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3、魔人俱乐部
        许哲眉头皱了皱,想到打不过这家伙,还是睁开了眼。

         只是一睁开,就被一双妖艳的眸子锁住,眼前很快便一片黑暗,上下翻了个转,许哲侧身躺着,而容策就在对面抱住她,胸膛处对着许哲的脸部。

         这家伙没穿上衣……什么时候……

         胸口冰凉的触感和砰砰的心跳,许哲居然止不住的咽了下口水。

         “赫赫……杨宁其实于三蛇现任家主于霸天的私生子,这种人总是得不到最好的,于是便有了异心,所以我和他合作很顺利。”

         “那你们交易什么?”许哲被抱的紧紧的,说话的时候热气扑在容策的胸口,她感觉到抱住自己的那双手晃了晃,还有心跳……好快……

         “他给晶核我给活人。”

         许哲倒是突然严肃起来,一把推开脸色发红的容策。

         “你什么时候在这里有完整的势力关系?”

         看到跳在一边老远的许哲,容策叹了口气。

         “在你还没去R基地的时候就有了,只是那个侧戎的死让我的速度加快了。”

         “那么这么久你觉得以我现在的实力,能行吗?”许哲双眼直视容策。

         摇了摇头,容策说道,“你也看到了,这里的每个人都是靠着尸毒来提升,晋级的速度飞快,SS级高手绝不只一个,而且我有预感无主之地已经有人到了SSS级,就拿那个寒极鸟来说,他算的上是高手,SS级,但仅仅是典狱第三层的执事。”

         “那么你呢?”许哲一直都很好奇容策为什么总是在自己的前边。

         “我?也就比你好点吧,但是手段多些,所以我们得合作啊,你现在最需要我不是吗?”容策说道。

         “那我们现在从什么方面着手?”许哲问道。

         “很简单,尸毒。”

         许哲听到熟悉的字眼,和容策相视一笑,很好这次两个人终于想到一块了。

         ……

         石聪坐在于家的银色轿车上,内心充满忐忑,怎么来接自己的不是许哲不是那个侧戎,而是于家?

         “到了,请下车。”

         石聪警惕的伸出一直腿,确定周围没了危险边走了出来。

         “石聪大哥!”一声喊叫吓得他一抖。

         “你……怎么是你?”看到是于善之后他只觉得紧张,但脸上却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石大哥,是我是代替你老板接你过来的,她现在是典狱十八层的执事,有些繁忙。”于善高兴的解释道。

         那还好,石聪内心暗暗的松口气,也猜到许哲大概是利用了于善。

         “老板什么时候来接我?”

         “石大哥,你真是的!就那么不想待在我家吗?”于善显得有些沮丧。

         “怎么可能,我只是担心老板那边需要我的帮助。”

         “嘿嘿,我就知道石大哥是好人……”

         于善拉着内心泪流满面的石聪,去了自己最想去的地方,比武场,切磋武艺。

         我滴个神,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么厉害啊……

         看着对面穿戴齐全的男孩,一脸认真的架势,别无他法,石聪也只能用全力了。

         不过就在二人准备开打的时候,奶娘过来传话,许哲居然来了。

         “什么啊,这个时候来!”

         “没事的,大不了以后我一有时间就来找你,我觉得你特别有天赋!”

         哄哄小孩,对石聪来说简单至极,很快石聪就解决了于善,跟着奶妈来到大厅。

         “老板,我好想你啊!”看到熟悉的身影,石聪喊道。

         只是还没靠近许哲就被,人用手挡住了。

         “啊?侧先生,你怎么也来了?”

