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十二道之王
        “许哲,你接来准备怎么做?”昏黄的灯光下,两人的影子在墙壁上摇晃。

         “我要在这里扎根。”

         水蒂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不过这似乎也别无选择,我会一如既往的帮你,但是,你会告诉我你的事情吗?”

         许哲打开门,凉风灌进,灯光摇晃,人影模糊,“会的,但不是现在。”

         “好。”水蒂似乎是松懈了下来。

         看着离去的人影,她知道自己重新和这个人绑在一起了,而且未来将一直如此。

         “师父,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蓝灯揉着惺忪的睡眼,窗外天色正亮,而许哲的身上一阵凉意。

         “熟悉下地形,现在还早,快睡。”

         “噢。”蓝灯重新回到被子里,透过缝隙她看到师父走进了石聪的隔间,他们似乎在说些什么,蓝灯听不清,却觉得越来越困。

         “没问题!听起来就让人热血沸腾!”石聪的脸上满是兴奋。

         许哲又交代了几句,二人便离开了屋子,乘着微亮的晨光,前往城堡的方向。

         蓝灯在此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猛的坐起,看到的却不是熟悉的场景。

         “你是谁!”面前的女人蓝灯认识,是那个有女童癖好的审判长。

         “喝掉,无论外面反生什么都别动。”水蒂拿起手里的白粥。

         “我不喝!你谁?我师父呢?!”蓝灯尖叫道,右手聚气碧绿的液体,带着惊慌和愤怒。

         水蒂轻松的卸掉异能攻击,十几把带火的飞刀悬浮在蓝灯的周围。

         “别动,否则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你师父了。”

         “为什么要把我带着来?”蓝灯忍着情绪,逼着自己冷静。

         “真是勇敢的小姑娘,放心吧,你师父要做一些事情,是她吩咐我照顾你的。”水蒂的脸上突然露出笑意,对着表情视死如归的小姑娘,拿出一件东西。

         “这是师父的弯刀,怎么在你这!”

         “唉,都解释一遍了,放心吧。”

         “你快说!怎么在你这?我师父怎么了?你这个变态!”

         水蒂直接用手刀砍住蓝灯的脖子,看着昏睡的人,她细心的盖好被子,坐在边上的凳子上,警惕的看着屋外。

         另一边,城堡内的许哲和石聪分开行动。

         许哲按照水蒂给的地图,让石聪潜入到这座城堡的防御设施处,自己则大摇大摆的往主房的位置走去。

         “什么人!你们侍卫长没告诉你这里不允许低级侍卫进入吗!”

         “自然是告诉了。”许哲回答道。

         “那你还不快回去!”

         “我只是想见见这里的王。”许哲刚说完,对面的侍卫就扛着各种杀伤力极大的武器冲了过来。

         “还真是不客气啊……”许哲跳起,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像被定格在空中一样,身后黑色的火焰蹿出,化作一只手臂长的翅膀。

         “这……异能具象化!她不是A级!”

         不知谁喊了一句,但是很快就被成千上万的羽箭飞出,咻咻的声音扎在人们心口,森森白骨还没完全的暴露就幻化成灰。

         第一波侍卫死了,大厅里安静极了,许哲知道石聪成功了,报警装置并没有启动,这样最好不过了。

         五指伸出,整齐红润的指甲盖上,长出半米长的黑色固体,是火焰的凝实体。

         杀掉一批又一批的侍卫,他们才刚刚被肢解,就消失在微弱的光线里。

         “逃!”

         不知道是谁高喊了一句,所有的人都被许哲的手法震撼了,异能者的恢复能力是超强的,只要剩下躯干再怎样都可以活着,可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化作虚无,任谁都内心打颤。

         “谁离开谁就等着毒发身亡!王来了!”尖细的嗓音打破人们的恐惧,还没死去的侍卫看着高台上的人,突然又像打了鸡血一般。

         “王?”许哲带着笑意说出这个字眼。

         “你没有吃下丹丸?”扶梯上,那个被称作王的男子身披黑色斗篷,头部裹得严严实实,他的声音像是断了的弦,刺耳聒噪,天花板上的灯发出丁零的声音。

         这是声音异能者?

