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4、异能暴动
        头晕,像是被灌进了铅水,每走一步许哲都能感觉到身体的酸软。

         这些天十二区发展的声势浩大,成为了周边最强的势力,一时间独树一帜,水蒂的严格管理以及石聪的制药能力,还有许哲的强大战斗力都成为,大街小巷的饭后余谈。

         但从前几天开始,许哲就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和水蒂说了之后,立刻带着晶核和药物将自己封闭在十二区的地下密室。

         水淋在脸上,许哲尽量让自己清醒,但是胃里的恶心和头部的疼痛,让她坐立难安。

         只是多洗了几次连,光滑的皮肤就打起褶子,像老人的皮肤一样,泛着死白的冷意。

         镜子里的脸色极为难看,但许哲很是镇定,她知道自己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哪有人能不到两年就从A级提升到SS级,于此同时异能的招式灵活多变,这一切都是源于体内尸毒的刺激,刺激这异能的疯长,刺激这细胞的异变。

         从和石聪他们一起见到,那棵自生腐烂的大树时,许哲就能想到自己的未来,越是变强,越是危险,体内的腐蚀和空间异能很难平衡,就像一锅风平浪静的汤水,谁能知道里边不是波涛汹涌呢?

         用力的抓着头部的穴位,希望能好受一些,却不小心抓下大把的头发,看着手中黑亮的发丝,许哲的脸上有着无奈。

         力量和时间总是不能兼得。

         吞下石聪炼制的缓和药剂,就像是火油流进口中,烧的腹胃难忍,肚子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胀大,许哲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是那些多余的异能,由于许哲进入SS级,空间异能大涨,但是腐蚀技能却没有尸毒的支撑,积攒在许哲身体的能量就快要爆发了。

         咚咚!拳头捶进特制的坚硬墙壁,形成几个深坑,许哲疼的在地上打滚,就像是有什么要突破自己的皮肤,从里边爆出来。

         这样不行,再不控制住能量的输出,自己很快就会被能量炸开。

         银色的纹路漫起,黑色的翅膀也长至好几米,许哲跳起,控制着气流让自己浮在空中,上千把空气刃噼里啪啦的放出。

         十二区的人们都能感觉到地面的晃动,但水蒂告诉他们是许哲在实验新的异能招式,自然也无人敢谈论。

         焦急的在城堡里走来走去,水蒂的心就像这晃动的地面一样,悬在空中,那天许哲进入密室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她也突然意识到许哲为了报仇,根本就没给自己留后路,她是在用身体和寿命来变强。

         打发走前来询问的蓝灯,水蒂的脸色更为难看,看着桌上的钥匙,她猛的站起,不行自己必须去看看许哲,或许能帮到什么。

         吱呀吱呀,是钢制门的开门声,在密道里极为响亮,暗而悠长的密道,突然安静了下来,水蒂内心疑惑不已,不会是许哲出了什么事吧?

         她加快了步伐,来到层关押重犯的最大房间,密室的门上有一个巴掌大的玻璃,水蒂秉着呼吸朝里面望去。

         瞳孔在瞬间放大,她捂住自己的嘴,尽量不发出声音,泪水止不住却模糊了视线。

         她看到的许哲,气息奄奄的躺着,满头的白发长至脚踝,身上插满了细细长长的管子,那是特制的提取异能工具,却没想到许哲全部用上了,不仅如此,更为揪心的是她的胸口。

         一把锋利的匕首不断在一个位置,刺进刺出,大股的血液流出,但是伤口很快就被溢出的异能,转化为治愈能力,恢复之后再次撕开。

         就是这样让异能平复吗?

         水蒂从没进过这样固执的人,为了一个复仇,真的值得吗?

