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4、明子河 玉人楼
        一共三辆车,两辆装着许哲随行的侍卫,一辆除了司机,就是侧戎、许哲和石聪。

         “明子河还蛮远的。”侧戎看着手中的地图说道。

         “所以我们提前一天出发,说不定找那个玉人楼也需要一些时间。”

         “嗯,做好完全的准备是必须的,你那些物资都准备好了吗?别到时候忘了什么的东西。”侧戎一路像个婆婆一样问道许哲。

         石聪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言不发,只是看着窗外的风景。

         许哲知道他绝对是不愿意去的,重回带给自己噩梦的地方可不是什么高兴的事。

         “噢!我突然想起来,忘记让阿呆他们把我的貂皮大衣留着,这天越来越冷了,我这小身子骨怎么吃的消。”侧戎懊恼道。

         许哲的视线重新放回他的身上,这家伙的话怎么这么多。

         “王上,前边有个检查关卡,我们要不要准备一下?”司机突然问道。

         “不用。”许哲回答,危险的东西都在她空间里,能查出什么。

         “下车!”和巨人墙差不多,这也是面很高的墙壁,城墙底下站着十几号穿着制服的人。

         “你们是去哪?”

         “中央区。”许哲把自己的身份证明还有那封中央区的信件拿出。

         理所当然,检查人员态度不只好了一点。

         穿过关卡,车缓缓驶入一条街道,路面十分整洁,虽然没什么买卖的店铺,但是让人意外的居然设了路灯,要知道这个时代电力可是奢侈品。

         道路的中间还摆了花坛,有点示范街的味道。

         地图上显示,只要直走这条道路约500公里,再经过一到关卡,就到了明子河的下游。

         汽车发出嘟嘟的声音,一路疾驰,石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的很快。

         而许哲和侧戎都是靠在后座,闭目养神。

         也不知道是开车的道路过于平坦,还是昨晚睡的太晚,许哲竟然迷迷糊糊的在车上睡着了。

         醒的时候,车子停在大马路的一边,正在加油,而自己的脖子有点酸,面前还有一张放大的脸。

         “你还真是没良心,靠着我睡了这么久,一醒来不感谢我就算了,居然还打我。”侧戎揉着僵硬的肩膀龇牙咧嘴道。

         “抱歉。”

         哼!侧戎傲娇的翻个白眼。

         “石聪呢?”许哲望着副驾驶空空的位置,问道。

         “撒尿。”侧戎阴阳怪气的回答。

         咳咳,许哲突然觉得喉咙有些痒意,居然咳了出来。

         “你还真是关心他呢,不过你就不怕他到时候出卖你,干脆重新投靠魔人俱乐部。”

         “自然想过,也有准备。”

         “还不算太傻。”

         “老板,我好了,我们快走吧,刚刚差点被个穿制服的发现了,好久都没碰到管随地大小便的了。”石聪感叹道。

         许哲捂住鼻子,车外的冷风灌进,空气新鲜了些。

         “我们要等到晚上9点左右才到,也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地方住。”侧戎说道。

         “没有就住帐篷呗,以前我和老板在野外都是那样过的。”石聪也不知道是不是想通了,话多了起来。

         “你们一起……住帐篷?”侧戎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对啊,还有那个小丫头蓝灯。”

         侧戎不知怎么脸突然青青紫紫的,不冷不热的说:“你们的关系还真好。”

         “帐篷是分开的。”许哲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解释。

         哒哒哒哒哒哒……车顶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后越来越大。

         “这什么?!”石聪看着车子的上空,一群乌鸦盘旋着,嘎嘎的叫喊。

         “什么时候乌鸦也会喷火了!”

