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1、宴会下
        “多么完美的菜色啊,对不对?“寒极鸟凑近那个被割掉耳朵的王边上,猛地呼吸,似乎真的是多么美味的东西。

         众人居然鼓起了掌声,就连那个掉了耳朵的家伙,也只是开始大叫,随后像是极为放松一样,毕竟今晚他所遭受的已经结束了。

         “怎么都不开吃呢?是菜色不和胃口吗?”寒极鸟走上前来,看着桌上都没开动的菜,说话的语气冷冷的。

         “我们就吃,您特地为我们准备的怎么能不吃呢。”第三区的女性王上说完,就直接有自己的筷子夹住面前的一块菜梗,虽然没有味道不是很好,不过比那些生器官好多了。

         寒极鸟的嘴角浮出笑意,啪啪的掌声响起,似乎十分看好这位王上。

         “我们也吃,也吃……”一时间所有的王都附和着,拿起自己备用的筷子,手微微颤抖。

         第二、第三区的王傲慢的吃着菜梗,底第五、第八区的王则是拨开自己的蛋,蛋壳里包裹着素色的汤汁,显然他们也带着骄傲。

         除了以上四位,所有的王都无奈的嚼着还未煮熟,不知名生物的器官。

         葛涛和另外一个王当场就差点呕吐,却又不得不憋着让自己吃下去,脸上涨的一片紫红。

         “这位诱人的小姐,你怎么不吃?”寒极鸟俯视着众人,看着还没开动的许哲,轻声问道。

         桌上的人都带着笑意,绝对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我能只吃自己盘子的东西吗?”许哲抬起头,苍白的脸毫无惧色的问道。

         寒极鸟嘴角的笑意更大,他几乎是飘到许哲的旁边,右手揽过她的肩膀,嘴唇靠近脸颊说道。

         “自然,对于新来的王我们总是会特殊对待。”

         忽略后背发麻的感觉,许哲不动声色的移开自己,身后的杨青和余红也立刻把寒极鸟隔开。

         修长的手指,轻轻打开盖子,许哲的盘子里只有一块奶油蛋糕。

         虽然很小一块,但是颜色鲜艳,浓郁的奶油香气十分好闻。

         众人瞪大的眼,几乎不敢相信在宴会上会出现正常的吃食,不过想到寒极鸟说的话,他们一致的认为蛋糕里内有乾坤,一定是比自己的生肉还恐怖的东西。

         拿出侧戎为自己准备的刀叉,许哲优雅的把一小块蛋糕放进自己的嘴里,嚼了几口在众人热切的眼光下毫无表情的吞下。

         居然什么事都没有?!

         怎么会!

         “看你多像个贵族啊,我仿佛都能闻到你血管里高贵为味道。”寒极鸟的夸张说法,让许哲皱眉。

         他甚至原地转了几个圈,暧昧的楷掉许哲嘴边的奶油,坐到大殿里最高的位置上,那是一处豪华的椅子,有点古代皇帝龙位的感觉。

         “好了,终于到了我们今晚最让人兴奋的时刻了,没错就是你们期待已久的选拔,和去年一样,我回挑选三个最优秀的王上,在明年初春亲自带到中央区,给予你们无比高贵的地位,无数的物资,还有你们像不到的一切!”

         寒极鸟高声说道,而底下的人也都兴奋的鼓起掌,每一个人都希望被选上的是自己。

         “好了,规则和去年一样,不过我们几年有一位新来的,所以稍有变动。”寒极鸟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瞥着许哲,不过许哲早就在之前被某人用更热切的眼神盯过,所以现在并不觉得有多惊慌。

         规则和许哲在饭桌上听到的差不多,二、三、无、八区当中将直接产生两位,另一位将在剩下的王里产生。

         去年一共有十五位王,而今年没有了第九区、十三区、十五区,只有十二位王上,概率大增,所以每个人都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我们就先请素菜的四位两两决斗。”寒极鸟的话一完,众人都是互相看着,这先后次序和去年不一样。

         许哲又感觉到周围的敌意了,很显然他们认为这一切都是许哲造成的。

         桌上一桌黑暗料理终于被撤下,十几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走进屋内,把巨大的圆桌抬走,端出十几把豪华的椅子。

         椅子的中间则用异能搭起决斗台,两边还搬来了两堆格式各样的武器。

         “下面请四位决定先后次序。”一个兔子装女郎,举着开战牌,用充满魅惑的声音说道。

         第三区的王直接走至台上,她叫做风无声,而对手显然是和她菜色一样的第二区王上,那是一名男子,精瘦的身躯顶着一张满是刀痕的脸,名字叫做刀狼。

         二人摆过决斗礼后,便开始挑选自己的武器。

         而寒极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许哲的身后,他弯下腰来,在许哲的耳边说道,“你觉得谁会赢?”

