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2、名单落定
        “真是的,怎么一点激情都没有,大家居然都不踊跃参与。”寒极鸟的声音在安静的大殿响起。

         确实由于葛涛的死都让所有人胆怯了,每个人都明白自己的能力,升官发财的机会以后还会有,但是命可就只有一条了。

         一时间也没有人回答寒极鸟的话,都默默的低着头,尤其是受了伤的王,巴不得自己能被人忽略在这个大殿。

         “哼!既然那样的话,我再加一条规则,直到得出获胜者,所有人决斗间隔不得超过十分钟,毕竟办法多的是……”寒极鸟给兔女郎使个眼色。

         “那么就只有我为大家抽签了哦。”甜腻腻的声音在兔女郎嘴里吐出。

         她忽然从自己的后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箱子,小球滚动的声音让所有人的心都悬起来了。

         “咦,有个没上过台的新人呢。”兔女郎举起手中的小球,喊道,“王散散对利刃。”

         王散散脚步颤抖的上前,他两只耳朵都已经没了,鲜血染红了他两边的肩膀,医疗部只是简单的包扎一下。

         双方行了个礼,便走到身后的武器堆放处,王散散选得和之前一样,都是长剑,而许哲却选了一把中型的匕首。

         一般来说,没有人会在决斗中用小型的武器,因为那样会导致异能的覆盖面低,杀伤力大大降低。

         不过许哲瞥到身后的寒极鸟,还是决定留好一定程度的实力。

         钪钪!长剑从身侧刺过,灵活的躲开后,看着脚步轻浮的王散散,许哲还是决定快速解决。

         空气刃直接斩断王散散的武器,在他惊讶的时候瞬身到其身后,匕首刺破他的保护罩直达肌肉组织。

         捂着流血的肚子,王散散反倒是轻松起来,许哲没有给他思路,只是刺到了脾脏。

         “利刃胜!”毫不意外的结局,大伙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请割下他的耳朵。”兔女郎的声音响起,许哲看着地上的王散散,都没了耳朵怎么割?

         “请快点动手!”兔女郎像是机器一样,重复。

         捡起仍在地上的匕首,许哲看着王散散蜷缩的样子,扯开他一只耳上的纱布,果然异能者的恢复能力很快,血肉模糊的地方长出了一只肉芽。

         手起刀落,耳边是王散散的尖叫,许哲面无表情的坐会自己凳子。

         显示屏上,许哲名字后也多了一分,而王散散的名字消失了。

         寒极鸟不知什么时候,燃起了一根烟,面容被烟雾遮住,朦胧模糊。

         “我挑战利刃!”是第五区那个年轻的王,此时他憋红了脸,有点想打自己,怎么脑子一热就报名了。

         寒极鸟扔掉烟蒂,玩味的看着二人,手中一根异能丝线连着其中一人的脑部。

         凳子还没坐热,许哲再次站起,这次的对手比上个厉害很多,而且同样是空气异能。

         “你不选武器吗?”沈锥挑好武器,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许哲问道。

         “不用了。”

         “哼!还真是自信呢。”

         沈锥的话落,身上凝起厚厚的空气罩,几把刀空气刃向着许哲冲过来。

         耳边的头发飘起,许哲只是伸出五指,银色的纹路漫至左脸和右手臂,空气中的气流仿佛突然安静下来,所有的空气刃自动消散。

         “你……”沈锥还没来的及惊讶,就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喀喀喀……空气罩像个透明的鸡蛋壳四处裂纹,露出蜘蛛网状,嘭的一声沈锥的空气罩破碎了。

         将那人的脖子举起,许哲只是站在原地,沈锥就像被什么无形的力量控制住,双手使劲的拉着自己的脖子,脸上成了酱紫色。

         “我……认输……”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沈锥的身体猛的掉落,坐在地上使劲的咳嗽。

         远程操作,空间异能的特殊能力,是属于许哲自己独一无二的招式。

         “利刃胜!”

