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游戏就结束了
        风无声趁着几个侍卫睡着的时候,悄悄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怀念的抚摸着,似乎这个动作极为熟悉。

         “姐……很快我们就团聚了。”

         而在此时一个硕大的房间里,巨大的悬浮显示屏在空中闪烁,正在监视的人看到风无声手中的东西都是一怔,但随后反应到这似乎是执事们默许的,也不再多说。

         镜头一转,寒极鸟喝着刚泡好的咖啡,看到角落那个裹在睡袋里睡着的女人,眼里露出笑意。

         清晨,无边无际的森林上空,飘下了灰色的小雪,堆在树梢上,有一朵飘到许哲的脸上,融化发出寒意。

         “喂!醒醒!”推搡着还在熟睡的侧戎,许哲已经穿戴整齐。

         从树上跳下,洗漱片刻,剩下的人也都醒了。

         “王上,你说我们今天怎么办?”余青看着渐亮的天问道。

         摇了摇头,许哲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要我说走一步算一步,就算碰到那些人我们也可以赢得。”郑密嚼着刚煮熟的面条,嘴里含糊的说道。

         窸窸窣窣。

         四人被突来的声音怔住,细细聆听,都露出严肃的表情,快速的把地上的食物收拾干净,许哲带着三人瞬身到几里之外。

         “要我说,其实我们根本就不应担心,王上这招简直就是捉迷藏的……”郑密还没说完就被许哲打断了。

         示意几人立刻上树,有东西在这里!

         刚到树上,许哲等人就发现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出现在地面。

         等他走进,才发现居然是个丧尸!

         四人立刻打开保护罩,确保自己的气味不会流出。

         只见那丧尸在周围慢慢的转了一圈,还细细的在树根部闻了一会才走远。

         “不是吧,现在的丧尸都这么聪明?”郑密小声的说道。

         “我看我们今天就呆着树上休息,有人来了我就带着你们瞬身,反正不会被捉到,先让风无声和沈锥家较量一会。”许哲说道。

         “我赞成!”

         “我也赞成!”

         “我举双手赞成。”

         见都同意了,许哲便拿出晶核递给几人,“先补充,以防万一。”

         而另一边,沈锥真的和风无声遇上了。

         “这谁啊,这不是跟在我身后的小跟班吗?我还以为你走丢了,没想到现在自己滚回来了。”风无声嘲笑道。

         沈锥倒是面无表情,只是手中的异能早早的聚集,他身后的几个侍卫却有些着急。

         毕竟能活的人最后只有6个,而现在只有先干掉对方的侍卫,削弱其实力,才有机会轮到自己几个侍卫活着。

         若不是王上掌握着侍卫的解药,有着控制他们的方法,可能早就本末倒置了。

         “给我围起来!既然找不到利刃,就先把这跟屁虫解决了!”

         风无声的声音很大,身后的侍卫像是受到了鼓舞一般,立刻兴奋的拿起手里的武器。

         沈锥数着人数,确实对方的侍卫一共有十个,而且每个都是A级,自己这边的确处于弱势。

         想清楚情况之后,沈锥突然对着天空放出烟花,五彩的颜色和巨大的响声,很快就惊动了藏在不远处的几个猎人。

         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传来,风无声带着十个侍卫紧跟着逃走的沈锥。

         而她的身后,猎人们越来越多,似乎是同时发现了两个王上,这让他们追得更起劲。

         “沈大一会你带着几个弟兄往我们准备好的地方跑,我来吸引风无声的注意力。”

         沈锥吩咐完毕之后,看着就快追来的风无声,反而嘴角扬起笑意。

         真是个蠢蛋!不及利刃厉害,也不及我聪明,这样的人怎么能胜利?

         沈锥就在风无声的攻击快打到自己的时候,假装惊慌的喊了声,然后看似极为费力的使出了一个短距离的瞬身。

         嘭!浓重的烟雾伴随着巨响。

         看到自己突然下陷,和越来越黑暗的天空,风无声才意识到,自己被沈锥摆了一道。

         “这是个巨坑!立刻抓紧岩壁!”