         “不回答?你似乎不是很满意你现在的职位呢?不过也是凭着你现在的能力,完全可以换一个。

         许哲看着他对着边上的侍卫打个手势,很快那个人握着什么东西,消失在大殿里。内心暗道不好,水蒂有危险了,自己没有中毒这家伙必定先怀疑喂丹药的人。

         瞬身消失在大殿之中,许哲抓住想要前去报信的侍卫。

         重新出现的许哲和侍卫都让众人大吃一惊,包裹那个黑袍子裹住的王。

         “救……”侍卫完整的一句话都没说完,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胸口有一只白皙的手掌,掌心血淋淋的跳动着一颗肉球。

         “杀了她!”这三个字黑袍人像是带着尖刺发出,摩擦在头皮上方,让人浑身颤栗。

         空气罩挡住无形的音波,城堡里的内部机关全部启动,所有的侍卫都冲了过来。

         许哲收起指甲上的黑焰,握紧双拳,金紫色的瞳孔下看到空气中,无处不在的异能轨迹。

         “真是完美的攻击方式。”嘴角的笑意扩大,许哲能感觉到此刻自己的颤抖,不是害怕,而是兴奋,没错就是像杀光的兴奋,最初从实验室出来那种疯狂的血意似乎又回来了。

         银色的纹路漫到苍白的脸上,隐隐带着红光,许哲摆出一个诡异的手势,唇齿微张吐出一个极轻的字眼。

         大厅里整个地面都开始晃动,无数的浮尘飘起,桌子椅子还有复古的窗帘,自动的破碎分解,变成一颗颗小颗粒,聚集在一起就像浓雾。

         空气的轨迹都开始清晰可见,像透明的小虫子,快速的扭动着尾巴,调皮的钻进人们的毛孔里,吸出红色的液体和皮肉。

         如果你见过成批的食人蚁大潮,这场面大概就是那样,顷刻间人们消失了。

         许哲从没有觉得如此舒畅,她很久没有杀的这么尽兴,都有点停不下了,欢快的在大厅转动,看到想要溜走的黑袍人,闪身出现在他面前。

         “你……就是个恶魔!杀人狂魔!”极为凄厉的声音。

         许哲不顾他的喊叫,这种程度的攻击智慧让自己更兴奋,用力的掀开黑色袍子,里面的情景倒是让许哲顿了顿。

         那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全身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尤其是头部没有头发,有的只是纵横交错的伤疤,还有和皮肉相连的丝线,他并不是很高,穿着厚厚的鞋子,而他的袍子里挂满了各种药剂。

         “……”许哲突然想起了熟悉的场景,那是一起被抓进实验室的人们,有好几个都是这样,全身伤疤,还时常溃烂流着黄脓。

         嘭!那人见许哲发呆,满脸愤怒的握住胸口的项链,消失在城堡里。

         空荡荡的城堡,如果有人进来一定会觉得被洗劫一空了,石聪突然从角落出现,长大着嘴看着这一切。

         “老板?你全都干掉了?”他惊讶的问道。

         “没,除了他们的王。”许哲回答,看清石聪的脸后,她突然冷静下来,身上的嗜血之意也在逐渐消退。

         “你怎么了?”石聪原本高兴的想大叫,但是现在的许哲让他觉得怪怪的。

         “没……我们快去找水蒂和蓝灯。”

         “嗯!”

         “等等……”

         “怎么了老板?”石聪站在门口,看着高台上的许哲,心里不知怎么有点打鼓。

         “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杀人狂,那你一定要杀了我。”

         ……

         外面的天色还不是很亮,许哲从进入城堡到结束,并没有花多少时间。

         几乎是没有悬疑,许哲成为了新的十二道之王,那些没有死去的侍卫都自觉的投诚,甚至在许哲说明自己是S级时,和听到那些杀人的过程时,他们更高兴了,在这里一个换一个更强的领导者绝对是件好事。

