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1、我一定是遇到神仙了
        末日后的西部小镇里,没有东边三大基地的管辖,异能者的大佬们在此占地为王,每天定期清理着小镇周围的丧尸,给小镇带来安稳的同时也带来了升级的希望,而普通人彻底的沦为奴隶。

         镇上最大的酒吧,赖于高级异能者福林一家为生,也是镇上最热闹的地方。

         “福老大,这次你们可是赚翻了,我听说这次搞死的丧尸可是好几个A级,这几个留着自己升级,剩下的能在黑市还不少物资呢!”喝的醉醺醺的快枪手老郑说道。

         “就是,你们不知道,福老大他们一家配和的天衣无缝,我当时都在旁边吓傻了,结果捂住眼睛的瞬间那几个丧尸就被他们干掉了。”福林家的伙计福小六也在不停的赞美自己的老大。

         “真是厉害啊!”

         “就是就是。”

         “哪里哪里,来这次还是多亏了我那刚到A级的女儿,不然我哪里想到事先布个陷阱,用周遭的地势来整那些玩意。”福林今年46岁,是快接近S级的火系异能者,表面看起来十分年轻,穿着也想电影里的西部牛仔,看起来就是个刚出30的帅小伙。

         “要我说,福林你小子真是有福气,自已和老婆级别高就算了,生个女儿出来升级升的跟个变态样的。”喝醉的老郑说话也随意了些。

         “哈哈哈……”一群人都喝着啤酒快活的聊着这些事。

         突然,酒吧的木门被打开,外面略微昏黄的光照了进来,是一个没有异能者普通女孩。

         “各位尊敬的大人好,我姐姐她有些不舒服,所以我带她来像你们倒啤酒……”小女孩面黄肌瘦,说话也哆哆嗦嗦。

         小心翼翼的走到酒台旁边,就被那些人踹了出去,“什么玩意!丑不拉几的,就你那样也不怕脏了这地!”

         小女孩撞破了木门,一个劲的跪在地上磕头,吓得嘴唇发白,一股臊臭味从她脚底流出。

         “咦……真是个没用的垃圾!快叫你的姐姐过来,不然晚上搞死你们两个!”福小六拍着桌子大喊,周围的人也跟着附和。

         “是……我这就去……”蓝灯站了起来,连滚带爬的跑进酒吧对面的一个小屋子里。

         “怎么样,你帮我说了吗?”蓝婷泡在浴桶里,搓着自己白皙的肌肤。

         “对不起……姐……他们让你过去。”

         啪!蓝灯的脸上挨了一巴掌,低着头,枯草般的发丝挡住半张脸,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不是让你穿好点去求他们的吗!你穿成这样别人怎么同意啊!”蓝婷漂亮的脸上满是狰狞。

         “我……只有这件衣服……”蓝灯蚊子般的声音响起。

         “真是个废物,结果还是我去应付那些臭男人,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挣我们俩的口粮,吃了多少苦!”蓝婷一边骂着,一边穿上自己最暴露的衣服,对着镜子摆了几个可怜的姿势,将脏衣服甩在蓝灯的头上,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呼……”蓝灯松了口气,虽然姐姐对她不好,但是起码给她一口饭吃。

         麻利的撸起袖子,开始打扫屋子,将蓝婷换洗的衣服认真的清洗,破旧的地板擦得一丝不苟,再准备好今晚的米饭。

         对了,还有那桶洗澡水。

         快有一人高的木桶,是福林夫人福玲芳特地送给姐姐的,蓝灯见过那个夫人,她对姐姐也总是格外的照顾,虽然蓝灯也说不上为什么见到她老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是并不妨碍蓝灯对她的尊敬。

         小小细细的手臂用力的抱起木桶,走在楼梯上时偶尔会溅到脸上,但是这些水可比蓝灯的脸干净多了。

         搬到门口后,偷偷的放在小木板车上,蓝灯看着周围每人,快速的拖向屋子后方的小道上。

         “阿明!”充满各种臭味的小巷子里,蓝灯轻轻的对着墙壁的另一边喊着。

         不一会就有一个小男孩弹出头颅,高兴的拿出水桶,将蓝灯带来的水舀走。

         “阿灯,谢谢你,这次的水好香哦。”阿明的脸上红红的,笑的时候露出掉了的门牙缝。

         “额……反正还能用啦,我先走了,拜拜。”

         “嗯,拜拜。”

