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3、准备离开
        时间一晃而过,许哲也在十二区待了三个月。

         这段时间,十二区靠着粮食发了笔横财,一时之间也小有名气,不少新鲜的玩意和物件流入,当然这里增添几丝繁华。

         不过让许哲郁闷的是,三个月她的异能不但没有一丝增长,反而发生过几次暴动,最后一次更是差点没命。

         好在侧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动用大部分的力量研制出缓和体内两种能量的药剂。

         北风挂起,无数细碎的小雪花被吹乱,飘在空中像极了诗里的柳絮,已经一连下了好几场雪了,城堡的远处一片白茫茫的。

         风吹在许哲的脸上,让她感到凉爽。

         “你是不是找死啊!前几天还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现在就吹冷风!真是!”水蒂从门口走进,看着大开的窗户骂骂咧咧。

         “没事的,休息几天就好了。”许哲说道。

         “哼!”是侧戎,他一来就听到许哲的话露出讽刺的表情。

         “这是升级版本?”水蒂看着侧戎手里的药瓶,双眼放亮。

         “自然,我可不希望我的合作者是个早死鬼。”

         水蒂立刻拿着药瓶去药房调制,顺便检查有没有毒什么的。

         “你的大姐还真是谨慎。”侧戎对于水蒂的不信任也不是很在意。

         许哲微微一笑,就当做是侧戎羡慕,“对了,如烟她们呢?”

         “自然是先回中央区了,那里还有很多需要提前打点的。”

         “其实我有些好奇,你这么神通广大,报仇干嘛要拉上我,尤其是我现在的状态并不稳定。”

         “你以为我想吗?这里每个人就像进了邪教一样,别说敢复仇,不对着那些畜生跪舔就不错了。”

         许哲想到城堡里的侍卫,对于中央区的狂热和追捧,不过这家伙的理由肯定不只这些。

         “我劝你有时间怀疑我,不如想想你现在怎么稳住,你体内的两种力量。”侧戎盯着许哲的丹田之处,说道。

         “说起来你还真是厉害呢,才区区B级,就能发现我的异常。”许哲对于侧戎的帮助一直是怀疑的,尤其是在他居然能研制出缓和药剂之后。

         “你还真是,我只能说两种能量并不是新鲜事,因为这世界早就有多系异能的存在了,缓和药剂也只是伴生物。”侧戎对于许哲的怀疑嗤之以鼻。

         多系异能?居然就有了,看来在进化方面,人类走到丧尸的前面了。

         夜晚十分,许哲吞下药剂,就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气息,原本躁动的能量很快就平息了,比之前的药物更有效果。

         无奈的摇摇头,恐怕就算是侧戎有二心,自己也毫无办法了,毕竟现在药物需要他的支持。

         时隔几日再次出现在餐桌上,蓝灯是最吃惊的,她的身旁还坐着一个训练对手,是之前救下的安安。

         “师父,我都想你了。”蓝灯喊道,每个人都在对她说许哲很忙,差不多有很久没见到许哲了,这次见到尤为的开心。

         “你们好。”安安礼貌的打个招呼,她的姿势很好,甚至在蓝灯之上,但是这个原本活泼骄傲的女孩在第九区和水阁事件后,变得有些不爱说话,和她最亲近的人也从水蒂变成了蓝灯。

         “对了,你们最近训练可以不用太重,因为我们很快就要去中央区了。”许哲说道。

         “嗯!师父取哪里我就去哪里。”蓝灯立刻回答,但是余光看到身边的小伙伴,还是开口,“师父,安安会和我们一起去吗?她虽然比我小,可是有时候比我还厉害呢!”