         微热的气息打在耳朵上,许哲猛地回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寻找本在自己身后的杨青余红。

         看到二人只是被带到侍卫那边,松了口气。

         “怎么不回答我?嗯?”尾音上扬,又是那种发麻的感觉,这个人是精神异能,而且和容策一样,都很会魅惑女性。

         皱起眉头,许哲暗骂,自己怎么又想到那家伙了。

         “第三区。”清冷的声音回答道,许哲的空气罩挡住寒极鸟想要伸到前边的手。

         “还真是……”有趣,寒极鸟看着自己双手被挡住,凝实的异能像是一堵坚不可摧的墙壁,手臂上还被气流挂出几道红痕。

         嘴角轻笑,脚底像带起风一样,闪到决斗台的一角。

         身后人的离开,许哲并没有放松警惕,解开空气罩,而是隐秘的和杨青余红打个手势,意示待会见机行事。

         台上的两人也开始胶着在一起,风无声拿着一把长剑,而刀狼是一把流星锤,乒呤乓啷的声音不断,二人的武器也擦出火花,两种颜色的异能都被灌到武器上,像是星球大战里的激光武器。

         虽然一开始风无声处处躲藏,而且也没有猛的进攻,但是许哲能感觉到她的招式游刃有余,反倒是刀狼以为自己占了上风,疯狂的输出异能。

         由于寒极鸟的存在,许哲并不敢直接用量眼观战,虽然那样胜负间接分明,不过被发现自己不只是空气异能可就不好了。

         所以此刻许哲只能凭着二人的气息,招式还有走步来判断,和预想的也差别多大。

         噗呲!原本一直防守的风无声突然猛刺,长剑裹着异能插进刀狼的胸口。

         又是两声,刀狼眼里带着遗憾,立刻喊道自己认输,才被侍女抬走。

         决斗死亡是允许的,但是一方认输也不能让他死去,这是寒极鸟定的规矩。

         风无声大步的跳下台子,像一只骄傲的孔雀止不住嘴角的笑意,大步走到寒极鸟的身边。

         “执事(这是众人对举办宴会负责人的称呼),去年是我姐姐风无痕去了中央区,我想很快我就能和她叙叙旧了。”风无声尊敬的说道。

         “也许。”寒极鸟说了句。

         风无声则是呆在那里,怎么和姐姐那时不一样,拿到不是决斗胜利后,就可以得到前去中央区的通行证吗?

         看着寒极鸟走开的背影,风无声瞥到坐在最远处的许哲,若有所思道。

         不仅是风无声疑惑,所有人王都一样,不过他们可不郁闷,而是高兴,要是风无声没去,自己就又多了个机会。

         “各位,我突然觉得这样很无聊,不如我们换个玩法。”寒极鸟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来投票,选出自己的对手,自然每个人可以选多个对手,被选到的必须无条件接受决斗挑战,赢一次得一分,输了三次的人失去增加积分的资格,一连参加五场的决斗可以休息三场,最后得分最高的前三名获胜。”

         这话一处,只有风无声像是吃了大便一样难看,刚刚自己的决斗不就白打了,立刻拿出晶核准备补充能量。

         噗!风无声整个人像是麻袋一样,被打的老远。

         “我还没说完规则,你怎么就触犯了?”寒极鸟鄙视的看着地上的风无声,“附加一条规则,全部的决斗不允许补充能量,一旦发现……”

         后边的话没说,但大家都是打个冷颤。

         “好了,开始吧。”

