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师徒赶路日常
        “哈……嘿!”蓝灯在空旷的草地上,训练着许哲给她演示的招式,还时不时看向远处坐着的许哲,看到对方闭上了眼睛,便呼口气偷偷懒。

         “唧唧!”主人你看那臭东西又偷懒了!

         “嗯。”许哲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看着训练的蓝灯,她想到了在R基地地下城的时候,自己也是这样在帮别人训练,多嘴的张萌萌和廖胖子、总是不甘心的胡澜、不爱说话的左坤、还有那个爱看笑话的水蒂……

         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其实当初在R基地最后的时光,也挺不错的……

         “师傅!师傅!”蓝灯看着发呆的许哲,一边喊一边在她面前使劲晃着双手。

         “我不是你师傅。”许哲回过神,无奈的说道。

         “你教我东西你就是我师父。”蓝灯固执的说道。

         许哲看着她,原本脏不拉几的脸被洗的很干净,再穿上新的衣服,和之前的蓝灯已经有很大区别了,只是还是太瘦弱了,长期的营养不良让她15岁看起来就和10岁出头差不多,瘦的跟个皮猴一样,这样怎么能战斗。

         “你快点训练吧,我去找今晚就宿的地方,你知道的我不需要累赘。”许哲说完,带着大黑消失在蓝灯眼前。

         蓝灯垂着脑袋,紧握着双拳,双眼里充满坚定,收起之前的偷懒模样,一招一式都打的极为认真。

         远离了西部小镇,许哲也不知道这里是处于什么区域,昼夜温差很大,植被稀疏,大多是草原和黄沙交替的地貌。

         和大黑一起走了很久,还是没有看到适合夜晚睡觉的地方,倒是在路上被好几种不同的动物袭击,许哲把它们抓起来掂在手里,发现都是些皮糙肉薄的东西,想来也不会多好吃,便都放生了。

         兜兜转转啥也没发现,还是回到了蓝灯训练的地方。

         “师傅!你回来了,有啥发现吗?有没有那种可以挡风的石壁什么的?”蓝灯满头大汗,看见许哲停下手中的招式问道。

         “并没有,你先练着吧,我去那边造一个。”许哲说道。

         “啊?哦……”蓝灯乖巧的点头,继续训练。

         “唧唧!”主人,你要造房子吗?顺便帮我造一个鸟窝吧!

         大黑在许哲的肩膀上蹦来蹦去,还扑哧着自己肉乎乎的翅膀比划着,似乎那双芝麻眼已经看见了自己的新屋。

         “你去把草里的虫子都叼走,我来在空间里找找工具。”许哲对着大黑说道。

         “唧唧唧唧唧唧!”好嘞!大黑积极的像一道黑线在草里不停的扑腾。

         许哲找个地方坐下,拿出一件楠木大床,一个帐篷,把帐篷搭好,再把床放进去,好了。

         任由自己躺在大床上,舒服的闭上眼睛,耳边是大黑不满的唧唧声,许哲嘴角弯起,就是不理它。

         圆滚滚的大黑看着无动于衷的许哲,最终还是泄气了,认命的挪到许哲的脑袋旁,把她的头发蹭的乱七八糟,然后惬意的闭上芝麻小眼。

         蓝灯练完招式跑过来看到的就是这幅情景,一人一鸟,极为和谐,本来是很温馨的场面她突然觉得有些难受,福玲芳的脸和之前的生活在眼前闪过。

         “唧唧!”主人,臭东西来了!

         许哲将在床上乱翻的大黑塞进特制的口袋里,看着站着的蓝灯说道:“你去那边的帐篷里洗漱,衣服和水我都准备好了,洗完就吃饭。”

         “嗯,谢谢师傅。”蓝灯压制住眼眶里的泪水,满脸笑意的去帐篷里。

         天色渐暗,夜凉如水,蓝灯刚洗完澡身上有些潮湿,冷风吹过打了个喷嚏,立刻裹紧身上的衣服,往火堆的方向挪去。

         “剩下的你来烤。”许哲说道。

         “嗯。”蓝灯借过烤架,很快便有一股香味和火焰的温暖扑来,余光看着躺在一旁的许哲,眼里露出满足。

         其实个是很温柔的人啊……

         吃过晚饭,许哲就拿出晶核让蓝灯去修炼,自己则走到帐篷里,坐在床上看着手臂发呆。

         又是这种难忍的渴望和痒意,手臂上一块块薄薄的突起,是之前鳞片的形状,但并没有完全长出来,而是介于坚硬外壳和柔软的皮肤表层之间。

         许哲拿出一袋鲜血,是之前和容策交换存下的,鲜红的颜色很快就让全身躁动起来,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但还是存在。