         被点名的安安也握紧拳头。

         “不会,这次很危险,如果不是必要,你原本也得留在这里。”许哲回答道。

         “噢……”蓝灯失落的回答,还想再说两句,却被安安拉住了衣袖,只得作罢。

         晚饭过后,两个住在一间房的小姑娘,牵着手一起回去。

         “你怎么了安安,是不是师父不让你去,难过了?别担心,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我回给你带一些好吃的。”蓝灯看着欲言又止的小伙伴说道。

         “阿灯,你是不是很喜欢你师父?又像父母那样喜欢吗?”安安的眼睛漆黑发亮。

         “嗯,因为没有父母,只有师父。”蓝灯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默默的回答。

         “你听我说,我以前在第九区待过,比你们在无主之地带的久很多,虽然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每个人都很坏,但至少有能力就能活着,可是中央区不一样……”

         “等等!你别说了,我知道。”

         “你知道?”安安拉住蓝灯的手,急切的问道。

         “对,我知道师父是因为我的异能才带我去的,当初她早就说过了,而且是我自愿的,我不能留在那个像地狱一样的地方。”蓝灯说道。

         “……”安安低下头,也不说话,两人沉默了好久,才互相抱住,互相鼓励。

         “你一定会没事的。”

         “你也是。”

         ……

         从仓库里准备好各种物资,许哲对着大棚里种植的异能者说道:

         “各位,即日起种植区只留C级和普通人,其他人恢复原来的职位,再我前往中央区的时候,希望你们能别被弄死了。”

         简洁明了的说完,许哲便大步流星离开,这些侍卫越是为他们好,反而越是偷懒,而你拿出威胁和利益他们却乖乖听话,这大概就是欺善怕恶吧。

         “凭什么我不去?我告诉你许哲,你要是觉得我能力不够就直说!”水蒂打翻房间的物件,指着许哲大骂。

         无奈的坐在椅子上,任由水蒂发脾气,其实这点许哲也是想了很久的,水蒂固然是个很好的助力,可惜十二区必须留下能镇得住场面的。

         石聪因为曾是魔人俱乐部的一员,作为关键人物必须带走,蓝灯由于异能关系也得带走,而水蒂实在是没这个必要冒险,毕竟就算自己死了,她也能靠着十二区活的很好。

         “你怎么不说啊?!说话啊!我最讨厌你这一副什么都为别人准备好的表情,你又没有想过我根本就不愿意!”

         水蒂气呼呼的说道,久而久之也坐了下来,看着不为所动的许哲,极为无奈,她知道她必须留在这里了。

         想到作为许哲最后的后盾,或许自己留着也是个好办法。

         “那十五个人,我给你留了五个,这边也同样很乱,他们起码可以稳住大部分情况。”许哲说道。

         “不需要,你全部带走。”水蒂喊道。

         “其实这里还有很多需要保护的,比如那些女孩,比如安安,比如你自己,如果你再反驳,那我就得留下十个了。”

         “唉……”水蒂叹气,她明白许哲的安排,也明白她的倔强。

         “早点睡吧。”起身离开,许哲把水蒂的房门轻轻关上。

         城堡里走廊的月光照进,屋外的雪闪出刺眼的白光,许哲微微一笑,自嘲道安逸总是离自己很远。

         不过也是自己作的成分,谁让报仇心切呢。

         迎面走来的是侧戎。

         “给你,这是两次的剂量,后面我会给你补上。”

         结果透明的棕色瓶子,里边装着一层粘稠的液体,神奇的缓和剂。

         不能训练异能,真是无聊啊,许哲看着像赶时间一样的侧戎,突然问道,“对了,能不能让让我看看你那种监视别人的鸟?”

         “啊?你确定……?这大半夜的。”侧戎惊讶道。

         “你知道我不练异能,睡不着,现在对我来说太早了。”许哲说道。

         思索片刻,侧戎像是做出极大的牺牲一样,“好吧,不过你可得快点,我还有事呢。”

         侧戎的房间,就在许哲的不远处,三楼的空房间很足,他倒是调了好久才挑了个觉得合格的。

         房间里整齐干净,和之前许哲来到的摆设一样,不过那次只是匆匆一看,也没注意到柜子里的监视器。

         “诺,就是这个,我让人花重金做的,现在是关机状态。”侧戎放在桌上的鸟,栩栩如生,除了紧闭的双眼。

         按下脚爪的开关,鸟叫喊了一声,双眼便睁开,露出仿真的双眸。

         “还真是像啊,我当时差点背着玩意吓到了。”许哲摸着鸟毛,居然还是温热的,如果侧戎不说,自己一定以为是真的。

         “这有什么,中央区这样的玩意多的是,只要你有钱有能力,什么都能买到。”侧戎说道。

         “要不你送我一只……”

         “啥?”