         阿明和他的几个兄弟,也是普通人,但是他们比蓝灯还惨,没有一个给他们东西吃的姐姐,一次无意的认识后,蓝灯就决定给他们送一些力所能及的东西。

         将空桶送回家后,蓝灯习惯性的爬到小屋子的顶楼,看着远处那通向小镇外面的马路,虽然没有出过小镇但她知道外面很危险,有很多丧尸,但是也有一些好人。

         以前小镇就闯进过别的异能者,只是他们不愿意留在小镇,都被福林他们杀死了,还抢走了全部的物资。

         摇了摇头,蓝灯不再想这些事,看着自己手里的宝贝,用力的亲了一口,这是她在福林家院子里捡到的望远镜,虽然又一边破了,但是另外一边还是可以看到很远。

         望远镜里还是熟悉的风景,低矮稀疏的小房子,酒吧上总是转动的大风车,换个方向,还有镇子门口那棵最大的树,树上摇摇晃晃的,是什么小动物吗?

         等等!那是个人!蓝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揉了揉眼再看,真的是个人,不是小镇的居民,还是个很年轻的女孩。

         看她的样子似乎要进入小镇了,这可不行!会被福林一家杀死的!

         蓝灯急忙忙的下楼,穿好鞋子,穿过麦田和田埂小道,躲过那些异能者的目光,跑道那棵大树底下。

         许哲看着手里的果子,圆不圆瘪不瘪的,黄橙橙的看起来很奇怪,不过空间里的物资不多了,收集一些总没坏处。

         “那个……不能吃!”蓝灯看着眼前想吃掉果子的女孩,大喊一声。

         许哲转过头,举起手里的果子,“有毒吗?”

         “对,不能吃的,有剧毒。”蓝灯说道。

         “这样啊……”许哲把玩着手里的果子,其实自己已经吃过了,这点毒不算什么,只是味道难吃了点。

         “你不是我们小镇的,对吗?”蓝灯看着眼前衣着干净的女孩说道。

         “嗯,我刚路过这里,对了,你们小镇还有别人吗?有镇长吗?”许哲问道。

         “没有,你别走这里了,你走别处吧!我们小镇很危险的!”蓝灯向前走一步,激动的用力的说道。

         许哲皱着眉头不说话。

         蓝灯以为她是被自己身上的臭味给熏到了,不好意思的后退。

         “你没有异能?”许哲问道。

         这句话似乎刺激到了蓝灯,她炸毛的跳了起来,“我好心的救你,你还嘲笑我!对!我是没有异能,我在这里只是个人人讨打的奴隶,但是我一样可以活的很好!我每天都可以很满足!”

         蓝灯喊完,树上的鸟突然飞向远处,糟了!有人来了!他们一定以为自己想逃走!

         蓝灯的脸色瞬间煞白。

         许哲看着远处的几个人,还有这吓坏的女孩,一把拉过她,两个人消失在树底下。

         “奇怪,刚刚明明听到这边有人喊叫的……”

         “大概是听错了吧,走吧。”

         巡逻的异能者检查两边就走开了。

         屋顶上的蓝灯身上出了一身冷汗,胃里止不住的恶心,快要掉下的去的时候,被许哲拉住。

         “我怎么一眨眼就到这里了,这熟悉的环境,这不是小镇西边的房子,怎么会……”蓝灯一脸震惊的看着平静的许哲,胃里又一阵翻滚,趴在栏杆上吐了起来。

         “好可惜……好不容易中午吃的东西,又没了”看着地上的呕吐物,蓝灯一阵肉疼。

         “这里有没有什么没人住的屋子?”许哲看她好点后问道。

         “有……在福林家的后面,全是高级的宅子,但是他们不让其他人住……等等!你怎么进小镇了!我不是跟你说了,这里很危险的!福林他们发现了你会被杀掉的!”蓝灯紧张的说道。

         自己的五感过于灵敏,看着地上的东西还有眼前的女孩,许哲耐不住的问道:“你平常有没有去什么没人的地方玩?”

         “有啊,就是那边的麦田,那里一般都没人的,是我发现的一块宝地。”蓝灯高兴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之后我就离开。”许哲说道。

         “好,我这就带你去。”

         蓝灯跑得很快,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她的速度确实很好,但是不管她怎么跑,许哲就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

         “就是这啦!”蓝灯高兴的说着,用力的呼吸这片麦田的空气。

         金色的麦子被微风拂过,就像黄金海浪一样。

         看着许哲舒展来的眉头,蓝灯得意道:“我就说嘛……”

         一盒饼干和水让她停下了要说的话,她看着许哲平静的脸,有些怔住。

         许哲又拿出一盒放进自己的嘴里,顺便帮蓝灯把包装袋打开,把东西放在她的面前。

         “吃吧,你不是说中午饭被吐出来了吗?”