         寒极鸟的话一完,就有好几个人喊道,要挑战刚刚受伤的风无声和刀狼。

         “确定是他们?来人,医疗队的!”寒极鸟喊道,立刻有一队身穿白色制服的医护跑进来,喂下二人伤药,几息之后竟然达到了痊愈的效果。

         糟糕……好几个人看到这情况,脸色大变,风无声和刀狼的菜色就已经决定他们是所有王中的佼佼者,这不是找打的嘛。

         “葛涛对风无声。”兔女郎的声音甜美,被喊到的葛涛是一身冷汗,在此之前他的确是最先喊风无声名字的,没想到被兔女郎记得一清二楚。

         剩下几个喊了风无声名字的,倒是好受了些,毕竟一会葛涛打了一会,风无声也不会那么难对付。

         啊!!葛涛挑好自己熟悉的双截棍,大叫着奔去,对面的风无声却选择了速战速决的方式,一个大招就把葛涛的生路封死,几口鲜血猛的吐出。

         “我认输!认输!”葛涛大喊,颤巍巍的走下去。

         突然大殿的墙壁上出现一个显示屏,葛涛的名字后依然为0,而风无声为1。

         没去中央区不要紧,保好小命才是王道,葛涛看着屏幕上的数字,也不觉得难受,其实当个小地方的头目他也觉得不错。

         “等等!我刚忘说了,输的人必须留下一样东西,不然之前盘子里的菜不就不好吃了吗?”寒极鸟的话突然响起。

         葛涛的身子猛的被人拉上决斗台,风无声一脸狠厉的说道,“我记得你的盘子里是一只少了耳朵的猪头!”

         吧嗒!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葛涛捂住自己左耳,脸色惨白的舒了口气,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终于完事了,还好异能者细胞长得快,一只耳朵而已,回去修养一两个月就长出来了。

         “王散散对风无声。”兔女郎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

         风无声依旧像一把笔直的剑一样站着,气势就让对手有了阴影,很显然她又赢了,不过这次花的时间比较长,许哲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有些紊乱了。

         “刀狼对王散散。”

         风无声舒了口气,还好不是自己,她抓紧时间来调整自己。

         被两次点名的王散散一脸难受,输给风无声的时候他就和葛涛一样没了耳朵,现在去不是有得少一只。

         都怪自己一连喊了两个人名字,这不是找罪受嘛。

         半个小时后,台上接连比试好几场,全部都是挑选风无声和刀狼作为对手,而屏幕上积分也发生了变化。

         第三区风无声:4(输了一场)不可挑战

         第二区刀狼:3(输了两场)不可挑战

         其他人都是积分为0,还有像王散散一样输了两场,再一次就没有机会了。

         风无声和刀狼一连几场十分累了,后背湿粘的汗水是异能虚脱的表现,好在他们一连打了五场,可以休息三次了。

         “暂时报名的就这些了,还希望大家踊跃参与哦!”兔女郎甜美的声音响起。

         到现在一次都没参加的就只有三人,之前菜色同样是素菜的第五、第八区王上,和许哲。

         “我挑战葛涛。”第五区的王喊道。

         葛涛猛的一怔,很显然这些人把自己当作积分的垫脚石了,他猛的抬头看着寒极鸟,难怪会有这样的规则,今天看到自己是要掉三样东西了。

         深深的呼吸,默默的想着,不就是三次嘛……也只是比去年多了两次,没事的,很快就会长出来。

         安慰自己片刻,葛涛使出自己全力杀去。

         第五区的王上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看着葛涛的动作却也不慌张,瞬间消失在葛涛的面前,从他的后边插进一刀。

         许哲盯着葛涛,看到对方的瞬身时,略微惊讶,没想到也是个空间异能者,而且领悟能力很强,瞬身明明是S级才能用的招式,这家伙只有A级却做到了。

         只有一招就秒杀了葛涛,底下一片哗然,怕是没有谁敢立刻挑战这家伙了。

         许哲却勾起嘴角,只是威慑而已,一个A级用了瞬身,现在能剩多少异能。

         葛涛的尸体很快被抬走,十一区明早就会迎来混乱和新的王上。

         血迹被擦的很干净,葛涛的椅子也被搬走,显示屏上他的名字也消失了,像是从来都没有那个人一样。

         一个死去的王,让寒极鸟有了看下去的欲望,却让众人更加紧张起来,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稍不注意就会死在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