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订亲前奏25
        在大年初一哪天,洛红九跟着洛连军下基层去慰问,军营的氛围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团结,还有思乡,当然也不免有些愣头青一直搞怪,看得洛红九一直忍着不笑,可脸上的表情一直变化不断,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才是奇怪的。

         洛连军一身军装,肩膀上的一松一星显得格外有威严,弄得洛红九也感觉倍有面子,这才是让人兴奋的重点,当然进去之后洛红九就被安排到了休息的地方等着,带着人来总归影响不好。

         “红九啊,你就在这里等会啊。”洛红九点头,乱跑什么的还真的会让人误会,在误会是哪个人的媳妇啊什么的,拉着喊嫂子什么的也就不怎么好了,让洛连军安心的把洛红九放到这里之后才算完。

         慰问持续了整整三天,该回归岗位的还是回归了岗位,洛红九的订亲也正式步入了轨道,买瓜子买花生买喜糖,写请帖发请帖,这些事情都在进行中,洛红九也被带着又弄了一身衣裳,搞得就像是结婚一样。

         订亲这件事情,在本地而言洛连军请的自然是战友之类的,而叶昙华这里又没有什么亲戚,请的人自然不多,米立国请的和洛连军相似,所以在讨论的时候还特地问问有没有请重复的,怕是两个人发了两份请帖人家也不知道该拒绝哪一个。

         本来这个打个电话送信就可以的事情就这样弄了起来,米裴找洛红九的日子也不多了,他也忙碌了起来,米裴原本邀请了两个同学而已,结果不知怎么就让这件事情传了出去,到时候来得绝对不会是一个两个,米裴需要确认人数,只能打电话一个一个的问名字是否能来。

         只有洛红九谁都没有通知,一个订婚而已就这么多人这么热闹,要是结婚是不是要弄得更加热闹?

         洛红九坐在家里,桌子上摆放的大白兔糖格外的显眼,还有一些酥糖,瓜子和烟也满满一桌子,电视上的节目洛红九实在不怎么敢恭维,柚子趴在洛红九的身旁蔫蔫的,一副想要睡觉的模样。

         风吹过的时候带动了挂在窗户上的窗帘,正好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米裴抽着一根烟站在外面,这是洛红九第一次看到米裴抽烟,米裴没有进来,原本没有订亲的时候觉得这一切都是按照所有的步骤完成的,和洛红九认识,交往,见家长,订亲,一切有条不紊,可现在他却忘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接受的了这一切,洛红九呢?看似主动的她是不是很被动呢?

         洛红九见他没有过来的意思,穿上鞋子抱着柚子跑了下去,米裴还在,看到洛红九有些惊讶。

         洛红九拿开他手里夹着的烟,“抽烟不好。”

         米裴点头,对这件事情表示服从。

         “在想什么,外面这么冷,怎么没有进去。”洛红九走到米裴身边,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帽子,看起来应该是急急忙忙的出来的,不然米裴一定不会在身上留下一点不对劲的地方,这是他的严谨。

         “在想你和我订亲,我准备好了,是不是把你给忘记了。”米裴看着洛红九说道。

         “忘记了什么?”

         “你比我年轻,现在订亲对你而言,会不会就是拘束,或许我要给你在长一些时间的准备。”

         洛红九摇头,论年龄,你现在比现在的我大,可是真实的事情是我比你的年龄还要大上三四岁,那时候作为一个快步入高龄剩女的我,还要和年轻的姑娘一样玩无尽的暧昧吗?

         “你想的太多了,订亲不是拘束,况且中间还有四年,那时候成熟的你和已经毕业的我,结婚也是理所当然,当然,或许中间会=插=入一些事情,但是会走过去的是吧?”洛红九第一次感觉有种知心大姐姐的的自豪感,米裴这不会是婚前恐惧症?可是这不是还没有结婚吗,这恐惧的也有点太早了吧。

         “吃饭了吗。”会安慰回来的米裴又恢复了老样子,对洛红九实施冷气压迫,洛红九一翻白眼,点点头。

         “我还没有吃。”凸!回家吃去!吃完在来!洛红九在心中呐喊,看着洛红九差点鼓起来的脸,米裴心里平复了,他想的太多了,就连洛红九都能理解透彻的事情为什么他还在考虑这么多,这事情不就是应该慢慢的走过来的吗?而且,现在的事情应该是怎么把眼下的这个人拿下才是真理。

         “上来吧,我给你做饭。”洛红九突然感觉自己很像食堂大妈。

         米裴点头跟上,自己是已经吃饭了还是没有吃饭这个事情已经不怎么重要了,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前面的事情全部就算完了,两个人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当然,这是米裴的想法,洛红九是不是这么想,是不是这样做的我们都不知道。

