同样沉醉的容策,想要推开。

         背后被双手紧紧抱住,她不懂这人怎么还没清醒。

         想到以后要是靠着这种当时提升,那还真是有够尴尬的。

         血液的味道和相同的能量总是会让二人彼此产生欢喜的感觉。

         “别动,我再抱一会,你刚刚吸的血太多了,我有些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