         “真的是给我的……?”

         “嗯。”

         蓝灯大口大口的将饼干塞进自己的嘴里,快噎住的时候喝下半瓶矿泉水,脏兮兮的脸上被泪水晕开。

         “谢谢……谢……”蓝灯想多谢几句,只是说着说着,眼前的人就像风一样,消失了。

         还没咽下的饼干张在嘴里,她有些呆愣的看着周围,空荡荡的麦田只有自己一人,矿泉水旁边还有一小盒水果糖。

         我一定是遇到神仙了……蓝灯傻傻的想。

         ……

         许哲穿着一身男士牛仔服,厚重的头发和宽大的帽檐遮住了她半张脸,坐在酒吧里不起眼的位置。

         周围的人似乎都自动的把她过滤为空气,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时,酒吧的门被推开,一个衣着帅气的女孩走了进来,外面还能听到马儿健康的叫声。

         “原来是我们福老大的千金回来了!噢!”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周围的人都跟着起哄,兴高采烈的样子。

         “都说了你们这群拉皮条的要喊我名字,总把那老头名字放我前面干嘛!”福晴晴野蛮的说道,利落的外形和小麦色的皮肤让她看起来有点像帅气的男子。

         “怎么能这样说呢,宝贝,不管怎样,你都是爸爸最骄傲的女儿,名字放你前边怎么了嘛”福林从楼梯上走下来,略带自豪的说道。

         “哎哟,从来都没听过老大这样说话,还宝贝……”

         “嘘……”

         人群起着哄,大家都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只是,里屋里突然走出的女人让酒吧的氛围一变。

         精致的妆容,白皙的皮肤,一头乌黑的秀发,还有那楚楚可怜的眼神,再配上一身暴露十足的白衣,吊带从胸处穿过,小小的胸罩遮不住那副春色,深深的沟壑中间夹着一块碧绿的玉佩,裙摆则是蕾丝边,但是很低,举手投足之间带着诱人的香气,仿佛那饱满坚挺的蜜桃就随时都会泄露。

         “蓝婷来晚了,真是抱歉呢……这不特地穿上最好看的衣服来为大家赔罪了。”

         美人一句话后,大伙都沸腾了起来,不同于之前的起哄,这次更加热烈,很多人都卖力的吹着口哨。

         “一个骚娘们也搞成这样,真是。”福晴晴气愤的说道。

         “好了,我最厉害的小宝贝,我们别理他们,我这次可给你带了好东西,保准你会高兴。”福林说道,顺便递给福晴晴一个盒子,里面赫然是一颗A级丧尸晶核。

         “喔!我就知道老爸你对我最好了!我回去修炼了!”福晴晴高兴的跑出酒吧。

         福林看着欢闹的众人,和酒吧里那白衣女子,眸光暗了暗,随后大步离开。

         他的离开更让酒吧里的人开放起来,有的人甚至当众脱起了裤子,大声看着蓝婷的名字。

         一双双手在白皙的肌肤上游走,蓝婷嘴里时不时发出娇喘,余光看到福林的离开时,嘴角扬起一丝志在必得的笑意。

         “各位,还是老规矩哦,今晚谁给的东西最多,婷儿晚上就是谁的那个了哟……”

         “那个是什么啊……我的好婷儿……”

         “对啊,那个可以用来吃吗?”

         “就是随便摆布的意思嘛,你们真是讨厌啦!”蓝婷娇笑着,故意扯断一个肩带,豪放的白皙露了大半,甚至都能看见里面的绯红。

         “啊!!受不了了,我出三天的伙食!”

         “才三天,我出一个礼拜!”

         “我出十天的!”

         许哲喝着手里的啤酒,无动于衷,看着那美艳的女子被一个醉汉抱回家,还有众人留在酒吧继续讨论污言秽语。

         闪身出现在酒吧的外面,醉汉似乎是按耐不住居然在门外就开始抽出玩意,哼哼唧唧的女子声和低喘声传来。

         “别,三爷,我们回家嘛……不然婷儿不给你……”

         “好好好……我们回家。”醉汉一边抱着走路,一边乱摸着。

         ……

         “隔……”许哲打个酒嗝,向着福林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