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冬季的回忆
        六千五百万年前,现圣光疯人院所在地,一座老旧的城堡

         “主人,您的计划便是这吗?”一个卑躬屈膝的身影用颤颤巍巍的声音问道。被称为主人的那个身影,坐在沙发上点头道:“正是,现在就到了你为我尽忠的时候了,维尔。”被称为维尔的仆人身体猛地打了个冷战:“可是主人,就连维克托也……”

         “砰”的一声,他的主人猛地捶了一下桌子:“维克托早已经死了!那个人现在是融合了四部原典的杀人工具——罗文斯。道格拉斯!另外,你以为那么几只蝼蚁就能阻挡我吗?”仆人急忙跪倒:“不敢!不敢!只是……”“没有只是!”他的主人又捶了一下桌子,仆人显得更加恐惧了。“既然你觉得不妥,那么就一一击破好了,就从那个‘弗兰肯斯坦式’的改造人开始!”

         仆人点点头:“是,我的主人。可是那个工具怎么……”话还没有说完,大厅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机械音:“警报,强制写入灵魂已被杀死。警报,强制写入灵魂已被杀死……”。阴影里的人仿佛有些意外,他的手因为激动而不断抖动。最后,他声音颤抖的发出了一个命令:“目标更改,先不要去管那些蝼蚁了。不计任何代价杀了维克托。洛威尔!”

         现在,沧云残月事务所……遗址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倒霉啊!”沧云残月愤怒的叫着。坎帝斯拍拍他的肩膀:“联盟会尽快给你再建一间的,我顺手帮你把这块地方买下来,让你以后都不用交租总行了吧。”沧云残月这才稍微熄火:“快点!”

         莱斯却没有理会他们的琐碎之事,他从他的手提箱里掏出了一本厚厚的书正在仔细的翻看着。峰崖凑了过来:“看什么呢?”莱斯连头都没抬起来,只是嘴里喃喃的念叨着:“不可能啊,不可能啊……”沧云残月和坎帝斯也逐渐的注意到了莱斯的不对劲,两人急忙过来:“发生了什么吗?”

         莱斯猛地合上了书:“我刚刚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所有的史料记载都表明现在世界上已经没有魔法师了才对,但是刚刚那个家伙摆明了就是个魔法师。”沧云残月伸了个懒腰道:“如果是还有你们没发现的魔法师据点之类的呢?”莱斯摇了摇头:“我认为是另一种可能,想想你我在去平行世界前后身边有没有少什么人?”

         “啊!我想起来了!”沧云残月突然叫道“我记得在去另一个世界之前我这里还寄宿这一个叫……叫什么来着?反正就是一个蹭吃蹭喝的家伙。”莱斯点点头:“这就说得通了,我们还没回家呢。”

         众愕然……

         莱斯看着面前的两个家伙呆若木鸡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给点反应好不好,没那么夸张吧。”坎帝斯第一个反应过来:“可是到底哪里出了差错呢?”莱斯考虑了一会:“既然如此,我就可以动用当初沧云残月觉得没用的那个东西了。”说着,他从箱子里搬出了一台奇形怪状的机器:“此乃【回程流放机】,可以读取我们记忆中的画面再播放出来。”

         一个月之前,另外的一个平行世界,距离Ebonshire森林不远处

         沧云残月不断的搓着手:“还真是够冷的,不如我拿出【熔岩领主】来释放一点热量如何?”莱斯急忙阻止:“万万不可,你要是那么干的话说不好会出什么事。”沧云残月轻哼一声:“切,说说而已嘛。”坎帝斯笑道:“说不定我们这是要活活冻死呢!”笑闹之中,几人已经逐渐进入了Ebonshire森林境内了。

         沧云残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耳机戴在了耳朵上,然而莱斯立刻一下把耳机拽了下来。“你干嘛啊!”沧云残月稍微有些恼火的说道。然而他立刻就意识到为什么莱斯要让他摘下耳机了:四周围充满了一种鬼魅的声音,就像是某种口号。却更像是某种魔法……

         现在

         “对!就是这里!”坎帝斯惊叫道。莱斯也点点头:“联系一下的话,我想这事已经很明了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就是某种阵势魔法。我本该那时就意识到的!”沧云残月不以为然的接口道:“如果是冬季圣王搞的鬼呢?”莱斯摇摇头:“不,冬季圣王原属于神界,他拥有的应该是神之力。而自从他被禁锢在你的剑上之后就被迫转化为平行能力了。应该不会是他。

         回忆世界

         莱斯从口袋里拿出了三个个收音机和两个信号弹:“那么现在我们首要的任务就是躲避那把【冬季圣椅】。根据我的推断,上面附着着冬季圣王的力量。所以越靠近那王座信号的干扰就会越大。坎帝斯,你拿着这个信号弹,如果我们之中有人不慎走失了就发信号。”沧云残月也伸出手:“我的呢?”莱斯打了他手一下:“你朝天放一枪就行了。”

         三人走进了已经完全冰封的森林。而随着天色逐渐变晚,到最后三人不得不借着莱斯拿出的手电筒和沧云残月的上帝之手的光亮才能继续前行。到最后,沧云残月终于提出了建议:“你那箱子里有帐篷没有,咱先睡一宿再走吧。”莱斯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空:“也只好如此了。”于是他从箱子里取出了一顶帐篷。

         第二天

         坎帝斯第一个醒来,出了帐篷抬头一看,便急忙叫醒了另外两人。只见一粒晶莹的冰晶停在了空中,没有任何挂住或者是卡在了什么之间。它就是纯粹的悬在了空中。与此同时,三部收音机同时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糟了!赶快准备作战!”莱斯惊声叫道,顺手从箱子里取出了一台火焰喷射器。坎帝斯吞下一枚药丸后晃晃手招出他的那柄冈格尼尔之枪。“该死,果然是这样!我的!剑就只剩下一把了!”沧云残月叫道。与此同时,从树丛当中,缓缓的飘出一个大理石制成的王座。然而上面已经多了一个人。此人身穿着一件有绒毛制成的奇怪的服装。左手握着一根木制的拐杖,右手托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冰球。“千年了,吾终于重获自由了!”他说道。莱斯咽了口口水:“沧云残月,记一下,这就是冬季圣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