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上车
        “你干嘛不杀掉那怪物?”侧戎走上路上问道前边的许哲。

         “你不也一样。”

         “唉……我其实还是很善良的,谁知道那家伙通人性。”

         “嗯。”许哲轻声的回答,也不知道侧戎有没有听见。

         “不过你就不怕那家伙杀人什么的?”

         “关我屁事。”

         嘻嘻……我就知道。

         侧容拿着刚买好的鸡腿,大口大口的啃着,一脸享受。

         来到二楼的房间门口,许哲关门前还听到一声晚安,嘴角勾了勾也没说什么,直接关门。

         闭上眼睛,躺在床上,许哲还是想着那个半人半兽。

         当时侧戎并不知道自己提取了那东西的记忆,而出人意料的是,许哲和他的来历相同。

         一样的实验品,只不过许哲运气好点。

         那才是自己的同类吧。

         叽叽喳喳的声音伴随着阳光传来,拉开房间的窗帘,外面的天气好的刺眼,真是难得出了个大太阳,虽然地上的积雪还是厚厚的一层。

         “老板!”余青在门外喊道,这是出门在外所有人都和石聪一样,称许哲为老板,而不是王上。

         简单的洗漱后,许哲应了声,随后走到镜子面前穿戴衣服,突然发现镜中人有点不对劲。

         没错,很不对劲,头发变成银白了。

         这不是异能暴动时候才会发生的嘛,可是自己并没有什么感觉,今天中午中央区的人就会来,现在可不能出什么乱子。

         “余青,你让侧戎进我房间,其他人不用等我,自己先去吃早点。”许哲对着门外说道。

         “哦!”余青虽然有点疑惑,不过还是照做。

         侧戎懒洋洋的走到房间,门嘭的一声就关掉了。

         “你……怎么这幅样子!”他的睡意瞬间就没了。

         “这也是我想问你的,你的药是不是有什么副作用。”许哲说话时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很明显她怀疑侧戎。

         “怎么可能,那药不可能有问题的,是我花了很多钱才……”侧戎像是想到了什么,“等等!我知道了,当时那制药人说了这药只能平衡两种能量,不会你……”

         侧戎后边的话没说,许哲也没接着问下去。

         她走进镜子,拨开自己长长的刘海,突然就皱起眉头,果然,那鳞片自己长出来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是说这种东西无法脱离自己。

         “如果我体内还有第三种能量,回怎样?”

         侧戎想了想,便用着轻松的口气说道,“其实我猜也就是让你头发变白吧,毕竟当初我的仪器检查时,并没有发现你身上的第三种能量,我想就算有也很微弱,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现在就是大问题。”许哲指着自己一头银白的发丝说道。

         “要不,你就戴个帽子?或者把头发染了?”

         “你去找染发剂!”许哲说道。

         “啊……好吧,谁让我当初没查清楚,不过你的身体也够变态的,三种能量还好好的活着。”侧戎感叹道。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又转过身来,“对了,你又没有想过把那种力量变强,我可是知道三种能量是最稳定的说法,也许这是你的机遇啊,不但能增强力量,还可以变得稳定,这样也不用缓和剂了!”

         侧戎的眸子大亮,似乎为自己找到的好方法兴奋不已。

         “滚!”许哲喊道。

         看着侧戎灰头灰脑的跑出去,许哲突然觉得有些烦躁。

         她摸着自己额头上的鳞片,深呼一口气,准备用力的撕下,可是想到侧戎的话,她还是叹了口气,把鳞片用异能包裹好,拿起晶核让能量顺着手臂传到额头。

         而门外的侧戎,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他婴儿肥的娃娃脸上和他的表情很不协调。

         “来了!来了!”侧戎敲开门来,发现许哲背对着自己。

         “呐,这是染发膏,我找了好久才买到的,有好几种颜色呢,还有我怕你饿,给你带了好多早点。”

         “你……好了?!”侧戎惊讶的看着许哲转头。

         银色的头发显然是被剪过,原本及肩的长度,现在知道耳边,而且发丝黑亮。

         “不是吧,你怎么不早说,我跑很远的!”侧戎抱怨道。

         许哲也不回答他,拿起桌上的食物,机械的吃着。

         “你怎么了,不会是傻了吧?你傻了可是要陪我钱的!”侧戎的话有些着急。

         双眼渐渐有了焦距,许哲看着眼前的侧戎,推开他吵闹的脑袋。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做一件很讨厌的事,感觉就是这样。”

         “怎样?”