         她在许哲手快要举不起匕首的时候,猛地冲了进去。

         “赫赫……真是抱歉,被你看到我这副惨样了。”许哲的声音很小很小,几乎是用气息在说话。

         “这是我这些时日收集的伤药,你……快些……别死了!”水蒂的泪水,流至尖尖的下颚。

         “没事的……很快我就是那个SS级的超级强者,我什么都不怕。”许哲的脸上,毫无血色,脆弱如一张白纸。

         “别说话了,我在这陪陪你,看得出来你就快完成了,到时候我扶你出去。”水蒂说道。

         嗯……“一会别让任何人碰我。这点伤很快我就能自己痊愈……”

         许哲还想再说几句话,却眼前一黑,内心想着既然水蒂来了,自己也能休息会,便沉沉的睡着了,手臂上的管子也吸收饱和,体内的炙热不再,二者终于平衡。

         水蒂立刻接住许哲,拿起地上的瓶瓶罐罐认真的涂抹,密室里浓重的腥味让她胸口堵得难受。

         抱起纸片般的身体,水蒂立刻把人报出密室。

         柔软的床铺旁,石聪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但是就在他准备进一步检查,许哲身体异能状况时,被一只手挡住了。

         “许哲从不让人查看她的身体内部。”水蒂的话冷冷的,全然不复平日艳丽的笑意。

         “你什么意思?老板受这么重的伤,不检查彻底是很危险的!”石聪喊道。

         “你只需开外伤和经脉极其缓和的药物,其他的许哲不需要你插手。”水蒂回道。

         二人眼神激烈的对视,但都是相互不让,尤其是水蒂拿出了十几把飞刀,夹在手边。

         “你不会是像独占十二区,自己称王吧?像撑着老板虚弱来个鸠占鹊巢,没错,我是打不过你,不过你别忘了,我可是这里的药剂师,侍卫被吞下了毒药只能听我的!”石聪说道。

         蓝灯正好训练完毕,走进屋里,听着两人的争吵,看到床上的许哲大吃一惊,立刻王那边跑去。

         “别靠近,她需要休息。”水蒂像门神一样挡住蓝灯。

         “让开!”

         “就是你这个女人,不要仗着是老板以前的好朋友,就可以为所欲为!”石聪说完又对着蓝灯说,水蒂不让他帮许哲医治的事情。

         蓝灯自然是对着水蒂,怒目而视。

         内心叹了一口气,看着还在昏睡的许哲,水蒂只觉得头大,很显然许哲的身体特殊,万一被这个石聪知道些什么可就不好了。

         钪钪!是武器对打的声音,水蒂的飞刀轻而易举的挡住蓝灯的攻势,但空气中的剑跋扈张更明显了。

         就在这时,许哲动了动眼皮,水蒂立刻上前扶起。

         的确恢复的很快,虽然脸色还是苍白,但手心带着温度,水蒂的心渐渐放下。

         “师父!你怎么了……”蓝灯一脸焦急。

         “就是阿,好在您没啥事,这个女人之前一直……”

         摇了摇手,打断石聪要说的话,许哲微笑的解释道:“抱歉,是我让水蒂这样做的,因为我最近在开发带毒素的异能招式,要是让你们碰了,说不定会有危险。”

         “可是那个大婶也碰了师父!”蓝灯说道,不爽的看着水蒂。

         “水蒂她很你们厉害多了,自然不会有事。”许哲回道。

         “师父!”

         “好了,别说了,我想睡会。”许哲揉着还有点晕的太阳穴,说道。

         蓝灯低沉的说了声好吧,瞪了眼水蒂才从房间离开。

         “石聪,你说师父为什么那么信任那个大婶?”蓝灯问道一旁的石聪。

         “啊?哦……我也不知道呢。”石聪敷衍的回到,却还在想着刚刚许哲说的话,看着还在气鼓鼓的丫头,他则是一脸羡慕,很明显许哲这次修炼是有问题的,但却不让自己知道。

         但是他也不敢深想,毕竟许哲曾救过自己,但是一想到未来回回到魔人俱乐部,他的内心又不是很平静。

         ……

         三天后,许哲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让开始多嘴的侍卫怪怪的闭上嘴,也是这一天,许哲得到了传说中典狱的承认。