         洛红九先把柚子放在地上,柚子刚被放下就立刻爬了起来,各种撒娇卖萌的往洛红九身上扑,地方冷啊!抱着多暖和,它才不要在地上趴着,而且身边还有这么一个讨厌的人存在,也不会抱抱它,也不会哄它,只会睁着眼睛瞪它,想想狗毛都竖起来了。

         洛红九对柚子卖萌撒欢的模样视而不见,径直的走向厨房,倒是米裴看了挺有意思,又脚碰了碰柚子的肚子,柚子一下子就老实了,它记得这个人就是抓了它的小j:j的人,他这是要做什么!!

         “米裴,你把柚子抱到那个箱子里面去,地上冷,它还小,冻死了就完了。”柚子立刻哼哼了两声表示赞同,赶紧把我抱到箱子里面去。

         米裴拎着柚子的头把它丢到箱子里,柚子如霜打的茄子一样,立刻蔫了。

         “家里没有什么东西了,抄了一个菜你凑合着吃吧。”洛红九把菜端出来,还有粥和馒头,就坐在米裴身旁看着米裴吃。

         “事情都准备好了吗?”洛红九突然想起来问道。

         “差不多了,就等到时候了。”米裴含糊不清的说道。

         “哦。”相对无言。

         相比洛红九现在没话找话的行为米裴表示很淡定,吃完饭之后看到洛红九收拾好东西之后,洗了洗手又把柚子抱了出来,柚子很开心啊!

         “一会要不要出去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米裴问道。

         洛红九摇头,太冷了,出去一趟回来保准连口都张不开,而且应该也缺不了什么东西,该准备的两家都已经准备好了,自己就等着仪式的开始应该就可以了。

         “带你认识军大院的人。”米裴拉起来洛红九,柚子在慌忙之中又被扔到了箱子里面,柚子这下欲哭无泪了。

         被米裴拉着出了门的洛红九立刻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太冷了太冷了,这小北风还一直刮着,在脸上过去就像是被刀子割过去一样。

         军大院里面有一个篮球场,冬天按理说已经没有人的篮球场还是人员爆满,洛红九看着只穿着一件很单薄的衣服在球场上奔跑的人,有些肉疼。

         还有一些穿着军装观看的人,热情洋溢的直叫好!

         不知道是谁眼尖,米裴和洛红九刚刚停下就被发现,一嗓子叫过去打篮球的也停了下来。

         “米裴,你行啊!今年还说怎么也逮不住你你就自己找来了。”一个人拍了拍米裴的肩膀,热乎的聊了起来,米裴还是那副嘴脸,也是脸上表情的松动也知道他和这些人的关系不一般。

         “我说米裴,整个大院都在传你要订亲了,我家可是连请帖都收到了,你这深藏不露的,我们可是连新媳妇都没见过呢!”洛红九翻白眼,就你那眼神这辈子都看不到新媳妇了!

         洛红九当然是在刚一开始人往米裴身边挤的时候就退出了米裴身边,先别说这人这么多会被挤成什么样子,而且她站那不是也“碍眼”吗!

         你一句他一句的问着米裴,米裴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着,眼神还一直往洛红九那瞥,洛红九被冻得手也藏起来,帽子也被戴上,而且帽子上能粘住的地方也被粘住,就露出了眼睛和鼻子,如果不是身高这方面不怎么弱,存在感低的已经没有办法拯救她了。

         “我说米裴,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不带你媳妇出来,也不能等订婚的时候在带出来吧,我可是也听我爸说洛军长刚找回来的闺女也要订亲了,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和你正好凑在一起了,这可就有意思了,咱们也还没有见到洛军长的闺女呢,听见过她的警卫员同志说,她和洛子君长得一模一样,实在想不出来一个姑娘长得那么爷们是什么样子。”又有一个人拍着米裴的肩膀说道。

         米裴听完又是别有深意的一瞥,洛红九则是在心里嚎叫:就是长小爷这个模样!

         “带来了。”米裴说道。

         “带来什么了。”

         “媳妇。”

         “哪儿呢?”

         “那儿。”米裴指了指洛红九站着的那里。

         洛红九感觉自己从里到外有种被打探光的感觉。

         米裴走过去,把她的帽子给摘了下来,一张和洛子君一样的脸露了出来,刚才说话的人嘴巴大的可以装下一个鸡蛋,米裴订亲=洛军长闺女订亲=他们两个订亲,不要那么惊悚好不好,众人心中嚎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