         “不知道。”许哲白了侧戎一眼,看着他一副好奇的样子,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多,立刻把他推出房间。

         门外侧戎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许哲突然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奇怪的思考。

         为什么我一定要报仇呢?为什么讨厌的东西不能利用呢?如果自己当初没有报仇,会不会就和水蒂在R基地待很久,和张萌萌他们每天都很充实,很温馨。

         画面一转,许哲想到小时候孤儿院的大门,实验室冰凉的床铺,麻木的手臂上扎满针头。

         我要报仇,不惜一切代价!

         许哲咬住下唇,她就是个傻姑娘!

         ……

         太阳似乎是怕了这冷天,居然上午还笑脸相迎,中午时分就不见一点影子,天空阴沉沉的,似乎又要下雪了。

         许哲一行人站在玉人楼的大殿处,冷风大把的灌进,那个收银的老头柜子底下有着暖炉,身上还盖着毛毯,惬意的看着许哲等人冷成企鹅。

         “啊切!”几个人都打起了喷嚏,这个时候火系异能的好处就出来了,像侧戎余红和另外两个人都不觉得冷。

         “那老头真是讨厌。”石聪抱着自己的手臂,抱怨道,这里边只有他的异能是专门用来治愈的,双手冻得跟个红萝卜样的,随后又用药膏摸上。

         “余红,你看清他的钱箱子了吗?”许哲靠在语气的身后问道。

         “嗯。”笑意从余红的眼里冒出,他在许哲的耳边告诉自己半夜偷看到的。

         这时侧戎突然在许哲身后大叫起来,“冷死了!”

         条件反射许哲拉开了和余青的距离,有些疑问的看着侧戎,这家伙发神什么神经。

         从戒指里拿出一条厚厚的毯子,侧戎在一群人羡慕的眼光下披上。

         “你一个火系的,至于吗?还不如给需要的我……”石聪用厚重的鼻音说道。

         “不给!”侧戎傲娇极了。

         “那你也得给老板一条吧,你看老板还是个女生,这么冷,哪受得了。”石聪说道,周围的人也跟着附和,他们就是不愿意看到侧戎那副高傲的样子。

         许哲和侧戎短暂的对视后,便很快的分开,一个是毫无表情,一个是一脸窘迫。

         “不必了。”许哲拒绝道。

         她走到老者的面前,“那群人什么时候来?”

         “哼!”老头只是翻了白眼,什么都不回答。

         突然他只觉得一阵冰冷,有些奇怪,自己的柜子底下可是很多燃料在烧的,低头看看是不是设备坏了。

         抬起头来的时候,又发现好像没什么问题,只是他们看到桌上朝南摆的招财猫,变成朝左了。

         “哎呀,我就说我们来早了吧。”突然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从狭窄的巷子里走来。

         是第三区的风无声和第五区的沈锥。

         显然他们也看到了许哲等人,上前准备来打个招呼,却被老者大声拦住了。

         “不住本店的,不得踏进。”

         外边大概有50来号人,风无声和沈锥都带了25人左右。

         “不进就不进,不过,许哲你不会真是在这黑店住了一晚吧?”风无声的嘴里带着嘲弄。

         “嗯。”

         “哈哈……那我只能说你们可真有钱,难道不知道周围的旅社只有这里十分之一不到的价格吗?”风无声长得极为大气,笑声爽朗,但是却带着嘲弄的意味。

         一旁的沈锥倒是没说什么,毕竟他觉得三个人中最厉害的是许哲,对于强者他只能智取。

         见许哲等人不理自己,风无声也不再多说。

         北风呼呼的吹,看着外边冻得通红的一群人,许哲身后的十几人只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起码还有个屋檐挡着。