         风无声喊道,最后一刻坑里的光线被土层完全盖住,而底下传来了好几个人的惨叫,浓郁的腥味在黑暗里更加浓重。

         “王上,我们现在怎么办?猎人似乎就在我们后边。”风无声周围的几个侍卫,当时听见喊叫,倒是立刻反应过来,紧紧的抓住岩壁上的植物,从而没有被底下的陷阱刺穿。

         只是现在他们似乎成了瓮中之鳖。

         风无声气的牙只咬,头顶上的土层被翻开,果然是那些猎人,如果被抓住自己就没了资格,不仅如此还见不到风无痕了。

         下定决心,风无声拿出怀里的东西,那是一只怀表,里边有张照片,细心的把照片拿出藏好,风无声按下怀表的一处。

         唧!刺耳的声音从里边传出。

         一股亮光成一道长长的光束射向上边的猎人,他们的防护罩轻易就被打破,似乎是不可思议风无声居然有这么厉害的武器。

         猎人身上的仪器和衣服都被毁坏,还想反攻的时候,却接到最新的命令-------现在离开风无声。

         虽有疑问,但猎人还是绝对的服从。

         风无声见人走后,立刻几个跳跃爬上来,而她的侍卫却死了两个。

         “沈锥,你就等着死吧。”现在风无声下定觉得要杀了沈锥。

         而沈锥呢,此刻正等着天空中穿啦风无声被抓的通知,只是很久过去了,熟悉的兔女郎声音都没出现。

         “王上,会不会是他们逃过一劫?”

         “不,那个陷阱是完美的。”沈锥摇摇头,示意这不可能发生。

         不过到现在还没有通知,只意味着自己的计划或许失败了。

         “我们现在呈直线往南边跑,至少要先躲起来,等着利刃和她杠上!”沈锥带着身后的人快速奔跑。

         只是他若是再小小点,仔细点,就会发现一棵巨大的树上,那叶片在微微晃动。

         拨开大大的叶片,余青示意地下的人走了。

         “看来都是想坐收渔翁之利。”余青说道,看着周围几个因为做累了,换着姿势的人,暗自好笑。

         “各位玩家,现在是报数时间,距离游戏结束还有一天,而现在还或者18人,

         所以我们决定放一些有趣的东西进来。”兔女郎的声音突然响起。

         只有一天就结束了,可是如果结束的时候还是多余三人怎么办?

         兔女郎的声音又响起了,“如果结果多余三人,则活着的人就和埋在地底的巨型炸弹一起再见了。”

         滋滋……随后是电流的声音,兔女郎的声音也没有响起。

         “看来这次的执事心很急啊,以前从来都没有两天就结束的。”侧戎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

         许哲瞥了他一眼,仿佛若有所思。

         “先回树上,最后两小时人多的话,直接杀。”

         最后两小时来的可真快,兔女郎在十分钟前又报了一次人数,依然有12人。

         吃掉最后一块干粮,许哲的量眼发现了几处能量团。

         “往西边去,风无声在那里,还有几只变异兽。”

         “王上我们只杀风无声吗?”

         “不……到时候肯定会躲着渔翁,一会见机行事!”

         嗖嗖几声,四个人如箭一样,朝着远处奔走。

         “哟……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们躲在哪个地方长毛呢!”风无声斩断最后一头变异兽的脖子,一双猩红的眼睛看着许哲。

         “这家伙,不会是杀红了眼?”余青好奇道。

         “真是怪胎啊!”郑密接话,两人也没发现许哲在听到怪胎二字时,手不可察觉的晃了晃。

         “你去死吧!”风无声的长剑刺来,许哲脸上银色的纹路出现在地面上,竟然跃起抓住风无声的双腿。

         啪的一声,风无声甩了一跤。

         而此时,许哲却甩出一把匕首,直指身后的一棵大树。

         那是沈锥藏身的地方,由于余青和郑密级别都很高,许哲怕露馅,只让侧戎去

         前边做做样子。

         轻轻松松的解决掉两人的几个侍卫,距离结束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这时候天空中兔女郎的声音响起了,“各位,我差点忘记了一件事情,由于我们这次的执事是十分喜欢第三区的风无声小姐,所以现在她无条件晋级!”

