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危险的人
        “这货又是谁?”沧云残月一脸不满的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神秘男子。这个人刚刚不仅轰烂了他的门,还把他的家烧的一塌糊涂。“照这样我是永远没生意做了。”男子只是微微的摇摇头:“哼,改造人不值得在下弄脏双手。”沧云残月刚要发怒,却突然停住了:“你刚刚……说了什么?”

         男子轻蔑的撇了残月一眼就转身走向了莱斯。坎帝斯一横冈格尼尔之枪:“你到底想干嘛?”男子却用指尖拨开了长矛:“闪开,半神的杂种。在下这次是来找德里奥家族的小子的,对你没有兴趣。”

         坎帝斯气的咬牙切齿,将长矛一横:“你今天想活着走出这里吗?”不料男子只是打开了手里的书,口中轻轻念叨着什么,坎帝斯突然停住了,他感觉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一般。“你……到底是谁?”坎帝斯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看来对神的研究果然很成功,可以交作业了。”男子并没有回答坎帝斯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完后从书上撕下了一张纸。他将那张纸折成了一个纸飞机然后顺着刚刚被炸毁的门把飞机“飞”了出去。然而那纸飞机好像并没有被重力束缚,它没有逐渐落地而是越飞越高,渐渐消失在了夜空中。

         沧云残月走上前,一手搭住男子的肩膀说:“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们的?”男子同样并不答话,只见他右手小指上的一个圆形的戒指突然发光了。“Right hand little finger gravity ring, please let gung noise of remoulding voldemort.(右手小指的重力影响戒啊,请让呱噪的改造人伏地。)”沧云残月突然感觉身上仿佛压了千斤的重物,他不得不慢慢的放低身子,看着男子的眼神也变得无比愤怒。

         “好了,现在可以谈谈了吗,德里奥?”男子缓步朝莱斯走去。莱斯的牙关咬紧了,他从箱子里取出了一摞扑克牌那么大的卡片,声音颤抖的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男子将手里的书合了起来,手放在胸前,身体微微前倾了一下:“在下罗文斯。道格拉斯,职位猎法师。前日接下了追捕你的命令,请你跟我回去。”莱斯把箱子放到了地上,将牌洗了洗:“还真是狂妄啊,居然用了两个最伟大的魔法师的名字。那么如果我说不呢?”

         罗文斯。道格拉斯微微一笑:“请不用试图抵抗,在下现在掌握着四份原典,手中的戒指都是在下自制的可加强魔力之戒。你的卡克斯魔牌恐怕连我的防护罩都突破不了。”

         莱斯咬了咬牙,突然笑了:“那么你同时也准备了对付血族元老的魔法吗?”这句话让本来气焰极高的魔法师一惊:“什么?”莱斯笑着点点头,伸手指向了德拉库斯:“你难道就没想过刚刚被你干掉的异族是为何而来的吗?”

         魔法师的手不自然的伸进了口袋里摸索着什么,莱斯一昂头,语气中满带着调侃:“别找了,【道格拉斯火焰手】的指环你刚刚已经用过了。”魔法师缓缓的抬起头:“看来你们的杀手锏还真的难住在下了。”

         话音未落,一发子弹撞击在了魔法师的护盾上。本来应该只是如雨点撞击在窗户上般的子弹却爆炸了,强大的冲击力将魔法师的护盾生生的炸出了一个洞。魔法师惊讶的回过头,发现趴在地上的沧云残月左手拿着一把纯白的左轮,左轮的枪口正冒着烟。同时,残月的左手手背上的一个十字架正发着光。

         “没想到还有这个用途。”沧云残月吃力的在脸上绽开一个微笑。魔法师惊异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在下已经在你身上施加了百倍倍的重力,你的手不可能抬得起来!”沧云残月微微一笑:“那还真是抱歉,恐怕我的左手有些特殊呢。”

         魔法师焦急的打开书,将用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一只眼睛:“Great Luo Wensi, please give me the see through everything. The magic dowsing Luo Wensi!(伟大的罗文斯,请赐予我看透一切的能力!罗文斯魔法探测术!)”然后他匆忙的将目光投向了残月。

         立刻,他有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原来如此,在下居然被区区的ESP(Extra Sensory Perception)唬住了,真是丢脸啊。”残月满脸疑惑的歪了歪头,然后就只听“啪”的一声,一摞卡片打在了防护盾上。护盾的裂纹又加深了一层。“喂,可不是一个人在对付你啊!”莱斯说着,又从箱子里取出了一支奇怪的枪。

         魔法师笑着点了点头:“在下懂了。”说着,他从手里的书中撕下了一页纸。那页纸瞬间就点燃了。立刻,屋内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无比压抑的气息,仿佛身体被压住了一般。“本不想用的,但是你们实在是逼的太紧了……”

         刺啦的一声,罗文斯。道格拉斯带着嘴角还未来得及收起的笑容看向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同时,一株鲜红的玫瑰从他的头顶掠过,落在了那个血族的手里。“无知者,你认为你的把戏真的可以对抗一个千年血族吗?”德拉库斯说着,将玫瑰放到了自己的面前。

         魔法师收起了脸上得意的笑容,轻哼了一声:“是的,在下接下来就将让你从千年的折磨中解脱……”说着,他下意识的翻了一下手里的书。但是令他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手中的书突然碎裂了,不仅仅是单纯的裂成两半,而是完全的被撕碎了。纸片门外的风吹的漫天乱飞。魔法师惊讶的长大了嘴:“这、这不可能!”他有转头看着德拉库斯。

         这时,其他的几人也活动了起来。“看来只要你的书毁了,魔法也就解除了呢。”沧云残月将那把名为熔岩领主的剑扛在肩上缓缓的走了过来。魔法师的牙关咬紧了。

         吱呀的一声,楼上的门被打开了,一个娇小的身影冲了出来,还有一个没来得及拉住她的身影跟了出来。“哥!没事吧!”风翔羽扑向她的哥哥。然而不等她碰到她哥哥,一种莫名的力量就抓住了她的身子将他向后脱去。

         “没想到你还有亲人啊,如弗兰肯斯坦一般的改造人。”魔法师右手拇指上的戒指的光芒消失了,他抓着风翔羽的脖子嘲弄着残月。残月愤怒的举起了枪:“混蛋!放了她!”其实他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没想到魔法师居然真的一挥手将羽凌空扔了过来,这一下反而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就在沧云残月手忙脚乱的接住风翔羽的时候,魔法师却猛地抽出了他背后那本几乎和他一样高的书。他轻轻在书的封面上一按,已经支离破碎的防护罩立刻修复为最佳状态了。他松开的双手,书却悬浮在了空中,他迅速的翻了几下书页,举起了右手,中指上的一枚指环开始发光:“The right hand middle finger ring of wind and leaf! The wind ah, listen to and, raging here. Will all razed to the ground! The leaves of ancient, follow s, destroy here. Let nothing grows here! Luo Wensi elegance flurry!(右手中指的风与叶之戒啊!狂风啊,听从我的吩咐,肆虐这里吧。将一切夷为平地!古木之叶啊,顺从我的指示,毁掉这里吧。让这里寸草不生!罗文斯风华乱舞!)”

         整个大厅突然刮起了一股强烈的旋风,伴随着旋风而来的,是钢刀般的枫叶。大厅的里的每样东西几乎都无法做到完好无损了。

         忽然,风停住了,叶子落地,这个魔法仿佛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结束了。魔法师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哈~”就在这时,一阵疯狂的笑声从楼梯上传来,峰崖的左手正向前伸着,他的耳朵上带着一副耳机“你这家伙倒是很有趣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