         “我现在投靠的是侧家。”许哲的话再次让石聪泪流满面,不是吧,还以为是于家的,一个早就没落的侧家有什么好投靠的。

         “老板,您不会是看上这小白脸了吧?”石聪脱口而出道。

         “你就当是你家老板入赘了呗。”侧戎洋洋得意。

         而一边的许哲也不说道。

         “居然真的在一起了……”石聪喃喃道,在他眼里许哲这样的超级无敌强者居然看上了一个没落的小白脸,这世界怎么了。

         “行了,多谢侧家的照顾,我们有时间就过来探望,现在先带我的下属回去了。”

         道过别后,三人乘坐一辆普通的轿车会侧家。

         这车还真是,落后,想想于家那豪气的车……

         “老板,你真的看上这小白脸了?”石聪压低的声音问道许哲。

         “嗯。”许哲回答的面不改色。

         虽然知道是为了今后二人的行动,不过容策挺大这话,嘴角的弧度就没低下来过。

         “如烟!你居然也在!太好了!”石聪一路的低气压,直到看到侧家的宅子里在走动的倩影。

         “原来是石大哥,你好啊,以后大家住一个屋檐下,可要互相帮助。”如烟优雅的回答。

         “好地好地!”

         许哲看着跟着如烟走开的石聪,有些搞不明白,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接他过来是干嘛的。

         “这是衣服,晚上见。”

         “嗯。”

         结果容策递来的衣服,许哲倒是难得的没去训练场,而是回到房间,看着一份复杂的地图。

         这些必须在晚上之前全部记住,因为今晚许哲就决定和容策出动了。

         叮!桌上的挂钟准时发出声音,外边的天色暗沉,呼呼的大风像一只呼啸的巨兽。

         吱呀,门轻轻的推开,是露出真容的容策。

         “没想到这衣服还挺适合你的。”容策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改头换面的许哲。

         不是平常穿戴的简单运动服饰,而是一条精致的小洋裙,黑色和深绿色的蕾丝边点缀,腰间还绑着一条华丽的腰带,虽然胸前的事业不是很壮观,但是精致的面容,加上被高高扎起的银色双马尾,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吸引人。

         “你不也一样。”许哲说道。

         对面的容策如玉的面庞下,穿着英伦气十足的小西装,同样是黑色和深绿色交织,胸前还戴着一朵纯金的花饰,整个人显得贵气十足。

         “不过,你还得戴上这个。”容策拿出一块冰冻的东西,掌心微微融化,露出里边薄薄的一张面具。

         帮许哲戴上之后,再涂上一些药水。

         “很好。”容策笑道。

         如果说许哲正真的面容是冷幽,那么现在的这张脸就是甜美,脸部的轮廓在面具的修饰下柔和不少,再配上变色的银发和小洋裙,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公主。

         “走吧。”二人瞬身消失在房间里。

         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一处漆黑的丛林。

         “前边就是,不过我们得等个带路人带我们进去。”容策看着远处说道。

         呼呼的大风狠狠的刮,两人在黑暗里等着,许哲的头发被轻轻吹起,没有火系异能的她现在只穿着洋裙,还挺冷的。

         “冷吗?”容策说话的时候碰了碰许哲的手臂。

         “冷就和我说,别浪费异能取暖,我不是在吗。”

         这句话可真像末世前看的电视里,男女主的对话,这算是迟来的爱情?

         我喜欢你吗?许哲被容策从后背抱着,脑海里却在认真思考。

         “看来我们来的有点早,他们改时间了,距离开始还有两个小时。”容策怀里的仪器闪烁,是一个傀儡发来的消息。

         许哲转过头,说道,“先回去!”

         “不行,万一又有变动呢?再说你回去你干嘛?睡觉可不行,会弄乱你的面具。”容策拉住想走的许哲,耐心的说道。

         “容策,你喜欢我吗?”

         突然的问话,让容策的心一颤,他愣了愣,很快使劲的点头。

         “那我喜欢你吗?”

         许哲的眼里露出疑惑,显然这是她无解的问题。

         “喜欢,你就是不爱承认。”容策轻轻的抱住许哲,头枕在她的肩膀上,一遍遍的在耳边重复。

         “我们是互相相爱。”

         “……”

         “那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怎么办?”许哲想到蜘蛛和李静静,便问道。

         “傻瓜,你怎么会死呢?就算死也是和我一起老死的。”

         “你会为我去死吗?”