         其实承认的过程很简单,只是受到一封跨马加鞭的信件,里边有着十二区和重要职位的简单介绍,在受到的当天,许哲只需找到报馆的人报道出来,就一些OK。

         这样的做法,也一度让许哲怀疑报馆,其实也是典狱的分支。

         但到了那里才知道,貌似和想象中有点出入。

         狭小的入口,院子里的景色让人豁然开朗,几株用异能催生的桃花树种在门口,那是报馆的标志。

         拂去几片落到肩上的花瓣,许哲的眼前是一栋歪歪扭扭的建筑,堆砌的很没规律,像是随时要倒下一样。

         也没有人接待,因为据说大部分报馆的人都每天奔波,寻找最及时重大的消息,这倒是和末世前的运行一模一样。

         在破屋子里喝下一些茶水,一个扎着两个丸子的妇人就走了过来,她身上的异能波动很小,许哲还是用量眼才发现她快接近S级,而且异能极为扎实。

         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高人一样,隐藏在小巷深处,就这一点,许哲对报馆的看法顿时高了很多。

         妇人结果信件,只是粗略的扫了几眼,就拿进里屋用复古的打字机,噼里啪啦的敲出报纸的一角。

         结果信件,对方表示已经好了,许哲自然也不多留,站起的时候礼貌性的微笑,便大步的走出院子。

         那屋顶上有人,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许哲很久都没能感觉到这样的力量,隐隐还有着熟悉的感觉,像是一张无形的大网,俯视着底下的人。

         只是可惜没用量眼查看到对方真正的级别,许哲撇撇嘴角,也不在意,毕竟以后有的是机会发现。

         ……

         “主人,您怎么突然想到回到这里?”是报馆的那个妇人。

         “没什么,就是突然路过发现了熟人。”

         “您是只刚刚那位女子?她的级别很高,属下也无法观测,并且她是十二道的新王,要不要属下去查看一番?”妇人的语气极为忠实。

         “不用,迟早会遇见的。”

         隐在暗处的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准备离开的时候又返了回来。

         “对了,你给我准备几株药材。”

         纸上写着的东西都是极为稀有,但妇人只是惊愕片刻,便很快的恢复,表示自己会在一个月内收集完毕。

         如玉的面容,看不出丝毫表情,但是那双华光流溢的眸子里有着怒火和痛心。

         ……

         许哲让随行的侍卫离开,戴上新的面具,那是一张没图案的纯白面具,任由自己在大街上闲逛,身上散发的淡淡威压,让周围的人们不敢靠近。

         无主之地,没有肆虐人类的丧尸,反而现代的文明在此延续,各种多样的职位和工作也五花八门,但全部都是基于异能高低。

         走到一个小摊子面前,那里摆着很多链子,大多不只是装饰作用,上边还缀着以晶核为载体的防御装置,虽然没有路铭瑄做的那么强大,但是却很好看,很受周围女性异能者的偏爱。

         “您需要一条吗?一条才5颗B级晶核,是我们这最有名的三级武器大师制作的。“小贩看着许哲的停留,立刻上前好生问道。

         拨动着摊子上的物件,许哲在底部找出一包泡沫做的娃娃。

         小贩的脸色很难看,显然他遗忘了自己放了一个如此LOW的东西在这,而且眼前的异能者似乎很危险,他几乎想大声喊出自己的几个兄弟,琢磨着要不要先下手。

         “这个怎么卖?”

         “啊?这个……这个不值钱,要不我送您好了。”小贩讨好的说道。

         “真的?”威压让小贩满头汗水。

         “真的!真的!要不我再从你一条可以防御的项链,嘿……”

         “不用了。”许哲回道,在小贩惊讶的目光下走远了。

         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许哲看着手中的泡沫球,里边有两个,一男一女,被颜料画出简单的眉眼,看起来粗糙又滑稽。

         这种玩具是很早生产的,许哲小时候也捡到过,不过捡到的比手上的还破烂,是别的小孩不要的。

         在孤儿院的时候,总是一边放一个,一个是爸爸,一个是妈妈,就那样拉着自己的手,安谧的睡着了。

         要是当初自己没被抓走,没有被实验会怎样呢?许哲总是会这样想,会不会用小半辈子找到亲生父母,至少能知道他们叫什么。

         把手中的娃娃轻柔的放进口袋,许哲轻松的笑了笑,可惜没有如果。

         作者的话:原谅我对帅哥和字数的渴望,所以男主又要奇怪的出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