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所罗门的钥匙
        一小时后,沧云残月事务所

         “我最后再问一次,你到底是谁?”沧云残月冷眼望着峰崖。峰崖叹了口气:“我也最后说一次,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知道又一次我听歌的时候,无意识的听到了一首名叫《风崖。月》的歌曲,那首歌的第一个音符才刚刚开始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恢复意识之后我的家已经完全毁了,而恢复意识的时间刚好是那首歌结束的时候。然后我就知道只要听那首歌我就会自动把眼前的东西完全毁掉。我还通过那种方式直接把除了龙虎帮之外的三个帮派都一并血洗了。而且仿佛根本没人知道一样。刚刚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连龙虎帮的主力都被我爆了。”

         残月一撇嘴:“我是问你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让你给我编故事。”然而不等峰崖辩解,莱斯却先插嘴道:“你说的那首歌,叫什么名字?”峰崖愣了愣,回答道:“《风崖。月》”莱斯点点头:“那么歌手呢?”峰崖想了一下:“歌手没有爆出名字,歌手一栏上只写着【所罗门的钥匙】”莱斯的身体稍微有些颤抖,他一把拉住沧云残月把他拉进了德拉库斯的房间(地下室)还给坎帝斯打了电话。

         五分钟后

         坎帝斯风尘仆仆的推门走进事务所:“刚从别的世界回来都不让人休息休息啊?!”但是当他看到峰崖的时候,他抽了抽鼻子,神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他急忙跟着莱斯进了地下室。莱斯把箱子打开,一边在里面翻找什么东西一边说:“坎帝斯刚刚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吧。”坎帝斯点点头:“没错,那小子身上有超越神之力的能量存在,从已知情报来看应该就是平行力量了。”

         莱斯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东西——是一本非常老旧的书,从封面上已经脱落的字体来看这本书已经很久没从箱子里出来了。他打开书,翻到了目录。他用手指在目录上寻找着什么。不一会,他开始猛烈的反动书页。“找到了,所罗门的钥匙!这是一种复古的类似魔法的平行力量。”他兴奋的说。他把书摊开在桌面上,与此同时,德拉库斯也走了过来:“如果是与魔法有关的知识我也许可以帮上忙。

         莱斯微微一点头,又开始像演戏那样讲述着关于这所罗门钥匙的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所罗门王,他拥有一个印章。他可以通过那个印章来命令魔鬼来做任何事,而且他和他的仆人们也利用那个印章创造了很多魔法,现在所用的很多魔法阵势都是根据他们的研究所得的。”他顿了顿,看了看他们的反应。

         看到所有人都非常认真的听着,莱斯身份满意:“ 但是后来,在所罗门王和他的术士将他们所有的研究所的都记录在一本上之后,印章失窃了。所罗门王相当恐慌,因为魔鬼的力量十分强大。于是他命令身边所有的人去寻找印章,他自己则把那本书一直带在身边,他用自己所有的魔力将那本书的内容封印在自己的体内。因为一般人即便得到了印章也无法彻底的使用魔法。”

         坎帝斯微微一笑:“那么你的看法呢?”莱斯也笑了:“我的看法是印章根本就不是失窃的,印章已经在提炼过所有魔法后自行消失了。而最后留下来的所有的魔法提炼物已经留在了所罗门王的体内。所以故事才会有后半段——在很久以后,所罗门王的皇宫已经荒废,人们为了寻求刺激在那里大兴土木,他们拆除了所罗门王的宫殿遗址建造了一座剧院。然而就在剧院刚刚建造完成的时候,一个吉普赛女人来到了这里,她警告当地人宫殿的拆除已经惊扰了所罗门的和他曾经的恶魔仆人。可是当地人不愿听从劝告,于是他们尽情的狂欢。但是到了第二天,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警察到达的时候,那里尸横遍野。但是没有一个人流过一滴血甚至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那里发生过战斗——那些人无一例外是被吓死的!”

         “吓死?那么所罗门王到底是什么?”沧云残月干笑一声,莱斯的语气微微有些恼火:“所罗门王是伟大的君主,但是他的灵魂却因为与恶魔为伍而被玷污。但是从剧院往后的事情没有被任何资料记载。我们现在只能粗略的理解成他体内的魔法后来被驾驭并被提炼成了能被人类驾驭的平行力量。但是如果这个名为【所罗门的钥匙】的平行力量真的是由所罗门提炼而来的话,那么没得所,它绝对能排在平行能力的第一名。因为根据不可靠的传说,本身只是控制恶魔的力量在融合了魔法之后已经演化为可以控制世间的一切。”

         沧云残月转头朝屋外望了一眼:“没想到那个货居然掌握着这种传说级别的力量……”莱斯合上了那本书,轻松的说:“不过好在根据【所罗门原典】的记载,所罗门钥匙的力量因为提炼自魔鬼印章,它所能掌控的所谓世间万物仅仅包括【初世间法】所包含的东西。也就是世界自诞生便有的东西,比如土地、水火一类。而【后世间法】,如生命之类它却无法掌控。不过目前我们所能理解到的,除了生命以外的东西基本上都属于初世间法的范围了。”

         德拉库斯面无表情的说:“那么,这种程度的力量你们打算如何解决呢?要把他交给那些神处理吗?”坎帝斯简短的摇摇头:“不,我不认为宙斯或奥丁可以料理这件事。”沧云残月也点点头:“是啊,这货跟我还有场篮球赛没打呢!”

         楼上

         峰崖听到地下室里叽叽喳喳的在讨论什么但是老不见有人出来,于是就在这间宽敞的事务所里溜达起来。不知不觉走到了二楼,只见二楼的门虚掩着,门缝里仿佛还有灯光。他忍不住推开了门。

         只见一个少女正坐在床上伸着懒腰:“哥你真是的,我说过多少次要敲门啊……”她身上的睡衣透着一股不成熟的气息,但是少女白皙可爱的脸蛋还是将峰崖吸引住了,他仿佛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紧接着,女孩反应了过来面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哥哥,然后就是一声凄厉的尖叫。不到半分钟,沧云残月他们几个已经冲了过来:“怎么了?!”然后便是一种令人讨厌的尴尬沉默……

         最终,沧云残月最先反应了过来,他挥起拳头就向峰崖打去:“你这个禽兽!!还敢打我老妹的主意!”峰崖急忙躲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残月一见,也收了拳:“你要是敢有非分之想,我一枪打爆你的头!”说完,就转身下楼去了。坎帝斯抬头一看表:“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散了吧。你小子也一起走吧。”说着,拉起峰崖就往门外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