         安静的氛围,容策对于这个问题沉默了半天,只是抱着许哲的手紧了紧。

         “应该不会,我不会留你一个人活着,要死我们一起死,要活我们一起活。”

         “赫赫……”许哲嘴角上翘。

         她反抱住容策,听着咚咚的心跳,闭上眼睛。

         这个人身上好暖,像个大火炉。

         一个小时候,等到的人提前出现了。

         许哲和容策立刻跟上,无声的解决掉,很快密林中就多了两具尸体,而两人的手中多了一张卡片。

         那是魔人俱乐部举办的小型宴会邀请函。

         二人拿着手里的东西,很快便出现在一栋阴森的城堡面前,那城堡就处在这密林里,前后都没围栏,远处望去,微弱的灯光在窗口处闪烁。

         “东西?”守在门口的两只怪物问道。

         说是怪物,因为他们虽然有人的思想却脱离的人的形状,大半部分都被兽态化。

         卡片让二人很快的通过,走到城堡里边。

         和外边一样,里边的灯光也是暗淡的,很多人的脸不仔细看都卡不清,而且人很多,加上来来往往的服务人员,里边的人很容易撞上。

         许哲的手一直被容策牵住,干燥和温暖的感觉萦绕在周围。

         “先生们女士们,你们终于到齐了!”随着一个人的高喊,大厅里的灯光突然大亮。

         许哲也知道为什么要换上这衣服了,因为周围的人几乎都是这副打扮。

         “好了,现在是晚宴时间,还有为了弥补大家推迟了一个小时,我决定晚宴之后增加一场看秀!”

         “喔哦哦哦!”欢呼声在密集的人群中爆发。

         许哲则抬头问道容策,“似乎我们的计划没有这一环节。”

         “没事。”容策说道。

         所谓的晚宴,也就是类似于自助餐,摆好的一盘盘食物轮流端上来,一个个小桌子上坐满了宴客,各自去拿自己喜欢的食物。

         “你找到那人了吗?”许哲和容策假装吃食物,其实却在注意着周围的宾客。

         “找到了,就是那边那个又胖又矮穿着粉衣服的,他就是石聪脑海里出现过一次的关键人物。”

         “好。”许哲咬下一口奶油蛋糕,低头说到。

         “你说他们搞这种聚会有什么意思,大半夜的就为了吃东西?”

         “自然不是,你看看城堡内部随处可见的箱子,用你的量眼。”

         许哲点头,靠在容策的怀里,金紫双瞳显现。

         居然……

         “没错,就是为了那些而来。”

         那里边居然全是活人,而且都是没有异能的普通人。

         “这才是……”

         “没错。”容策回答许哲。

         很快那些箱子就被打开,里边的活人似乎被打了药剂,极为安静,一言不发的看着围在周围的宴客。

         居然会有人吃同类!

         那些宴客满嘴血腥,吃的很是高兴,许哲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她突然觉得这里是真的很可怕。

         人性和尊严都不见了。

         “这只是很小部分的人,不代表所有人。”容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手里还递过来一块生肉,血糊糊的肉块,许哲杀人的时候从来不会想到,有一天……

         深深的呼吸,许哲接过来,却在下一秒砍断了眼前容策的脑袋。

         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你清醒了,我刚准备叫醒你呢。”

         许哲看着周围,还是在城堡里,嘴里的奶油才刚刚入口,而现在被扔在一边。

         坐起身来,许哲几乎分不清刚才是幻觉还是真的。

         立刻看像周围,果然根本就没有那些箱子。

         “你刚刚为什么要让我致幻?还那么恶心的画面。”许哲怒道。

         “什么?你刚刚不是只是靠我怀里睡了一小会。”容策疑惑道。

         “等等,你看见什么了?!”他像是想到了什么。

         “我看到他们要吃人类,而你还递给我一块,然后我把你杀了。”

         “!!!”

         许哲的话让容策内心翻起巨浪,但他只是平静的和许哲解释她刚刚被人害了。

         “谁?”许哲敏感的感觉到,容策话里有话。

         “现在不是时候,我回去我能告诉你。”

         吃完晚宴,就开始看秀活动。

         所谓的看秀,也就是变态的盛宴,一些半人半兽或者长得很畸形的怪物上来走一走,然后底下的宴客疯狂喊叫。

         又矮又胖的那个人自然被许哲逮住,而容策用精神力打着掩护。

         等到众人散去的时候,谁也没发现早就离开的三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