         双眸露出冷意和决绝,五指指间冒出黑色的溶针,聚集成火焰,将血袋腐蚀不见。

         三颗A级晶核直接下肚,化成热流补充着体内的能量团,没有以前吞食晶核的痛苦,有的只是五脏六腑的满足和蓬勃。

         量眼的视角下,能清晰的看见晶核能量的走向,大部分都灌进了金紫两色能量团,还有极细微的一股进入了一颗小小的红色能量团里。

         许哲看着那颗小红团,这应该是容策留下最后的东西了,虽然让自己的异能储藏扩大不少,但是现在可没有存在的必要。

         深呼吸,许哲强行的将全身的能量倒流,手上还没吸收完的晶核一瞬间灌入,所有的能量都朝着眉心的方向涌去,红色的能量团也一连连的随着流动轨迹移动。

         但是时间长了,许哲就感觉到身体筋脉的难受,尤其是头部血管涨的极为疼痛,苍白的额头上出现鲜红的血丝。

         再次拿出晶核,同样的方法倒流,许哲紧抓着床单,咬着牙继续让能量逆行,脸上的血管凸起,整个人烤的赤红,极为可怖,口袋里的大黑早就跑开,躲在床底下不敢张望。

         “呼……”三个小时后,红色的能量终于溢出,虽然还在眉心留下一道红印子,但是体内的根系可是全部拔除。

         “师傅!你怎么了,怎么满脸是血!”蓝灯刚回来就看见半躺在床上的许哲,惊叫道。

         大黑也从床底灰溜溜的钻出,芝麻小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许哲。

         “没什么,一些伤口罢了,明早就能恢复。”许哲说道。

         蓝灯听后立刻从另一个帐篷里拿进毛巾和水,小心翼翼的帮许哲把脸上的血渍擦干净。

         扯住毛巾的一角,许哲抬头看着蓝灯:“你的晶核吸收了吗?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嗯,吸收了,现在的级别快到D级了,但是我可能身体素质不是很好,就到了饱和期,下次吸收可能还要等一个月。”蓝灯收起毛巾,说道。

         “别忙了,睡觉。”许哲说道。

         “是,师傅。”蓝灯关上帐篷,躺倒许哲为自己准备的小床上。

         帐篷里的灯光熄灭,外面的星光透了进来,广袤的草原上只有微风和虫叫,安静又苍凉。

         蓝灯缩在被子里,打开一角看着熟睡的许哲,被子上好闻的味道就在鼻尖,这大概是她睡过干净舒适的床了,双手描绘着许哲的轮廓,沉沉睡去。

         ……

         曙光基地的密室里,容策喝着手里的红酒,脸色在灯光下忽明忽暗,而他的身后是一副冰棺,里面躺着的女人毫无血色,但是面容极其妖艳,和容策大概有5分相似。

         一旁的仪器里,女人的生命数值还是一条直线,没有呼吸,没有跳动,这依旧是一具保存完好的女尸。

         所以许哲的血液也没有用吗?容策看着冰棺里的面容,和小时候记忆里一模一样。

         “你怎么就那么狠心抛下我,自己一个人走了呢?你知不知道我后来的日子有多难过,我就是个怪物!你知道吗我喜欢上一个女孩了,可是我为了救你利用了她,你怎么就不醒过来呢!你就是想让我永远都是一个人对不对?!”

         容策嘶吼着,拳头重重的砸在冰棺上。

         “你要我怎么办呢?我帮你报仇好吗?杀了容谷寒怎么样?我帮你毁了这个曙光基地怎么样?你高兴吗?你高兴怎么还不醒呢!”