         这次许哲直接走下决斗台,兔女郎也没有组拦,沈锥的餐盘里是素菜,所以他不必受到惩罚。

         连赢两场,大概是许哲决斗的速度之快,还有异能损耗看起来很小,一时间也没人报她的名字。

         决斗台上的比赛还在继续,扭动着僵硬的脖子,许哲干脆闭上眼睛,看起来就像是闭目养神的样子。

         如此气定神闲的模样,只让众人更不敢去打扰她,相互间继续叫嚣。

         而许哲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休息,而是打开了量眼,眼皮遮挡住自己特殊的瞳色,也不用担心暴露。

         果然寒极鸟不简单!许哲的量眼下,这个人居然和自己一样是个SS,异能的厚度也和自己相差无几,更重要的是他的异能轨迹很规律,完全是自己练出来的,基础极为牢固。

         这人怕是从末世来临就开始训练了,现在也快十年了,晋级的速度奇快,而自己是利用尸毒在一年内刺激出来的级别,如果现在较量,吃亏的可能是自己。

         想到这点,许哲只觉的自己之前的目光过于短浅了,中央区绝对是卧虎藏龙的地方。

         睁开双眼,显示屏上的积分有了很大的变化。

         第三区风无声:6(输了一场)

         第五区沈锥:4(输了一场)

         第二区刀狼:3(输了两场)

         第八区郑州:3(输了两场)

         十二区利刃:2(暂未输)

         第六区高高乐:2(输了两场)

         只有五个人名字在上边了,其他人要么输了太多没有机会,要么就是死掉了,现在已经死掉了两个王上,一个是葛涛,还有一个是第十区的王。

         几个治疗师在帮人们简单的包扎,一些没了资格但还活着的王此刻都是轻松的表情,起码他们远离了鬼门关。

         “我挑战第二区刀狼!”风无声的声音和许哲同时响起,二人也是彼此看着,对于都是女性的王,其实更容易引人注意。

         “真是的,两位女士怎么碰到一起了,不如就你们先来打一场吧。”寒极鸟说道。

         点了点头,许哲表示自己没问题,风无声自然也是咬了下唇角,重重的点头。

         和之前一样,许哲依旧没有跳武器。

         风无声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人,这个人就像是游离决斗之外一样,没有一丝的虚脱表现,似乎本来就该她赢一样。

         不行!我怎么能涨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风无痕还在中央区等着我呢!

         拿起手中的长剑,风无声裹着熊熊火焰冲来,而她的背后居然出现了一只火焰狮子的幻影,张大着嘴在霸气的怒吼。

         一上来就大招,许哲表示有些无奈,突然转身消失在决斗场上。

         火焰把中间凿出一个巨大的深坑,而许哲却不见了。

         人呢?!

         所有人都惊讶了,以他么的眼里居然看不见许哲。

         虽然很想直接甩出溶针,快速解决,但现在只能用空气异能,许哲只好在风无声的背后出现,无数的空气刃密密麻麻的卷起。

         风无声整个人就像是脱线的木偶,高高浮起,她费力的打开保护罩,而此刻银色的纹路却出现在她拿剑的手上。

         无数细小的伤口浮起,细小的口子被气流窜进,在空中喷出血雾。

         嘭!坠落在地上,风无声吐出大口的鲜血,重伤昏了过去。

         “医疗对!把风小姐带下去,接下来她的分数固定,不用比了。”寒极鸟说道。

         许哲耳朵微动,她注意到寒极鸟的称呼是风小姐,而不是第五区的王,不知道是出于对风无声的欣赏,还是因为风无痕。

         接下来许哲直接喊出所有人名字,在众人畏惧的眼光下,像个战斗机器一样,不停的胜利。

         一开始菜色就决定了众人的能力级别,所以前三名也很明显。

         砍昏最后一个对手刀狼之后,许哲的目光看向电子屏幕。

         十二区利刃:7(暂未输)

         第三区风无声:6(输了二场)

         第五区沈锥:4(输了二场)

         这时风无声也从偏殿走出,看向显示屏先是松了口气,随后则是盯着利刃二字看了好久。

         我挑战风无声。”沈锥有气无力的喊道,他可不想再被许哲捏住脖子了。

         让人惊讶的是,沈锥居然赢了风无声。

         按理说风无声输了三场是没有机会的,不过寒极鸟这时又出来说话了。

         “我差点忘了,你们三个已经是最后的三人了。”狡黠的表情在他脸上出现,“我宣布,获胜的是利刃、风无声、沈锥。”