         安置妥当后,另招了一些人手,还让木系异能者和石系异能者将城堡重新修建一番,所有的事务,许哲都交给水蒂和石聪,她自己则带着蓝灯来到十二道的养尸场。

         这种养殖和控制方式许哲也不知道是谁想起来的,真是有足够的变态。

         各种级别的丧尸被分到不同的屋子里,屋子是特制的,像是一个被削了顶部的圆锥,上方是透明的,周围的摆设是些能源石还有陷阱。

         许哲带着蓝灯走到上方,底下是几只B级丧尸,全部都是水系的,是因为水系的丧尸成长最快,你只需定期的往里边丢一些碎肉,无论是异兽的肉还是人类的都行,然后随着它们在小空间里厮杀。

         由于每只丧尸的头部都采取了保护措施,所以它们一般情况不人工取出晶核都很难死。

         如果观看丧尸相互撕咬没什么,那么将活生生的人变成丧尸肯定是重头戏。

         被变成丧尸的人,一般也是异能者,因为只有异能者才能更迅速的长出晶核,另外异能潜力较低的人会成为变成丧尸的首选,当然如果你有无主之地需要的一技之长,那又另当别论。

         “师父,他们在干什么?”蓝灯捏着鼻子,虽然画面让她想吐,但是她还是强制自己睁开眼睛。

         “养尸。”许哲说道,看着那个被侍卫架住的老人,他大概60或者70的样子,在无主之地已经算是高龄,异能级别只有B级,潜力也是如此,确实这样的人,在无主之地只有被养成丧尸的分了,作为最后的价值。

         “我们救救他吧,他全身都是伤口。”蓝灯不忍道,老人的双手手臂正在接受凌迟,因为丧尸不需要如此多的肉体,割出来的部分可以留着当其他丧尸的口粮。

         许哲的袖子一直被摇来摇去,蓝灯很想救那个人。

         但是许哲之前见过他,在刚进无主之地的时候,和别人一样,满怀恶意的眼神。

         在这里很多人冤死,但也有很多人罪有应得,道德和法律不过是空谈,没有人能在污水里清澈。

         “师父!那个人只是个老人啊!”蓝灯还在求情,她自始至终都很容易原谅别人。

         “放了他。”许哲喊道,目光里有着侍卫害怕的东西。

         “是!”

         那个老人被放的瞬间,就不顾手臂的伤口,跪坐在地上磕头,“多谢王上!多谢!您可是这无主之地最友善的王了……”

         这句话本来没什么,但是在这个地方,友善和宽容代表着懦弱与任意欺凌。

         “滚!”许哲喊道,砍断了他还在流血的手臂,周围侍卫眼睛的怀疑又变成了敬佩。

         扭曲了,这世界,尤其是这里。

         许哲拉着呆掉的蓝灯,把她仍在十二道的训练场,对着为首的侍卫交代一些事,便匆忙离开。

         “你来了。”水蒂放下手里的名单,站起来帮许哲脱掉外袍。

         许哲捡起桌上的名单,只有十几个名字。

         “我整了很久,只能找到这么多,这些人要么是外来的,要么是曾经的狱警,没有一个是罪犯出身。”水蒂坐在椅子上,扶着额头说道。

         “已经够了。”许哲握紧手里的名单。

         “你想清楚了吗?凭着你我还有你的小伙伴,以及这十几个还有良知的人,真的能在这扎根吗?或者说推翻这里?”水蒂的眼里有着焦虑。

         “也许。”许哲轻声回答。

         “还有你说的魔人俱乐部,是典狱的一个重要分支,你知道典狱就是末世前极恶犯人的监狱,而现在是无主之地一流的势力,你确定能……”

         许哲伸出手,示意水蒂不用多说。

         “呼……那我问你,为什么你一定要毁了魔人俱乐部?”水蒂终于问出想问的重点。

         许哲站起,看着水蒂一脸担忧的样子,突然就笑了。

         “你听说过黑魔林吗?或者说那个神秘的实验室?我其实是要毁了那里。”

         黑色的瞳仁,黝黑深邃,像一道漩涡不停的转动,水蒂突然想到雷焰修说的一句话,“许哲是一把利刃,但是半身已经朝着难闻的病床上,无可救药,你们追随她就是找死。”

         那个传说地下比武场早就有人传过,水蒂从不认为那是传说,尤其是魏芸失踪的那次黑雾。

         明明的大白天,水蒂冷不禁的打个冷颤,她几乎是用尽全部的力气握紧许哲的手。

         “为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