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联盟的历史(5)
        {现实世界}

         “不过后来听说巴克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退出了科技处,然后就偷偷的从教会逃脱了。我还是脱了他的福才知道教会隐藏的一面,所以才逃离教会的。有人说巴克死了,但是有人说他逃到了一个教会的骑士都没有办法追杀他的地方。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符合这个条件的地方只有……”云撇了一眼坎帝斯,继续说:“只有联盟了。”“但是故事并不是这样的。”坎帝斯也斜了云一眼。

         {故事世界}

         “你们几个小子准备的怎么样了?差不多了老子就该送你们一程了!”巴克把手里那把奇怪的、巨大无比的武器扛到肩上,露出一个令人厌恶的表情。坎帝斯把【滚滚尼尔】往地上一戳,扭了扭脑袋:“虽然现在元气大伤,但是跟一个凡人稍微玩两把还是无所谓的。”虽然他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在隐隐作痛,都在告诉他打这一架必败无疑,但是身为最强而形成的蔑视一切的习惯还是让他这样说了:“你这种家伙我三灯一个!”

         然而就在这时,一把刀挡在了他的面前。“不如还是我来吧。”费德尔咧嘴一笑对坎帝斯说道“我倒要看看是我这把枪厉害还是他那个……不知名武器厉害。”巴克听完,哈哈的笑了:“没见识的乡巴佬!老子这叫【地狱毁灭器】。是可以摧毁地狱的存在。老子只要开一枪,你们几个小子就死定了!”说着,巴克将一颗巨大无比的炮弹塞进了地狱毁灭器的枪膛里,然后举起地狱毁灭器瞄准了费德尔和坎帝斯。“看来是要对武器了呢。”费德尔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红色的子弹,装进了手里那把火枪的枪膛并且装进了火药。

         “1”巴克咧嘴笑着数着。“2”费德尔也微笑着回应他。“3!”就在两人喊出这个数字的一瞬间,地狱毁灭器的炮口冒出了巨大的火光,一道金黄色的光束般的炮弹向费德尔飞去。同时,火枪的枪口冒出了大量的烟雾,一发红白交叉相间的子弹以及快的速度迎着炮弹飞了过去。巨大的响声和光芒暂时封闭了在场的所有人的视觉和听觉。然而突然,费德尔把腰刀一横,向前猛夸一步,一刀砍向光芒之中。

         只听“咣当”的一声,那把刀被一把奇怪的镰刀挡了下来。这时,光芒渐渐的消退了。之间巴克的眼睛的部位上多了一个红色的护目镜,而费德尔则闭着眼睛。随即,费德尔睁开了双眼,猛地将刀向上一挑。巴克一见,急忙顺手把镰刀在手里一翻,两道闪光在空中画一个弧形,就在这时,巴克抬腿一脚踢在了费德尔的腰上。费德尔闷哼一声一个就地滚翻在两米开外的地方爬起了身:“又是一个经过改造的家伙啊。”他缓缓的叹了口气“现在的人啊,真是的。稍微得到点异于常人的力量、智慧就开始蔑视一切,觉得自己像真理一样。”巴克从脚边的袋子里拿出第二枚炮弹装进地狱毁灭器里:“你小子说啥?想死就直接说出来,不用拐弯抹角的!”但是费德尔只是微微一笑:“不需要掩饰你心中那种愤怒和恐惧交加的心情了,我已经感受到了。”说着,他站起身,从一旁捡起刚刚掉在地上的刀,从破烂的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号的银质酒壶。

         费德尔猛地灌了一口,坎帝斯叹了口气,说道:“不用问,又是朗姆对吧。”费德尔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球来:“看法宝!”巴克扶额:“……何止你们几个人就这一套把戏是吗?”说着,巴克从背后的枪筒里拔出一把大口径然步枪朝着小球就是一枪。然而那个小球既没有像磷光流火球一样燃烧也没有其他什么反应。“啥玩意?”巴克正欲走上前去看看,突然,一颗石子打在他的脑袋上,疼的他捂着脑袋嗷嗷直叫。等他再抬起头来,只看见坎帝斯和费德尔笑的前仰后合:“哈哈哈哈哈哈……这低智商的又中招了!”

         “臭小子的!老子要活剥了你们的皮!”巴克气的火冒三丈,一下举起了地狱毁灭器:“再吃老子一发……”但是不等他说完,费德尔打断了他:“你那破玩意,再厉害也就是一把加农炮吧。”说着,费德尔从外套的兜里掏出一颗银白色的子弹“我想你应该听说过一种酒叫做银色子弹吧。”费德尔把那颗子弹放在手里把玩着“为什么叫做银色子弹呢?因为据说银弹可以杀死狼人哦。”说着,费德尔把那发子弹装进了火枪里并且装填了火药:“那么,你认为是你比较厉害呢,还是狼人比较厉害呢?”费德尔的眼神现在释放出来的只有无尽的杀气。巴克不禁后退了一步。‘臭小子的,老子竟然害怕了?老子可是枪火大师,什么子弹是老子没见过的,那小子说的肯定是吓唬人的……万一他真的有什么秘密武器……’巴克这么想着,身体开始颤抖。

         “下面,准备好接受这发子弹了吗?”费德尔的面部表情变的狰狞无比,恐怖的情感蔓延在巴克的全身。突然,“砰”的一声,火枪的枪口处冒出了大片的烟雾。巴克已经放弃用地狱毁灭器迎击了,而且他也没装弹。以为他感觉自己的弹药在那发银色的子弹面前不值一提‘老子居然挂在这里了……’他暗想着,闭上了眼睛。

         良久,巴克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东西打中他,他缓缓的睁开眼,眼前的一切令他差点气死过去:坎帝斯捂着肚子,扶着一棵树仰天大笑,费德尔则趴在地上捶着地:“你的大脑到底长在什么地方啊~~~~哈哈哈哈哈哈~~”

         {现实世界}

         “何着巴克就被你们这几个小把戏给办了?”云感到自己的眼角在抽搐,自己当初几乎竭尽全力才打败的对手居然被对手一个小球,吓唬两句就耍成了这样。坎帝斯看出了云的意思,于是说:“那倒不是,不过费德尔的战斗方式天生就是那样的。不过最后还真的是跟那个家伙大战了有一场呢。”

         待续……