         兔女郎也甜甜的恭喜,从自己的身后拿出三个徽章,向前为三人佩戴。

         首先她就是为风无声佩戴,极为规矩的样子,戴完之后很快就离开了,随后是沈锥。

         许哲注意到沈锥的表情一脸奇怪,佝偻着背似乎在隐忍什么,直到兔女郎在他唇上留下香吻,他的表情才正常。

         最后,兔女郎来到许哲的面前,两团热乎乎的东西贴着自己小馒头,许哲皱起眉头,往身后退了一步,而兔女郎居然上前喊住了许哲的手指。

         我擦!直接把她手里的徽章抢过,许哲给兔女郎甩了一个刀刃。

         立刻从空间拿出清水,迅速冲洗。

         脸上渗出血丝的兔女郎看到许哲的动作也只是难受了一会,很快脸上便扬起笑意,还想往许哲的方向凑来。

         “好了,小兔,你可不能不乖哦。”寒极鸟成功的让兔女郎止住脚步。

         “人家就是有点忍不住嘛……”兔女郎的嘴里居然冒出男性的声音,但她似乎也感觉到了,捂住自己的嘴,又发出那种甜腻腻的声音。

         许哲浑身发麻,暗暗决定回去要用城堡的消毒水。

         “再见了各位,明年初春见。”寒极鸟搂着兔女郎,走至大殿的台阶处,消失在二楼。

         许哲等人被马车送回。

         房间里。

         “执事,你干嘛不要我亲近那个人啊。”兔女郎此刻换下了之前的衣服,身上穿着艳丽的男装,发出的声音也和男人一样低沉,但动作却像个女人。

         吐出嘴里的烟雾,寒极鸟笑着说道,“自然是怕你吓坏了我们的小猎物。”

         “呵呵……你也看上了是吗?我还以为你看上风无声呢。”小兔猛的钻进寒极鸟的怀里,二人亲密的抱在一起。

         “风无声?不,我只是想看她见到凤无痕的表情。”

         “啊……你真是坏!”

         ……

         “你没事吧?”一回来许哲就被水蒂问东问西。

         无奈的再三保证才得以脱身,拿出徽章的瞬间,侍卫们也都是崇拜加敬畏。

         遣散了各方来道贺的王上,许哲终于有时间回到自己的房间。

         看着快到的房门,许哲决定还是先去找样东西。

         当拿着消毒水出现在门口时,却发现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等着自己。

         “你拿这个做什么?”侧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消毒而已。”许哲不想过多的解释,越过他到打开自己的房门。

         终于洗的干干净净,换上干净的睡衣,昏暗的房间,许哲任由疲惫的自己睡了过去。

         窗外的月亮悄悄藏了起来,周围的云朵被照出银边。

         许哲的床前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他在许哲的额间轻点,眉心红色的半块鳞片显现出来。

         “这是你没断干净的,就别怪我了。”悄悄的把那片鳞片补满,侧戎靠近许哲的耳边。

         强大的精神异能居然罩住了整个城堡,他翻开许哲脑部的记忆,当“看”到兔女郎和寒极鸟的几个动作时,眼里露出杀意。

         “难怪要用消毒水……”

         侧戎看着许哲细长的脖子,和血管里欢快流动的血液,使劲的压住自己的饥饿,像个孩子一样把头埋进许哲的怀里,像是呢喃一样说道,“你知道吗?我快救活她了,现在却害怕了,因为我怕我救回的是和丧尸一样的东西。”

         “我对她的执念也不过如此,是为什么呢?是因为她早早的抛弃了我?还是因为我忘记了她?再或者,是我找到了新的感情。”

         侧戎捧住许哲的手,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一样,在掌心轻轻的落下羽毛一般的吻。

         “许哲,我后悔了。”

         压住许哲的异能是件很困难的事,侧戎能做的也只有几分钟,很快他就不舍的离开,房间里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