         容策的双眸逐渐泛红,由于他的脑电波连着冰棺上的仪器,过激的情绪让冰棺晃动了两下,随后显示屏上一直水平的那条线居然有了起伏,而向冰棺输送的那袋子血液快速的流动。

         冰棺里的人苍白的脸上居然有了一丝红润,但只是一会血液就输送完毕,仪器上的起伏又消失不见。

         容策目睹了全过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空空的血袋。

         所以许哲的血液是有用的?!

         将戒指里一直存着的血液全部装上,接近小半桶血液的输入,居然让一直没有声音的设备,监测到了生命迹象,发出了绿灯和响声。

         但冰棺里的人手指微动,并没有睁开眼的迹象。

         不过这样就足够了!只要有足够的血液,你一定能醒。

         只是容策看着冰棺里的脸,脑海里却浮现出另一个人的脸。

         “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想救你,但绝不是用她的命。”

         走出密室,容策的脸上冷若冰霜,一路上的侍卫都有些畏惧他,全然不似在远征小队里的热情。

         “告诉容谷寒,我要出去一段时间,让他看好我的东西。”容策站在豪华的大殿前,用异能说道。

         大殿深处的男子,底下坐着一群穿着华服的异能者,侍女递上新鲜的水果,送到那张好看的唇齿里。

         “要我说,这容二公子可真是不务正业,基地里的事一点都不管,这刚一回来就又要出去。”

         “是啊,这次远征我们曙光居然就他一个人回来了,这可真是……”

         “还有我家那女儿上次被他用精神异能,控制的神魂颠倒,差点都不认我这做爹的。”

         几个大殿上的异能者叽叽喳喳,都是在说容策的不是。

         “别吵了,让人给他准备好出门的物资和晶核,以及派人照顾好他的那些宝贝。”容谷寒慢吞吞的说道,瞥向一众人群,大家立刻闭了嘴。

         虽然在背后和容谷寒的面前,这些异能者有时候会说说容策,但是当面却不敢,谁不知道那容二爷一个眼神就能把人杀死,这些年基地被他杀死的可不只一个。

         容谷寒看着长廊的尽头,可以想象容策说话时的表情,想到他要自己照顾的东西,应该是那些仪器和冰棺吧,还真是不容易死心啊,就算救活了又怎样,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而已,那怎么能算是母亲呢。

         我们变成如今这样,究竟是为什么呢?同父异母的兄弟,彼此杀死对方的母亲,你是出于被虐待,而我是无知和意外,想到死去的父亲一定要自己照顾弟弟,容谷寒长长的叹着气,这些都是老天来作弄我们的吗?

         ……

         “师傅!我看见大树了!是真的大树!不是那种矮不拉几的小草堆了!”蓝灯兴奋的喊道,示意后方的许哲快点走。

         “噢。”许哲慢吞吞的走,一边看着从福林家找来的地图,一边随便的敷衍着。

         撇撇嘴,蓝灯试着用新学的跳跃方式,就像动漫里的忍者一样,跃上树干,然后脚步使出异能,借着力度猛的向前一荡,在空中快速的划过。

         耳旁的风发出呜呜的低啸,宽大的衣袖随风摆动,蓝灯绕过额前的发丝,感受着这失重的快速感,蓝灯觉得内心前所未有的畅快。

         稀疏的大树越来越密集,也挡住了蓝灯的视线,没有注意到脚底树干的异常,脚底一滑,身子猛的下坠,落尽了一个粗糙的布网里。

         “哈哈!终于逮了猎物了,这下今天不用饿肚子了!”三个光着上身的男子嬉笑着走来。

         “这什么?这不是猎物!”三兄弟之一石大说道。

         “大哥!这是个女人!”石二看清蓝灯的脸,惊声叫道。

         “虽然没吃的,但咱有新的玩具了!”最小的石三笑嘻嘻的说着。

         三个人对视一眼,嘴角都露出不必言说的笑意。

         蓝灯听着三个人的对话还有向着自己走来的石三,手中的绿色乍现,跳出陷阱,碧绿的双手朝着三人打去。

         “哟!还是个异能者!”石三巧妙的躲开攻击,拿出背后的大刀耍出几个流畅的招式。

         石大和石二也立刻加入,拿出武器,兄弟三人似乎都是速度和力量的异能者,而且级别都达到了B级,蓝灯的毒液根本近不了他们的身。

         几个回合下来,蓝灯的身上已经出现了好几道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