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胜负已定?
    蛇爷撇向了高台上坐着的那几人,他虽已经很想蹂躏眼前的少年,却顾忌高台上的莎罗天。

     决斗场的规矩,是从踏上决斗场的那一刻,便不死不休。而且不允许使用武器,完全靠肉搏。至于什么样的打法,倒是没太多的计较。

     莎罗天眉头皱了皱,心里不爽,她心里倒是希望两人一对面就打起来,而且在她看来,两人的战斗越惨烈越好。

     她陪着云碟出来历练,眼看就要回到宗门,而云碟一直以来却未曾迸发出变强的决心,她心里焦急。

     而杜凡的出现,无疑是符合她的期待的。她一心想通过这次决斗让云碟明白,天才,若是不成长起来,就像她这个少年一样,活生生在众人眼下被打死。

     在她的眼里,杜凡年纪轻轻,却背负着仇恨,而且这个少年拥有许多少年不具备的成熟与冷静。以她六级法师的修为,自然是看出了杜凡的深浅。

     一级战士加上一级法师,倒也是罗城中难得一见的天才了。就是那罗家的天之骄子罗文通,如今以十七岁的年龄,却也不过是三级战士而已。

     对上那蛇爷,一级战士高阶。修为上倒是相差不大。

     而以那少年的阅历,只怕会输在战斗意识上。

     想到这,莎罗天不由得期待了起来。

     “你放心吧,我既然请了两个会长前来,你们决斗之事,我自然不会干预。哪怕其他人,也是一样。”莎罗天冲着蛇爷说道,说完还撇了罗武通一眼。

     蛇爷闻言,这才放心下来。他望向面前那正脸色严肃的杜凡,不由得觉得好笑。

     “小子,你觉得有打的必要吗?”

     杜凡也不搭理他,缓缓运起了与狱血黑魔决功法。只见隐隐一股气势在杜凡的身边形成。

     而蛇爷这时才收起了轻视之心,重视了起来。

     “一级武者!”

     蛇爷讶然的挑了挑眉,却也是不动声色的运起了功法。而在他的四周,竟也跟着形成一股气势。

     “这小子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在气势上竟隐隐要压过我。”

     蛇爷眼神微凝,手掌握成了拳头,竟往杜凡冲去。看他的模样,竟打算主动出击。

     杜凡眼中的血红色光芒一闪而过。握紧了拳头就迎了上去。

     他虽有“黑魔印”的符文之身,此时却不敢贸然动用。却是想着趁蛇爷不注意,暗暗下黑手。杜凡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见到杜凡迎了上来,蛇爷的拳头却是没收回,一股气势隐隐形成拳风,就要往杜凡的脸蛋砸去。

     两者的拳头相碰,杜凡暗暗吃了一惊,只见他收回的拳头,已经有些红通通的,而且一股火辣辣的疼。而反观蛇爷,却是一脸轻松,此刻正一脸挑衅的看着他。

     刚才的一拳,蛇爷已经明白了杜凡实力的深浅,区区一个一级武者中阶。

     “你是一级高阶?”杜凡说道,语气中有些出乎意料。前阵子他刺杀蛇爷时,打探了许多的消息,其中便打探到了蛇爷的实力为一级中阶。

     “哈哈,我几个月前便已经是一级高阶了,只是没传出去罢了,没想到吧,是不是很失望?”蛇爷‘哈哈’一笑。

     ----------

     高台上。

     莎罗天看着决斗场的二人,皱了皱眉,他想象中的两个抱在一起厮打的情形并没有出现,反而是两人各自用一拳试了彼此的深浅。

     突然,她眼神一亮。

     只见杜凡突然大吼了一声,像发疯了的模样冲向了蛇爷,看他的架势,是要不顾蛇爷的拳脚硬生生抱住蛇爷。

     战士公会的会长白天翼叹了口气:“这少年终究是急了些,本来实力就不如蛇爷,若是先负伤,只怕更不是对手了啊。”

     而法师公会的会长炎无情却用嫌弃的眼光撇了白天翼一眼。杜凡身为法师的事情,他今早听那天给杜凡测试的长老说了,也知道杜凡是个雷属性的一级法师。如今看见杜凡这架势,不由得暗暗点了点头:先是做出疯狂的举动来麻痹了对手,若是能借此抱住蛇爷,再发出雷电,定能让那蛇爷的身体短时间陷入麻痹。到时候胜负就难说了。

     ----------

     蛇爷见此,却是不在意的笑了笑,眼神凶光一闪,也大吼了一声冲了上去。

     杜凡无视于衷,直接就往蛇爷扑了过去,在抱住蛇爷的一瞬间,他后背挨了蛇爷一拳,顿时感觉胸口一闷,一股血气仿佛堵在喉咙处,脑袋也有些沉重了起来。

     杜凡咬了咬牙,用尽了力气放出了雷电,一股电弧从他环住蛇爷的手臂发出。蛇爷便感觉身体一麻,顿时卸了力。

     杜凡见此,放开了蛇爷,神色一狠,猛的两指便要望蛇爷眼睛插去。

     眼睛是面部最脆弱的地方,若是被杜凡插中,蛇爷不死也要丧失战斗力。

     蛇爷的头却是猛的一转,杜凡的两指便插到了他的脑袋。

     蛇爷头部受痛,身体的瞬间麻痹感又消失了,他脸色难看,毫无保留的一拳便往杜凡身子招呼而去。

     两人相距甚近,杜凡避无可避,又硬生生的在胸口处被打了一拳。杜凡被打了一拳,血迹都从嘴角边留了出来,‘黑魔印’再也不敢保留,一道黑幽色的光芒在手心一闪而逝,蛇爷猝不及防,被拍中了手臂。

     一股暴躁的力量从手臂传来,直接就让蛇爷的胸口一闷,一口老血张口便喷了出来。

     ----------

     高台上,莎罗天猛的站了起来,看向杜凡的眼睛,充满了难以置信。杜凡刚才那一掌被她看在眼里,手掌上的纹路虽一闪而逝,但还是没逃过她的眼睛。

     “符文之术?这小子,竟是符文师!”

     符文之术,自古以来,便是一直被许多大势力所占有着,而修炼之法,一直也不向外传,因此,若是说眼前这个少年是个符文师的话,那他的背后,自然是有一个势力的存在。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觉得有些麻烦了。此事与她也有一点干系。看来等下得出手救下那个少年了。

     “怎么了?”白天翼问道。

     其他几人也看向她,眼里也带着疑问,看来他们并没有发现杜凡的不对。

     “这小子用的什么功法,攻击力竟恐怖如斯。那蛇爷直接被一掌打出内血了,看来受伤不轻。”白天翼说道,把杜凡的‘黑魔印’归咎于功法的原因。

     没开过口的法师公会会长炎无情却是说道:“胜负已定,那少年败了,刚才那一掌已经是强弓之末了,虽伤了蛇爷,却也无力再战了。”说完叹了口气,“法师在前期终究是差了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