         侧戎的目光有呆滞了,和之前一样,许哲再次催眠了他。

         “我问你,你和魔鬼俱乐部做过什么交易?为什么?你对他们什么看法?”

         “活人的交易,他们需要做人体实验,因为我当时需要势力支持我掌握家族,他们是畜生。”侧戎的回答和之前不吻而合,许哲也没有怀疑。

         “你给我的药剂从哪里来的?”

         “我花了三百A级晶核在拍卖场拿到的药方,找了不知情的药师做的。”

         许哲皱起眉,没想到这家伙花了这么多钱。

         “有毒吗?或者说你又没有添加什么?”

         “没毒,添加了……”

         “什么?!”

         “补血丸。”

         ……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抽了,不一次说了,差点就动手了。

         左手打个响指,侧戎从模糊的迹象中清醒,呆呆的看着许哲,“现在几点了?你怎么还在我房间?”

         “半夜十二点。”

         “你……你不会是想……我告诉你啊,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而且我喜欢想胸大的。”

         翻着白眼,许哲也不多说,嘭的一声巨响关了房门。

         又过了几天,雪依旧下个不停,城堡门口的积雪已经堆到膝盖的位置了。

         “王上有一封加急密函!盖了典狱的章子!”

         侍卫在大殿的声音引来其他人的瞩目,典狱是什么,那可是连提起都会惧怕的名字。

         “哦,拿过来。”许哲对于一早扰人睡眠没什么好意。

         是邀请自己前往中央区的密函,上边写着:

         “十二区王上许哲,请于一月三号到达明子河,戴好徽章和保管好信件,中午十点在玉人楼大厅,会有专门人士接你们去中央区。

         注意,侍卫或者保镖可带,数量不作要求。”

         就像是一封简单的通知信件一样,简洁明了。

         今天是12月25日,到达明子河需要一天的车程,看来启程的日子很快就会来了。

         简单又隐秘的农家小屋里,十几人坐在屋门口,看到出现在密道的许哲,都是感叹。

         这天快终于来了。

         “余红你挑选3个S级,7个A级包括你自己。”许哲开门见山道。

         “好!”余红自从上次和许哲一起去了宴会,现在是极为佩服,很快就挑出10人。

         “你们一月一日在城堡门口集合,我们要去中央区了。”许哲说道。

         “那剩下的呢?”余红和坐在远处的樱花同时问道。

         “留在这里,作为最后的大本营,最重要的是保护水蒂。”

         “那至少要带上我吧。”樱花摇摇晃晃的走来。

         “不,等安顿好了,你们再过去。”许哲坚持道。

         “那要不要换一些人,毕竟留下来的有4个S级。”余红说道。

         这下许哲倒是有些惊讶,没想到有些人晋级的速度这么快,不过还是摇摇头,表示不必了。

         许哲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交代一些注意的,拿出准备好的物资和晶核放在门口,便准备离开。

         “等等!”是樱花。

         “怎么了?”

         “这个给你,希望能有些作用,虽然我也很想去,不过恐怕很容易让人怀疑。”樱花的声音带着无奈。

         许哲接过她手里的小盒子,打开,里边是一枚戒指。

         “这是我的老情人送给我的,可惜他比我死的早……”

         许哲有些疑惑。

         “这是件五级防御装置。”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许哲都惊讶了,他们没想到樱花有这样的东西,更没想到会留给许哲。

         “为什么?”

         “因为我想你会用上,放我这并不能报仇。”樱花看着那枚戒指,仿佛像看到爱人一般。

         “嗯,我会尽量保住它的外形。”

         脚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周围的行人都穿的厚厚的,一时间裹着围巾的许哲也每人认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