         很快厚厚的鹅毛大雪飘落,外边的50人只得拿出准备好的雨伞,可即使这样,雪花瓣还是很容易飘在他们的衣服上。

         “来了!”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句。

         许哲看着巷子的尽头,确实有人来了,是几个穿着西服的男子,他们的前边还有一个长发男子。

         “哎呀,真是这么冷的天还要我来接,啧啧……”那长发男子的声音很尖,脸上抹着厚厚的脂粉,看不清本来面目,穿着一声刺绣的长袍,倒也不惧寒冷,有点像古代的太监。

         “利刃、风无声、沈锥,过来!”他翘起兰花指。

         许哲把准备好的东西递过去,期间男子还和玉人楼里的老者对视了下。

         “好了,你可以出去巷子了,外边有三辆车,你和你的侍卫上第三辆。“

         许哲点点头,带着侧戎等人离开。

         身后还传来风无声的尖叫。

         “什么?还一定要住着破店才能走?可是时间都过了啊,我们总不可能再住一次吧?!”

         “哎呀,吵死我了。”长发男子捂住自己耳朵,“那你们救付三倍的价钱,不然就回去吧。”

         沈锥思考了片刻,便走到老者面前付好了晶核,和长发男子点点头,便也离开了。

         风无声气的直喘气,看着长发男子就快走了,别无他法,还是交了三倍的晶核。

         待所有人走后,长发男子直接把老者面前的晶核拿走一般,二人都是笑意满满。

         停在街上的一共有四辆车,一辆轿车,三辆有点类似旅游大巴。

         许哲找到写了3号的车,走了上去。

         车内十分干净,地上铺了一层红色的地毯,而且开了暖气很暖和。

         座位有点类似以前动车的座位,是可以往后调节的,中间还摆着两张桌子,上边放着一些饼子和水果。

         找了个位置坐下,许哲就看到车窗外的人群都不见了,难道是被长发男子赶走了?

         其实许哲不知道的是,很多人多躲起来了,谁不知道中央区不能反抗,要枪要杀都得遵从。

         “哼!”侧戎坐到自己旁边。

         许哲看着还有好十几处空着的座位,又看着侧戎一副不想和自己说话的样子。

         难道还在为自己让他卖染发剂的事生气?

         “对了,侧戎我还不知道你多少岁了。”许哲突然开口。

         与此同时,车子也开动了,车内一股清香的味道传来,是副驾驶上一人端上了好多食物。

         “21。”侧戎懒洋洋的回答。

         许哲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而是一直看着窗外往后退的风景。

         石聪等人倒是一起围在桌子旁,大吃大喝起来。

         “你不去吃吗?中午我们还没吃饭呢。”

         “我才不吃,都是低级的东西。”侧戎侧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表示自己要睡了。

         许哲则是张了张嘴,想说你不吃我还要吃呢。

         看到可以调节的椅子,许哲也不再打扰侧戎,把椅子往后靠,然后准备跨国侧戎的膝盖。

         只是车子不知怎的突然往左边猛地一个转弯,许哲脚才迈出了一步,身体失去了平衡,眼看就要撞到在睡觉的侧戎。

         异能瞬间传到掌心,许哲右手撑住前边的椅子靠背,只是没想到侧戎突然翻了个身还睁开了眼睛。

         两人的距离很近,许哲猛地觉得眼前的男孩,很熟悉,尤其是那双眼睛。

         “喂!”侧戎用力的推开许哲,抱住自己的胸口,一副收了极大惊吓的样子。

         摇了摇头,许哲觉得肯定是自己多想了,这两人一点都不像,淡定的从侧戎身上跨过,许哲走往饭桌。

         身后的侧戎却看着窗外的行道树,露出洁白的牙齿。

         车子时不时晃来晃去,特别是开到一段崎岖的山路时,车内的帘子突然后垂落,还有黑色的不知名材料挡着,车内一片黑暗,晃动的感觉更加敏感。

         许哲自然知道这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前去的路线,倒也没什么表情变化,直直的看着前方,也没发现自己的口袋里被塞进了一个小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