         什么鬼?还能这样玩?!

         趴在第撒谎能够的风无声似乎也是惊讶到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得意的看着许哲和沈锥,带着身后的侍卫准备扬长离开。

         “等等!”许哲大喊。

         “做什么?你不会是连上级都想反抗吧?”风无声不屑的说道。

         “你身后的侍卫,一共三个人,每走一个,我们都得死掉一个。”许哲一说完,沈锥就立刻冲了上去。

         秒速解决到那个还在大笑的侍卫。

         和身后的余青打个眼色,很快风无声后边的另外两个侍卫也死了。

         “你们……等着!”风无声骂道,却看都没看死去的侍卫。

         咔咔的声音响起,现在这里就只有许哲和三个侍卫,以及沈锥和他的三个侍卫。

         “拿起武器。”许哲对着沈锥说道,讲真其实和自己相同异能的对手打斗,更能得到一些宝贵的经验。

         “等等!”沈锥喊道。

         只见他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子,在他身后三个侍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捏碎瓶子里的小虫子,确切的说吃虫蛊。

         啊啊啊……侍卫惨叫的倒地,之间那三人的嘴里突然冒出无数的小虫子,从肌肤里爬出,穿透血管和肌肉,尤其是眼部的珠子,很快就被咬的干干净净。

         真狠!余青和郑密互相对视,看着前边的许哲,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

         “现在不是刚好6人。”沈锥极其平静的说着,仿佛刚刚的事情都不是他做的。

         “恭喜6位,成功了!”兔女郎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沈锥嘴边扬起轻松的笑意。

         ……

         摇摇晃晃的车上,许哲感觉这个游戏就像个玩乐而已。

         究竟是想做什么呢?仅仅是考验实力,或者是毁掉几个侍卫?内心的不安仿佛随着车子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

         “吃吗?”侧戎递过来剥好的橘子。

         “不用了。”许哲摇了摇头,再次问道前边的余青。

         “你真的不记得了,就是那个游戏。”

         “什么游戏啊?王上,你是不是做梦了,我们不是一直都在车上吗?”余青的回答和之前一样。

         “那你怎么解释风无声和沈锥死掉的侍卫?”许哲紧接着问道。

         “他们不就是犯了错,被赶下车了吗?也没死啊。”郑密插嘴道,王上究竟怎么了?

         看着一双双怀疑和担忧的眼神,许哲眉头皱的越来越紧,究竟是他们的记忆除了差错,还是我自己?

         车窗的玻璃映着自己的脸,苍白削瘦。

         远处的大山像一只躺着的巨兽,皑皑白雪在上边点缀,灰暗的雪花瓣还在往车顶上飘着。

         许哲觉得这一切都诡异。

         “吃点吧?你都两餐没吃了,看起来在想什么事?”侧戎拉着许哲的衣袖,手里拿着橘子,眼睛却眨个不停。

         你知道?

         许哲很想大声的问道,但是看到侧戎紧张的样子,她突然有点明白了,或许自己这样子是有些人想看到的。

         再次拉着许哲的袖子,侧戎却把橘子皮给了许哲。

         “你找打是不是?”许哲快活的问道。

         “谁让你不吃,我还以为你成仙了了呢!”侧戎气嘟嘟的说着。

         “你没成仙我哪敢成仙!”许哲骂道。

         一把塞进一大口食物。

         身体里的不安,仿佛都随着食到的蠕动远离了。

         哲突然想起侧戎一直要跟着自己的原因了,是因为这个吗?

         好在有个人和自己一样,至少不会觉得自己有病。

         “对了余青,你真的不记得了?”许哲再次问道,而且一脸惊慌的样子。

         “真的阿!老大,你究竟在说些什么啊?!”余青都快要怀疑自己的脑子了。

         “哦,那没什么……”许哲低着头,一副疑惑十足的样子。

         而在显示屏的一端,一个喝着咖啡的男子,看着屏幕上的几人,低低的说着,“一切都是按计划进行,简直棒呆了!”

         窗外的雪飘啊飘,之前森林深处打斗的地方都被整理的干干净净,就像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大雪完美的掩盖了这一切,连个小脚印都没留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