         “哎呀妈呀!”侧戎抱着头,窗外的喷火乌鸦就像发了疯一样,全部王车上撞着。

         空气罩虽然挡住了车外的乌鸦,不过透明的保护罩还是能看见喷火乌鸦那凶残丑陋的嘴脸。

         许哲的手突然被蹲在车内的少年抱住,缩的像个球一样,手被紧紧的抓住,上边传来湿热的汗渍。

         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许哲是这样想的,但是看到侧戎那双像是受了极大惊吓的样子,好像又不是的假的。

         三辆车里,就算许哲不出手,这乌鸦也不是什么危险物,还有三个S级的心腹在。

         凶残的乌鸦很快就在各种异能的光彩中,逃之夭夭。

         “喂,没了!”许哲喊道。

         “哦哦……真是抱歉,我就是怕这些动物,人我都不怕的……”侧戎脸色的发白的解释。

         许哲看着他那副惨样,也没多问,可能什么难言之隐吧。

         明子河,其实是一个小型城市的名字,一条长长的河流像一条长长的丝带,穿在城中。

         城市的风格和十二区完全不一样,快接近末世前的繁华小城了,路面上的车辆来来往往,偶有一些不知名的特制交通工具出现,而这里的人们也是见怪不怪。

         现如今,天气骤冷,动不动就大雪纷飞,明子河的街道上大多是两三层高的石屋,整整齐齐的排列,一楼的大门打开,做着些小生意。

         随手买了件厚棉袄,可比十二区的做工好的多。

         这里的人们也不知道许哲的来头,若是知道是从偏远的十二区来的,定不会很热情。

         就像以前的过渡地带,明子河现在在无主之地就是这么个位置,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过那些小家族倒是很喜欢来这里,大概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意思吧。

         “这饼子真好吃,很久没吃到磨得这么精致的面饼子了。”石聪大口大口的吃着。

         确实街道上食物香味扑鼻,都快有末世前的水准了。

         “吃完这些就得走了,我们么多人在街上走还是挺打眼的,而且现在都没找到玉人楼的位置。”许哲说道。

         “嗯嗯……”石聪嘴里塞着食物说道。

         “土包子。”侧戎则是优雅的吃着,对石聪的样子嗤之以鼻。

         “王上,我们打听到了,玉人楼就在前边不远!”是杨1青,他兴奋的往许哲这边走来。

         和他一起的余红也说道,“我和大杨看那边的鸡腿好吃,买的时候发现路边有个牌子,上边就写着玉人楼,前方500米。”

         许哲擦掉手里的食物碎屑,看着围在桌子周围的十来个人,决定立刻把人带过去,这样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许哲甚至听到店铺老板的讨论,还以为许哲是哪个大家族的小主子。

         走到余青说的那块牌子,才发现它指着是一条很窄的小巷子,也许是太窄了,一次只能并排走两个人,显得十分幽长。

         青石板铺的地面走起来声音清脆,许哲走了十几步就回头看着之前的大马路,依旧是川流不息,但却离自己十分遥远。

         “这里还真是安静,就像被隔绝了一样!”石聪的感叹道。

         玉人楼的门口也是古色古香,有点像古代的酒楼,一共三层高,弯起的房梁上还挂着十几盏大红灯笼。

         复杂的雕花施主,走廊的扶手则是木质的,散发着淡淡的木头香味,台阶下的一角还摆着一个大缸,用来接高出融化的雪水,不过显然现在太冷了,缸子里都结冰了。

         “叮……”十几人走上台阶,悬挂在门上的风铃响起。

         接待的柜台上只有一个打瞌睡的老者。

         众人相互交流,这不会是走错了吧。

         “啊……来客人了啊,请问你们是吃饭呢还是住店啊?”老者一脸懒散的问道。

         “住店。”许哲回答。

         “住店一人5颗A级,你们这么多人就算我吃亏,一天一共50颗A级。”

         “你是不是黑店啊!这么贵!你干脆去抢好了!”杨青骂道。

         “不住就滚。”老者十分不在意的样子。

         “我们是下区的代表,今年被中央区邀去参观,这是信件。”许哲从怀里拿出盖着章子的信封。

         “切!什么玩意,还以为至少是个贵族,没想到是些穷鬼,怪不得连50A级都付不起,算了,就算我倒霉,一共10颗A级,没得少。”老者说道。

         还是很贵,这个价钱比那个容和旅社还贵上一倍,难道仅仅是因为作为中央区的接待点?

         看着还在思索的许哲,那老头似乎也有点生气,“我跟你们实话实说了,不住可就没机会去中央区了,那封信件也没啥用了!”

         住店比这信还有用?

         许哲自然是不信的,不过也没多说,给了老者10颗晶核,因为她相信走的能加倍讨回来。

         “呐,一共五把钥匙,门牌号在钥匙上写着,你们自己去找。”老头拿了晶核,又变得懒洋洋的。

         “双人间?”

         “那是当然,我这里每到这个时候人特别多,当然要节约了。”

         许哲看着空荡荡的大厅,还有安静的周围,这可一点都不像人多呢。

         拿出其中一把钥匙,剩下的递给石聪,并且说道,“早点休息。”

         说完许哲就从木质楼梯去了二楼。

         “额……这老板一个女人自然一个人一间,看来咱们晚上得有两人谁一张床了。”石聪看着十个侍卫的脸。

         挑了个最年轻的余红,拉着他就往房间跑,并把手里的钥匙交给没来的及反应的杨青。

         众人回神过来,都是目露精光的看着杨青的手。

         这么小的旅馆,床肯定也小,谁像和一大男人挤一起。

         一时间都跑去扒着杨青的手。

         “啧啧……真是一群土包子。”侧戎风轻云淡的说道。

         众人只见侧戎走到老者的面前,说了句话,连钱都没付,就把房门钥匙拿了,还边甩边唱歌走上了楼梯。

         靠!

         “老头,你怎么不收他钱啊?”杨青好奇的问道。

         “大家族自然不收钱。”老者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是吧……

         深夜,许哲洗完澡,肚子突然咕咕喊了两声。

         想到之前吃的东西,大概是太久没吃到这种级别的食物吧,居然大晚上的饿了。

         穿好衣服,裹上厚厚的军大衣,再戴上水蒂织好的围巾,许哲决定晚上出去觅食。

         吱呀,房门刚关,就发现对面的房间也走出一人。

         是侧戎。

         “你不会是也饿了吧?”许哲问道。

         “嗯啊。”侧戎高兴的回答。

         就这样两个吃货,半夜跑道繁华的街道,找了几间还在开张的铺子。

         “老板,一碗蓝州拉面!”

         “我也是,加辣!”

         香味扑鼻的面条,热气腾腾,大晚上冰冷的天看起来十分有食欲。

         只是许哲刚吃一半,就感觉到不对劲,有异能的流动。

         看着对面还在低头大吃的侧戎,许哲立刻拉住他,在他一脸惊讶的表情下,把他拉出了面馆。

         “喂!我的面还没吃……”

         “啊!”侧戎没说完就大叫起来,因为他看见一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上半身明明是鳄鱼的模样,下半身却有着人形,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长着鳄鱼皮一样的疙瘩粒,速度奇快的穿梭在街道上。

         许哲皱着眉头,这种类似的生物她见过,是在距离实验室不远的黑魔林,怎么这里也会有这种东西。

         而且这只怪物速度极快,周围的稀疏的几人也只是觉得一股难为的味道从身旁飘过。

         “我们快回去吧。”侧戎拉着许哲的袖子,说道。

         “我要去看看那家伙,你先回去。”许哲拉开他的手,正准备跑走。

         “哎呀,我还是和你一起。”侧戎带着不安的说道。

         “你确定你能行?”

         “你可别小瞧我,就算我异能不高,但是我有钱,什么防御装置一大堆。”

         许哲听完,立刻拉着石聪跳上屋顶,那样会更快而且能躲避人群。

         追到一处空旷的地带,周围几乎没有人烟,许哲才猛地甩出弯月,把前方逃走的怪物击倒。

         比想象中的好处理很多,这家伙只是速度很快而已。

         “呜啊啊啊……”细细碎碎的声音从这个半人半兽的嘴里喊出。

         许哲靠近,拿起手中的弯刀正准备抛尸,突然发现这东西居然流泪了……

         鳄鱼的眼泪?

         “呜啊啊啊……”又是那种声音,不过这次大了一些,许哲似乎能听出来它的害怕。

         收起弯月,许哲突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眼前这个怪物似乎有人类的感情。

         “你不想我杀你?是的话就点头。”许哲问道。

         地上的半人半兽很快使劲的点头。

         “不是吧,这家伙真的能听懂人话?”侧戎有些惊讶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